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一卷 萬夫力 第五十七章 賭命
    幾年前南疆十二萬精甲滅越國的時候,越國大將軍呼蘭盛夏曾經感慨說......大寧的那些鋒刃一樣的斥候看不到抓不著,來去如鬼魅,殺人于無形,那不是贊美也不僅僅是害怕,而是敬畏。

    此時沈冷面對的就是這樣的斥候,這是沈冷最不愿意面對的敵人,因為他們曾經是戰兵。

    李燦,岳山峰,宋雷三個人品字形站位腳步移動速度并不快,但三個人手上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迅速將連弩重新裝填,探索向前的陣型無懈可擊。

    “人在哪兒?”

    李燦問,正前方沒有任何發現。

    “沒有!”

    “沒有!”

    稍稍靠后的岳山峰和宋雷幾乎同時回答。

    風從樹林里吹過,樹葉晃動起來,將血腥味送到了遠處。

    林子里的氣氛安靜的極為詭異,這幾個優秀的斥候發現自己是那么的被動,曾經他們在戰兵的時候這種壓力都是他們給敵人的,敵人看不到他們,只知道他們就在附近,沒有人預料到他們的致命一擊從哪個方向突然出現。

    他們是偽裝者,是刺客,是獵人,他們精通各種本領,擅長殺人,最可怕的是他們隱藏和追蹤的技巧,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現在,在明面上的是他們,沈冷成了獵殺者,不知道下一秒會在什么地方突然發起攻擊。

    不過他們三個堅信團率聶垣可以比沈冷更快更兇狠,當沈冷出現的時候,聶垣的鐵胎弓就會發出怒吼。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很輕微的鈴聲,三個人同時朝著那個方向看過去。

    那是之前高海和孟達兩個人設下的警戒,細線被人碰到了所以鈴鐺才會響。

    三個人同時朝著那邊轉身,連弩開始點射,一支一支的弩箭激射過去,很快傳來弩箭插進地面的沉悶響聲。

    “身后!”

    岳山峰忽然反應過來,喊了一聲后立刻轉身,將連弩之中最后的三支弩箭射了出去......可是背后卻沒有人,那三支弩箭品字形釘在一棵樹上。

    氣氛越來越緊張,三個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他們不得不在這樣略顯空曠的地方停留,只有這樣才能為聶垣創造更好的擊殺機會。

    “媽的!”

    岳山峰低低的罵了一句,感覺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快的幾乎讓他窒息,他以最快的速度將連弩重新裝滿弩箭,手指不停的顫抖。

    “完全沒有發現!

    宋雷咬著牙說話,臉色很白。

    他們習慣了帶給敵人恐懼,如今卻不得不品嘗這種恐懼的滋味。

    站在一棵大樹后面的沈冷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很輕也很平穩,他的手在腰帶一側摸了摸,因為追出來的太急裝備沒有帶齊,連弩,鐵標都沒在身上,如果他帶了連弩的話,那三個人此時已經倒在地上了。

    如何才能對三個身手矯健反應迅速的斥候一擊必殺?而且聶垣就在某個看不到的地方藏著同樣等待著給他一擊必殺的機會。

    沈冷閉上眼睛,腦子里仔細回憶著聶垣的反應速度和出手方式,聶垣的鐵胎弓最少有三石,箭出如流星,從自己出現在聶垣的視線中再到聶垣拉弓射箭,以聶垣的實力最多只需要三息左右。

    三息之內殺三人還要避開聶垣的箭,正常情況下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

    可沈冷什么時候是個正常的人?

    那棵大樹高處,聶垣的左手抓著鐵胎弓,右手兩指捏著一根鐵羽箭,只要沈冷出現,他相信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一箭洞穿沈冷的心臟。

    沈冷是獵殺者,聶垣也是獵殺者,只有那三個斥候出身的人似乎身不由己。

    沈冷的呼吸調整的越來越慢,胸口的起伏卻越來越小,他右手握緊了黑線刀,左手握著小獵刀的刀鞘,耳朵里聽到了那三個人很輕微的腳步聲,根據腳步聲判斷出敵人的大致位置。

    這一刻沈冷突然從樹后面轉出來,左手的小獵刀上那條細線彈射出去,半空之中鐵扣展開,噗的一聲抓在岳山峰的肩膀上,宋雷和李燦兩個人幾乎同時轉身,朝著沈冷出現的方向抬起連弩準備擊發......

    嗖!

    一道光瞬息而至,勢大力沉。

    那是沈冷的黑線刀。

    黑線刀噗的一聲戳進宋雷的胸口,刀身從后背刺了出來,沈冷的玄鐵黑線刀本就沉重鋒利,再加上沈冷那一擲之力,速度快的無與倫比。

    與此同時,沈冷左手猛地一拉,被抓住的岳山峰不由自主的撞在李燦身上,本已經瞄準了沈冷的李燦被撞歪,弩箭射飛。

    下一秒,三米的多距離,沈冷只兩步就到了......左腳在地上蹬了一下炸起泥土,右腳落地又蹬了一下,這一步幾乎是騰空而起,半空之中沈冷雙腳在前狠狠蹬在李燦身上,這重擊之下李燦被踹的向后倒飛出去。

    李燦倒下去的時候就沒了氣息,沈冷的雙腳把他胸口都蹬的癟了進去。

    沈冷落地的同時一把將宋雷胸口上的黑線刀抽出來,刀橫著掃出去,噗的一聲將岳山峰的脖子直接切斷,血液噴涌將人頭沖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鐵羽箭到了。

