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萬一
    ?

    整個白府大院里都冷冷清清,院子里空蕩蕩的只擺著十幾顆人頭,就算是白歸生的膽子再大,也不敢把這些人頭就一直擺在大門口。

    “小爺!

    白歸生看了看楊心念的臉色,垂著頭用很謙卑的態度說道:“雖然小爺把外面的眼線殺干凈了,可是......我白府上下可怎么辦?那是廷尉府人,韓喚枝有多護短小爺也應該有所耳聞,就算是他不護短,廷尉府的人死在我家門之外,這事廷尉府也不可能不查,我沒辦法交代!

    “你在怪我?”

    楊心念看了白歸生一眼,把玩著白歸生最喜歡的那個玉如意擺件。

    這個擺件是當初皇后派人送過來的,質地自然無話可說。

    “我小時候還見過這個東西呢!

    楊心念隨手把玉如意扔了出去,啪的一聲,落地粉碎,把白歸生嚇得哆嗦了一下。

    “白叔叔!

    楊心念忽然笑起來,瞇著眼睛的樣子確實有些可愛,但還是之前那種感覺,白歸生怎么看她像個精致無比的卻被惡靈附體了的娃娃。

    “我怎么會不為你著想呢?廷尉府的人死在你們家外邊,這事韓喚枝過問起來確實不好交代!

    白歸生沉著臉,低著頭:“那小爺你是怎么打算的!

    “沒打算啊!

    楊心念依然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單純的小姑娘。

    “我就是看到你家門口被那么多人盯著,心里不舒服,替白叔叔你覺得委屈,你為楊家辛辛苦苦做事這么多年,我怎么能看你受委屈而不管呢?”

    她停頓了一下:“玉如意不錯!

    白歸生:“皇后娘娘賞賜!

    “我知道啊,所以才摔的!

    她看了白歸生一眼:“皇后娘娘讓我摔的!

    白歸生臉色大變:“娘娘這是什么意思!

    “娘娘讓我問問你,是不是怕了?”

    白歸生猛的抬起頭,因為突然炸出來的怒火而忘記了恐懼,他直視著楊心念的眼睛:“怕?我白家這些年來為皇后娘娘做了多少事?鞍前馬后,交代下來的可有一件做的不妥當?然而我白家出事的時候,皇后娘娘又在何處?我胞弟白尚年,娘娘可有過回護之意?”

    “沒有!”

    白歸生怒道:“后來我也想明白了,白家在皇后娘娘眼里不過是一群可有可無的人罷了,況且就算是她想救白尚年就能救?她自身都難保了吧,若你還以為我會如原來那樣對你們楊家來的人言聽計從,甚至卑躬屈膝,那你就錯了,楊心念,你現在就離開我家,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唔......”

    楊心念站起來圍著白歸生走了一圈:“我來之前娘娘就說白家或許怨念頗深,看來果然如此啊......白歸生,你說娘娘對不起你們白家?別的不說,白家經營所用的銀子,這些年加起來超過十萬兩是娘娘賜給你們吧?白家在地方上為官的那些人,哪個拿的不是娘娘給的銀子走門路?”

    白歸生往后退了一步:“各不相欠,大不了一拍兩散!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楊心念笑著說道:“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一來就在你家門外殺人了嗎?韓喚枝那種性子,怎么可能放過你......你自己想想吧!

    白歸生怒道:“不外乎玉石俱焚!”

    “嚇死我了呢!

    楊心念繞到白歸生面前,因為個子矮,所以還要仰著臉看他,可是分明給人一種她才是個子比較高的那個,而白歸生正在一點一點的矮下去。

    “玉石俱焚?”

    她抬起手在白歸生的心口上點了點:“你覺得,你們白家的分量夠嗎?”

    白歸生怒視著她,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還是我給你指一條明路吧!

    楊心念回到書桌那邊坐下來,語氣平淡的說道:“娘娘說,只要白家做好一件事,娘娘就有辦法把你們白家的人送到北疆去一些,十個,二十個,三十個?你說了算,北疆就要打起來了,白家能不能崛起就看這一戰,只要你送去北疆的人活著,歸來都是將軍,不過得改個姓!

    “我不信!”

    白歸生臉色緩和了一些,可打心里不相信皇后的話。

    “娘娘有什么能力做出這樣的許諾?”

    “這你別管!

    楊心念招了招手,那個小丫鬟捧著一個木盒過來放在書桌上。

    “這里邊有五萬兩銀子的銀票,還有關于一個人的卷宗!

    “誰?”

    “沈小松!

    楊心念道:“當初娘娘曾經委托沈小松做了一件事,你們應該也有所耳聞,就是二十年前留王府里那件事......我聽聞,沈小松家里最近有人到湘寧來做生意了,叫沈勝三,算起來是沈小松的胞弟,有人說他處處勝人三分!

