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一卷 萬夫力 第一百八十一章 該死
    彈琵琶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走進蘇園,很好奇的往四周打量著,這地方原本并不神秘,可是廷尉府的都廷尉大人住進來之后就不得不神秘起來。

    有人說都廷尉大人把蘇園的一排偏房改造成了人間地獄,這些日子以來不少人被送進去就沒能活著出來,以至于越來越多的人在傳,說韓喚枝是個青面獠牙的家伙,丑的令人害怕,關鍵是吃人,那些被抓進去的最終都變成了他的食物,各種吃法,外面傳的版本之多可以編出一個食譜來,其中有一種是裹上面粉炸至金黃,韓喚枝都饞哭了......

    百姓們還保持著最樸素的善惡觀,簡單來說顏值即正義,他們篤定的認為在善惡美丑四個字之間做連線,一三必連二四必連,就是這么樸素。

    壞人自然都怕廷尉府,好人也怕,這并不是一件壞事。

    最強力的執法機構讓所有人都保持敬畏,執法做事的時候才會更有效果。

    小姑娘跟著廷尉府的人往里走,而陪她來的莫羅卻被攔在門口,兩個廷尉笑呵呵的拉著莫羅進了門房里坐下喝茶,本想在這院子里走一走看一看的莫羅心中無比失望,韓喚枝在院子里是如何布置的,有多少人,明面上暗地里的都得看,這是公子交代的任務,然而看起來廷尉府的人顯然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韓喚枝沒在大廳里等著而是在書房,書房里比較空,書架上的幾本書還是韓喚枝南下的時候路上看著解悶兒用的,到了施恩城后他什么都沒有置辦,這里不是家置辦東西多余,長安城廷尉府才是他家。

    韓喚枝是一個很愛干凈的人,回來之后自己擦了身子換了衣服,脖子上的傷藥還要敷幾天不能洗澡,寬松的衣服讓人也放松不少,靠在椅子上的韓喚枝像是忘記了時間,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把人家姑娘請來,多不禮貌。

    小姑娘進了門,便低著頭行禮,沒敢把頭抬起來。

    “你叫什么名字?”

    “幼蓓!

    小姑娘回答:“楊幼蓓!

    “幼蓓?”

    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名字應該和云桑朵沒什么聯系才對,或許只是因為說花就要用到一朵的朵字,所以就容易把幼蓓和云桑朵聯系起來,韓喚枝胡亂給了自己一個解釋,勉強也就只能給這個解釋。

    “坐吧!

    “民女不敢!

    “隨你!

    韓喚枝的視線離開楊幼蓓的臉,那真的是一張談不上如何漂亮的臉蛋,比起云桑朵來稍稍差了些,雖然云桑朵臉上有一些因為氣候原因而出現的紅,卻讓她顯得更純凈健康,楊幼蓓的臉色太白了,也許是因為緊張害怕,可就是顯得不健康。

    “那曲子是誰教你的?”

    韓喚枝問。

    “我父親!

    “你父親?”

    韓喚枝想了想那個在高臺上站在她身邊的男人,個子不高很瘦,包著頭巾,看人的時候總是顯得有些畏懼,頭一般都會壓得很低仿佛怕人看到他的臉,而且還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戾氣,這是韓喚枝對她父親的全部觀察。

    可那當然不是楊幼蓓真的父親,白小洛第一次見到楊幼蓓的時候她身邊是個花白頭發的老者,只是后來那老者就不得不把父親這個角色讓出來,換成了莫羅。

    “你父親為什么會草原上的曲子!

    “養父!

    楊幼蓓解釋了一下:“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被父親收養的,他不說我也沒問過,可他從來沒有瞞過不是我親生父親的事,怕也是因為知道瞞不住,他的眼睛和我的不一樣是棕色的,他的頭發也和我不一樣,他本就是個草原人!

    這個解釋,無懈可擊。

    不得不說白小洛真的是一個天才,莫羅薩克族的身份給了這個答案完美的根據。

    “來人,請她父親進來!

    韓喚枝吩咐了一聲,不多時莫羅就被帶了進來,來之前他曾經問過白小洛說如果自己進不去蘇園怎么辦,白小洛當時的回答是那么肯定,他告訴莫羅韓喚枝一定會讓他進去,只因為他是薩克族人,當時的莫羅其實并不太相信公子的預測覺得有些太理所當然,現在是真的服氣,心服口服。

    “摘下你的頭巾!

    韓喚枝語氣平淡的說了一聲,莫羅隨即將頭巾摘下來,然后抬起頭看向韓喚枝,眼神卻閃爍了一下又立刻把頭低下去,這符合他的身份設定,一個在大寧的薩克人當然要保持低調和敬畏,寧人對黑武人的仇恨永不可化解,而在寧人看來不管是薩克人還是鬼月人,都是一樣的黑武人。

    棕色的眼睛,卷曲的頭發,這些都做不了假。

    “你是哪一族的?”

    “薩克!

    “怎么會在大寧?”

    “我......可以不說嗎?”

