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打到死
    跟著沈冷時間久了的人都知道沈冷的習慣,那就是格外注重地圖的作用,每到一地,沈冷都會讓人把四周的地形畫出來,如今在水師有幾個人是莊雍特別安排保存這些簡略地圖的人,按照沈冷繪制的簡圖再細化,而杜威名古樂他們也已經習慣了身上帶著炭筆和本子,下午的時候刑部大牢和鴻賓樓四周幾條街情況就已經摸查的很清楚。

    “刑部大牢拐角臨街,有三個方向可以退!

    古樂下午的時候到了高闊云的宅子里找沈冷匯報,雖然看起來有些疲憊,可那雙眼睛依然很亮,他是打心里愿意也喜歡跟著沈冷做事,跟著將軍做事干脆利落也足夠爽。

    “不過,順著大街往這兩個方向撤的話,會很容易被南理國支援過來的軍隊堵住,隔著三條街就是盛土城禁軍大營,屬下打聽過,禁軍八千,據說是南理最精銳的軍隊!

    古樂說話的時候,還是習慣自稱屬下。

    “以后當著韓喚枝的面,可別說是我屬下了!

    沈冷笑著糾正。

    古樂也笑:“屬下記住了......禁軍大營的人從得到消息到趕來支援的話,最遲不超過兩炷香的時間,我們要找到那五間牢房,把人帶出來,撤走,兩炷香的時間未必夠!

    沈冷嗯了一聲:“高闊云說刑部里包括求立人在內,差不多能有五六百軍卒,其中求立人大約三百人,刑部牢兵以及其他能打的差不多有二百多人,一旦我們進去的話被困住,想出來就不易了,他們根本無需沖殺,只管堵住門等待禁軍來援,咱們也毫無辦法!

    他沉思了一會兒:“鴻賓樓的地形呢?”

    “鴻賓樓后邊有一條小巷子可以撤走,咱們的人身手都沒問題,屬下來之前發現林姑娘帶著人已經在鴻賓樓四周布置了,所以屬下也沒靠過去,安排我的人把她沒看護好的地方補了一下!

    “鴻賓樓門前的正街比較寬,人也多,不利撤走,不過明天晚上應該也不會有什么意外,抓李福朋這個不難,只要他來的話!

    “他會來的!

    沈冷站起來在屋子里來回踱步,腦子里將計劃好的事又重新梳理了一遍,就正如控制高闊云一樣,沈冷的計劃就是控制李福朋,讓這個人帶著他們進入刑部大牢,以提審為名把大寧的人都從牢房里提到審訊的地方,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一間一間的去找到那五間牢房,讓李福朋帶著他們找這五間牢房的過程太容易出意外,只要李福朋臨時有什么想法喊一聲,他們就會陷入重圍。

    “讓他們去準備吧,你晚上帶幾個人跟我出去做件事!

    聽到這句話古樂的眼神更加明亮起來:“是,屬下這就去挑人!

    沈冷帶來的幾十個人把高闊云家里控制的很嚴密,沒有人會想到此時此刻南理國一位朝廷大員居然會被寧人控制,就算是現在沈冷跑到大街上隨便拉一個南理人認真的說寧人派了一支隊伍來營救被困之人,怕是南理人都不會信。

    當夜,沈冷安排好輪換當值的人之后就帶著古樂和八名廷尉府廷尉從后門出來,十個人都換上了南理這邊的衣服,分散開走,沈冷和古樂并肩而行,其他人不遠不近的跟著,誰也看不出來有不對勁的地方。

    出了后面的小巷子進大街,沈冷和古樂還很有興趣的逛了幾個鋪子,然后找了家路邊的小吃店品嘗了一下南理當地的特色小吃,只是誰都沒有喝酒。

    直到大街上已經人跡寥寥他們才從小吃店出來,多給了一塊碎銀子的賞錢,那做小買賣的夫妻千恩萬謝。

    順著大街往前走,沈冷他們在一座很大的宅子門口停下來觀察了一下,很快就離開,半柱香之后兩個人到了宅子后院那邊,古樂往后擺了擺手示意戒備,八個廷尉隨即找合適的地方藏身,沈冷和古樂兩人翻墻進了那院子里。

    這院子很大,夜已經深了后院花園里很冷清,本是院墻高大的宅子尋常人自然不好進來,可對于沈冷和古樂這般身手的人完全不算什么,順著后院的石子小路往亮著燈火的房間那邊過去,靠近窗下蹲下來聽了聽,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古樂站起來用手指捅破了窗戶紙往里看,然后蹲下來,借著月光沈冷發現他臉色有些不太對勁。

    古樂指了指窗口,沈冷也站起來順著那破洞往里看了看,也蹲下來,臉色也不對勁起來。

    兩個大男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時起身離開,眼神里透著尷尬。

    屋子里一群丫鬟在洗澡。

    兩個人順著墻角到了前邊那排房子,蹲在花叢后邊看到有幾個家丁打著燈籠巡邏過去,確定沒人之后撿著燈火最亮的房間靠過去,然后在窗外蹲下來的時候又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沈冷輕輕嘆了口氣,看向古樂的眼神里似乎在說莫非又是一群姑娘洗澡?