    鐵羽在空中急速通過發出的聲音好像奪命的魔音,箭來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且預判的非常精準,就在沈冷一刀斬掉了岳山峰的頭顱稍稍停頓的瞬間,箭就破空而來。

    沈冷向后一仰,鐵羽箭擦著他的臉飛了過去,鐵羽在沈冷臉上劃出來一道血痕,箭過,臉上隨即出現一條紅色的痕跡。

    鐵羽箭射穿了岳山峰那無頭的尸體,然后咄的一聲戳在地上,鐵羽急速的震動著發出嗡嗡的聲音。

    沈冷在轉身的同時左手松開把刀鞘丟在一邊,一把將即將倒地的岳山峰手里連弩抓過來,這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實在太快,生與死的距離被無限度的拉近。

    沈冷抬手用連弩朝著鐵羽箭飛來的方向連續點射,站在樹上的聶垣不得不避開,第二支鐵羽箭沒辦法射出來。

    沈冷倒在地上,九支弩箭已經被他射空了。

    聶垣一箭之間,沈冷殺了三個訓練有素的斥候,還反擊了一下,用什么樣的語言才能展現出這前后不過幾息之內的驚險和兇狠?

    沈冷將連弩扔掉抓起刀鞘沖了出去,片刻之后已經在一棵大樹后面,他背靠著大樹喘息起來,這可能是他人生以來最緊要的幾息時間。

    遠處的一棵樹上樹葉晃動了一下,沈冷立刻離開,鐵羽箭嗖的一聲飛過來,在沈冷剛剛離開的同時箭就到了,那箭竟是將這棵足有大腿粗的樹直接射穿,木屑紛飛。

    沈冷貓著腰向前疾沖,不斷的左右搖擺,避開了第三支鐵羽箭,第四支鐵羽箭在他右臂上劃開一條口

    子。

    沈冷再次躲在一棵樹后面,遠處聶垣也在轉移,沈冷借著這極短的時間調整呼吸同時將刀鞘收回懷里。

    “三息!

    他自言自語了兩個字。

    然后忽然從樹后沖了出去,一支鐵羽箭迎面而來!

    沈冷疾沖的同時雙手握刀猛的往下一劈......這一刀是在賭命!

    如果沈冷這一刀偏差了分毫,鐵羽箭就能將他洞穿。

    當!

    黑線刀精準的劈在箭簇上,將鐵羽箭震飛了出去。

    一刀正中之后,沈冷迅速將刀鞘取出來對著聶垣的方向將細線彈射出去,鐵扣張開朝著聶垣迎面而來,站在樹杈上的聶垣只好向后翻出去,雙腳才一落地沈冷已經到了。

    聶垣感受到了那把黑線刀上的冰冷,身子向后急退,刀鋒橫掃過來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判斷錯了......沈冷這一刀不是斬的他,而是斬的鐵胎弓!

    啪的一聲,鐵胎弓被沈冷一刀斬斷。

    聶垣向后滑出去,兩只腳在地面上留下長長的痕跡,他停下來之后看了看手里已經斷開的鐵胎弓微微楞了一下,然后將斷弓扔在地上,緩緩抽出自己的長刀。

    “我沒想到你居然敢賭命!

    聶垣腦子里都是沈冷一刀劈開鐵羽箭的畫面,深吸一口氣后看向沈冷:“你就沒有想過,如果你失手了,現在已經成了死人?”

    箭就那么粗,來勢又那么的快,一刀不中的話就沒有第二次選擇的機會了。

    沈冷的黑線刀在手里旋轉半圈,反手握刀橫在身前。

    “如果是你的話,你如何選擇?”

    他問。

    聶垣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我也劈開過羽箭,但不管是箭的速度力度都不能和我射出去的鐵羽相比,即便如此,我也沒有把握一刀必中,所以你運氣很好.....可我不相信一個人經常賭命會沒有輸的時候,你贏十次一百次卻只能輸一次!

    沈冷再次調整自己的呼吸,身子逐漸壓低,那是他準備進攻的前兆。

    “你認為我那是在賭命?”

    沈冷微微瞇著眼睛,想到在道觀里的那近四年的時間自己所經受的訓練是何等的冷酷,沈先生大部分時候都是個有幾分儒雅氣質的人,唯有在訓練他的時候如同惡魔。

    茶爺想要一把真正的好劍,可沈先生說當你千刺不誤的時候才會給你一把真正的劍。

    沈冷接受的訓練比茶爺刺劍還要嚴苛的多,換做別人的話,可能早就已經崩潰了吧。

    有多少個夕陽下,日暮黃昏光線變暗的時候,沈先生站在落日的方向朝著沈冷射箭,雖然箭上沒有鐵簇,可箭桿是鐵的,所以來的速度一點兒都不慢,一次一次沈冷就迎著落日最后的刺眼奪目出刀,身上被打出來的青腫密密麻麻。

    日復一日,是沈冷有了千刀不誤的把握,才會在剛才直面那支鐵羽箭。

    賭命?

    不存在的。

    他的身子越壓越低,像是準備撲獵羔羊的猛虎。

    “你劈過羽箭,你劈過針嗎?”

    沈冷嘴角一勾,那是殺氣。

    腳下炸起來一片泥土,人已經沖了出去。

    ......

    ......

    【最近書評區似乎冷清了些,是因為茶爺沒出現嗎?】

    (本章完)(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