    “說!

    “我......在大寧十幾年了!

    韓喚枝微微皺眉:“十幾年?”

    “是!

    莫羅深吸一口氣,然后很畏懼似的咽了口吐沫:“希望大人知道以后不要為難我,我也是不得已,況且我這十幾年來在大寧從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那一年黑武人進犯大寧我是黑武騎兵,戰敗之后我受了傷沒能跟上退回去的大隊人馬,只好找了個地方藏起來,我不敢回去,大寧邊軍那時候的盤查非常嚴往北走就是死路一條,我只能反其道而行往南走!

    這個解釋,也很完美,毫無瑕疵,因為本就是真的。

    莫羅真的是那次黑武人入侵北疆時候的薩克騎兵,他真的是受了傷不敢往北走只能一路往南,只是后來運氣好投靠了白家,當然是假的白家,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眼神里沒有絲毫令人懷疑的東西,韓喚枝也不可能看出什么破綻。

    “十幾年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不代表你在戰場上沒有殺死過我大寧的邊軍士兵!

    韓喚枝問:“你為什么收留她!

    “為了活著!

    莫羅道:“幼蓓是我撿來的孩子,當時如果我不收養她的話她一定會死,而我也需要寧人的認可,我有一個寧人女兒,寧人就會因為我的善念而接納我,大寧的百姓一直都是那么善良!

    “很合理!

    韓喚枝擺了擺手:“把他帶下去吧,先在偏房里給他找個屋子住下,客氣些,總不能因為十幾年前的事就真的先用刑,況且他是我請來的客人!

    莫羅想笑,強忍著壓了下去,一切都在白公子的預料之中,韓喚枝知道他是原來薩克騎兵的身份后必然會把他扣下來,這是韓喚枝的職業病,莫羅需要留在這蘇園里,一直到該他離開的時候才能離開,白公子的算計沒有任何紕漏也沒有任何阻礙,因為思謀的很完善所以自然順利。

    岳無敵把莫羅帶了下去,沒上枷鎖也沒綁上繩子,人家女兒還在這就對父親動手,終究有些不光彩。

    哪怕是養女。

    “你那曲子彈的不錯!

    韓喚枝看向楊幼蓓:“帶琵琶了嗎?”

    “帶了,被大人的手下留在外面了!

    “把她琵琶送進來,彈那曲子!

    韓喚枝吩咐了一聲隨即閉上眼睛,楊幼蓓抱著琵琶在椅子上坐下來,動作很自然,然后曲聲響起,那聲音真的很美很悠遠,從樂聲之中可以聽出來一種深深的思念,還有一種類似于祈禱的意味,雖然不是唱出來的那么直觀,曲聲里也一樣能散發出這歌的本意。

    思念,祈禱,一個少女演繹出來就會很美。

    韓喚枝居然睡著了,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上揚,仿佛看到了那個在草原上縱馬疾馳的姑娘,看到了那藍天白云看到了一望無際的牧草,輕輕的鼾聲響起,和樂聲匯合一處竟是那么的完美無瑕,仿佛這曲聲本就應該是伴著他入眠的才對。

    楊幼蓓坐在那依然彈著曲子,這首曲子她練了好多好多次,在施恩城泰水巷里的七年時間,從第二年開始她就學了這曲子,東主說以后可能會用的到,讓她不要忘了時時都能彈出來,于是她真的時不時就練一練,以至于現在閉著眼睛哪怕是走神一些,也能完美順暢的把曲子彈完而不會有任何走音。

    她認真的看著韓喚枝那張臉,想著若此時自己動手會不會一擊必殺?

    白小洛以為這曲子是他教的,所以很欣賞楊幼蓓的天賦,教了沒兩天便能彈的這么好,他南下之前為了學這曲子還用了四五天,可連他都不知道楊幼蓓是泰水巷子里出來的人,那個叫楊白衣的少婦也本就和他不是一條線上的人,雖然是一路人。

    這是一個多么完美的殺局,不管結果如何,哪怕不能殺了韓喚枝也不能否定這局是完美的,白小洛的算計很精準而楊幼蓓的演技也是真的好,連白小洛都被她騙了,這些都是楊白衣教的她從小就在學,不過是信手拈來。

    她最欣賞自己的地方便是善用眼神和表情,就正如昨夜里她在高臺上看到姚桃枝出手的時候驚了一下,以她的本事和心境又怎么可能真的驚,她只是在最恰當的時候用最恰當的方式提醒韓喚枝,這樣才能有接下來的事發生,而一切都沒有偏離。

    那張臉很英俊,如果再年輕幾歲的話能迷死不好女孩子吧。

    楊幼蓓想著,腦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現了關于這首曲子的故事,男主角就坐在自己面前,很多時候她卻不得不幻想自己是那個女主角,不然便不能投入這首曲子之中。

    于是她有了恨意,這個男人可真該死啊。

    ......

    ......

    【局到現在也就差不多清楚了,稍稍費力費腦,寫的很認真所以理直氣壯求訂閱和月票,么么噠!(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