    可他們不能確定要找到人住在哪兒,又不能不看,所以古樂鼓起勇氣站起來,手指沾濕了口水捅破窗戶紙看了看,蹲下來喘了口氣,看起來比剛才更尷尬,古樂拉了沈冷一把指了指前邊,兩個人再次離開。

    “又是?”

    沈冷壓低聲音問了一句。

    “不一樣......這次是一群男人洗澡!

    “噗......”

    沈冷幾乎都沒忍住要笑出聲來,古樂看起來就更尷尬起來。

    兩個人又往前過了一排房子,古樂硬著頭皮過去把亮著燈火的那窗戶捅破看了看,蹲下來后臉色更差勁了,屋子里有個男人光著屁股壓在一個女人身上,看到那畫面讓古樂覺得自己今天回去得洗洗眼睛了,剛要離開,忽然聽到里邊女人的喘息聲......

    “大人,大人你快些!

    古樂眼神一亮,朝著沈冷招了招手。

    沈冷過來看著古樂,古樂點頭,于是沈冷站起來往里看了看,又蹲下來,抬手在古樂腦袋上敲了一下,古樂一臉委屈:“是他......”

    沈冷深吸一口氣,悄悄靠近房門輕輕推了推,房門別住了,他將背后的黑線刀摘下來順著門縫插進去往上一挑,將別著門的木棍挑開,拉開門閃身進去,那木棍還沒落地被他一把接住,古樂從后邊進來順手把房門關好。

    這房子并不大,只有三間,左右各一間,中間算是客廳,但也陳設簡單,不像是南理國大人物飲食起居之地,兩邊的房間都沒有房門,只是掛著門簾,沈冷和古樂一左一右靠在門口,古樂把門簾撩開一條縫往里看了看,那男人還在吭哧吭哧......

    沈冷點了點頭,古樂隨即猛的撩開簾子沖了進去,手掌狠狠落下砸在那胖男人的后頸上,那男人哼了一聲隨即撲在那不動了,正在動情之中的女人閉著眼睛完全沒感覺到一樣,手還在那胖男人的屁股上拍了拍,古樂覺得大概的意思你倒是動啊,然后臉一紅,心說自己想這個干嘛。

    他伸手捏住那女人的脖子一扭,那女人變悶哼一聲昏了過去,古樂把那個胖男人拉下來,用床單裹住扛在肩膀上,兩個人立刻離開,順著來時的路快速的沖到后院,古樂把人往墻外一扔,外面兩個廷尉早就等在那了,伸手把人接住后抬著撤離。

    一炷香之后沈冷他們已經回到了高闊云的宅子,三長兩短是約定的暗號,里邊的人把門打開,一群人快速的閃了進去。

    沈冷在椅子上坐下來指了指那被床單裹住的人,一盆冷水潑上去,那人嗷的叫一聲后掙扎起來,臉色白的好像鬼一樣。

    “沈.....沈大人!

    站在一邊的高闊云看清楚那人之后都愣了,嚇得撲通一聲跌坐在地,看起來臉色比那個胖男人還難看。

    “高闊云,你他么的想干什么!”

    那胖男人怒吼一聲,看到高闊云的時候好像要炸了一樣。

    “煩!

    坐在椅子上的沈冷揉了揉眉角:“居然也姓沈!

    那胖男人這才看向沈冷怒喝:“你又是誰!”

    沈冷沒理他,看向高闊云:“這位刑部尚書沈大人平日里也沒少欺負你吧,看看你現在嚇成這個樣子......我給你找了個出氣的機會!

    他看向古樂:“把他嘴巴勒住!

    古樂撕了一條床單過去把這位南理國的刑部尚書嘴巴勒住,那人嗚嗚的還在掙扎怒吼,只是聲音發不出來多大。

    沈冷讓人去外面找了一條馬鞭過來扔給高闊云:“打他!

    高闊云嚇得在那磕頭:“將軍,將軍你饒了我吧!

    “你不打他,我就讓他打你,我看著他似乎比較聽話!

    沈冷靠在椅子上:“我之前讓人打聽了,大寧的使者是他監斬的,之前的審訊他也參與了,其中有一個人是他下令活活打死的沒錯吧!

    高闊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沒錯!

    沈冷指向那個沈大人:“打死他,不然打死你!

    高闊云顫抖著接過來鞭子,哪里敢與那位沈大人的怒目對視,閉著眼睛嗷的叫了一聲,然后一鞭子打了下去,這一鞭子正甩在沈大人的臉上,立刻打的皮開肉綻,沈大人嘴里嗷嗚一聲拼了命的掙扎起來,奈何雙手雙腳也而被古樂綁住了,怎么可能跑的了。

    打了幾下之后高闊云也已經麻木,只是一下一下的往下打,沒多久沈大人就疼的昏了過去,沒多久又疼的清醒過來,身上已經傷痕累累。

    “將軍,你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高闊云哀求。

    沈冷搖頭:“我說過,是打到死!(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