    “這個人怎么了?”

    “這個人沒怎么!

    楊心念道:“沈家雖然是富戶,在江南道也算得上名門,可從沒有人出仕,最多也就是大富之家罷了,然而這個人可以用......”

    白歸生道:“這又和當年那件事有什么關系!

    楊心念道:“我已經放出去了消息,當年云霄城外那座道觀里有沈小松幾個師兄弟,他們后來也都離開了道觀,當然不好找,可還真讓我給找到了呢,我想辦法讓沈勝三得知這幾個人查到了當年那件事的一些內幕,正在被人追殺,事關沈小松生死,沈勝三一定會管!

    “然后呢?”

    “你現在可以派人去本地廷尉府分衙了,就說有人扔進來你家里很多人頭,還有帶血的廷尉府官服!

    白歸生臉色大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保你白家無憂!

    楊心念起身:“這個院子我暫時住著吧,別讓人來打擾我,后院我說了算,若是有人隨隨便便出入,別怪我沒提醒過你......白叔叔!

    白歸生咬著牙沉思了一會兒:“你想讓我做什么?”

    “原來你真的這么笨噢!

    楊心念嘆道:“怪不得白家真正能用的也沒幾個人,連你這個做家主的腦筋都這么慢,我跟你說了那么多,提到了沈勝三,自然是希望你去殺了他啊......噢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后天正午原來那幾個道觀里的人會出現在湘寧城西南二百里的浮云鎮,沈勝三應該也會到!

    白歸生問:“若我不做呢?”

    “我剛才看到外面有幾個特別可愛的小孩子,粉雕玉琢似的,真惹人疼愛,我想帶過來玩玩......唔,不是,我想親自教導他們幾天,如何?”

    “你別過分!”

    白歸生轉身往外走:“我白家的人不會到后院來,沈勝三我去殺,但我希望自此之后娘娘不要再派人來我白家了!

    “看你咯!

    楊心念抬起腳搭在桌子上:“真是無趣的一個人啊!

    浮云鎮。

    其實楊心念的消息并不是很準確,因為那幾個道人提前到了這,只是因為心急趕路太快,當年沈先生帶著那個孩子離開之前,知道會有禍事,所以讓這幾個人也離開了道觀,沈先生將當初留王賞賜的所有金銀都給了他們幾個,不然后來也不至于如此窮苦。

    這幾個人云游天下,前陣子忽然有人找到了他們,對他們說青松道人出了事,臨死之前希望能見到他們幾個,這幾人心急如焚,從南邊急匆匆的趕了過來,他們得到的消息是說青松道人如今隱居在湘寧,但是被仇家追殺不宜露面,他們到了浮云鎮之后就等著,會有人聯絡他們。

    來的一共五個人,一個白胡子老道人,當時道觀的觀主,法號秋實道人,三個四十歲上下的道人,都是青字輩,分別是青云道人,青果道人,青林道人,還有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道人,當初青松道人離開的時候他才七八歲,是道觀里的觀寵......

    他的法號是二本道人。

    “師爺爺!

    二本道人如今已經是個高高大大英俊帥氣的年輕人,背著一柄帶流蘇穗的長劍,看起來更顯得俊朗。

    “嗯?”

    已經沒有幾顆牙的秋實道人視線離開碗里的豆腐腦:“嘛事?”

    “咱們已經等了兩天了,為什么還沒有師伯的消息?”

    “傻不傻?”

    胖乎乎的青果道人在旁邊敲了他腦殼一下:“你真以為那些人會知道青松師兄的消息?”

    “?”

    二本道人臉色一變:“難道找到咱們的那個人是騙子?”

    “當然啊!

    坐在一邊啃豬蹄的青林道人留著絡腮胡,看起來更像個屠戶。

    “師兄是什么身手修為?隨隨便便來個人找到咱們說師兄要死了,師兄就真的要死了?這個世上,能殺師兄的人真不多!

    “就是!

    一仰脖干掉半壺酒的青云道人醉眼迷離,清瘦的臉上是有淡淡的擔憂。

    “師兄沒那么容易出事,你怕不是忘了吧,當初在道觀里的時候我們幾個和師父加起來也斗不過他啊,那個家伙啊......整過我多少次,你問問你師父,當初他偷襲過你師伯幾百次?哪一次不是被你師伯反打的好像狗一樣!

    青果道人臉一紅:“瞎說,狗哪有那么慘!

    二本道人好奇起來:“既然師爺爺和師父師叔都覺得那人是騙子,不可能真的有師伯的消息,為什么我們還要來?”

    “因為......”

    老道人喝掉最后一口豆腐腦:“萬一呢?”

    他抬起頭看向天空:“那可是我最嫌棄的弟子啊!

    “就是!

    青果也抬頭望天:“那是我最嫌棄的師兄啊!(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