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狹路相逢
    遼北道是大寧最大的一個道治,北方三道,軍屏道和真榮道加起來也就勉強是遼北道的一半,被譽為大寧糧倉的高航道已經不小了,可還得加上河東道也就勉強與遼北道差不多大。

    遼北道與軍屏道之間便是大寧北疆武庫所在,而與黑武接觸最激烈的戰場,就在遼北道西北一線和軍屏道北線,每年的戰事都會有大量邊軍陣亡,黑武人那邊自然也不會好過。

    白山關位于遼北道東北側,白山關的特殊在于,往西北是黑武國境,往東北則是渤海國國境,不過遼北道內幾無戰事,正是因為連綿不盡的白山和黑山將黑武阻隔,黑山自遼北道護從郡起向東延伸兩千里,在這與白山之間有一道峽谷,是黑武有可能侵入遼北道的最合適的通道,可在白山黑山之間的雙山關有大寧重兵守護,雙山關城關高大,城防堅固,至少兩萬守軍鎮守,況且雙山關外就是黑龍河,猶如天譴。

    其次便是息烽口,息烽口是白山的一個缺口,并不是很大,而且地勢險要,息烽口北側的斜坡很陡峭,大規模兵力施展不開,爬上來本就艱難,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方黑武人也沒什么機會。

    相對來說,反而是兵力也有萬余人的白山關更容易攻破,只是相對來說。

    可自從孟長安拿下了渤海國那邊的關城,現在白山關相當于有兩層城關,想從渤海國那邊攻進來也難。

    白山與黑山就好像大寧的兩道天然屏障,護佑著整個遼北道。

    息烽口外側的巨大斜坡下就是雪原,雪原綿延數百里,而月鏡湖就在這雪原之上。

    格底城正對著息烽口,而蘇拉城則與白山關遙遙相望。

    白山關的整個造型,猶如半個口字,一側防御黑武人一側防御渤海人。

    出白山關北口順著白山小路下去,走上不到百里就是蘇拉城的控制范圍,只是這近百里的山路崎嶇難行,黑武人的大軍不可能在山中穿過,要想進攻白山關唯一合適的道路也是峽谷。

    這地方只是過于苦寒,比起軍屏道那邊曾經的日日有戰事來說相對安全些。

    方白鏡帶著手下廷尉府三十幾個廷尉順著山中小路探索向前,不僅僅要小心的是黑武人的斥候,還要小心山中經常出沒的熊瞎子。

    白山上的熊瞎子傳聞最大個的有一人半高,一巴掌能把老樹拍出來個缺口,就算是經驗最豐富的獵戶也不敢與熊瞎子正面交鋒。

    “停下來休息會兒!

    方白鏡舉起手下令:“郭疊,你帶三個人去前邊探探路戒備,萬元,你帶三個人四周巡防!

    兩個得力手下抱拳,分別帶人出去。

    方白鏡坐下來喘了口氣,翻出來背著的干糧就著冷水吃了些。

    他已經習慣了這東北邊疆的苦寒,剛來的時候還忍不住懷念長安城的繁華,時間久了,竟是覺得這里也挺好,對長安城的思念也逐漸淡了下來,相對于在長安城里查辦案件,似乎在這地方殺黑武人殺渤海人更爽快直接一些,男人在邊疆的時間久了,反而會覺得長安城的安逸沒什么意思。

    殺戮,是男人骨子里的一種欲望。

    方白鏡被譽為廷尉府第一千辦,很多人都說未來如果韓喚枝卸任都廷尉,他是最合適的接班人。

    “千辦!

    手下年輕的斥候袁望蹲在方白鏡身邊:“咱們什么時候能回長安啊!

    “你想回去了?”

    方白鏡把水壺遞給袁望,袁望接過來喝了一口:“有些想,已經一年多沒有見過我爹娘了,也沒有見過我小妹,嘿嘿,那個小機靈鬼,出門之前抱著我腿不讓我走,我騙她說是出去給她買糖果才跑出來的,這一買就快兩年,我都怕那小家伙忘了我模樣!

    方白鏡低著頭:“都廷尉大人信上說,這次如果找到黑武國長公主闊可敵沁色的話,咱們要把人帶去匯合沈冷將軍然后一起回長安!

    袁望眼神一亮:“真的?那太好了!

    方白鏡在袁望腦殼上敲了一下:“八字還沒一撇呢,就算是在蘇拉城里找到了人,也未必能輕易勸說把人帶回去,縱然闊可敵沁色與桑布呂不和,可畢竟是親姐弟!

    “也是!

    袁望坐下來:“雖然有些時候我也會煩我小妹那粘人的樣子,可親妹妹就是親妹妹,我自然是不可能因為偶爾會煩她就成為敵人!

    方白鏡笑了笑:“這次去蘇拉城之后,不管有沒有結果,我都會安排你回長安!

    “那不行!

    袁望搖頭:“我自己回去我才不干,我爹若是問我大家都回來了嗎,我說沒有,兒子自己回來的,我爹指不定怎么罵我,我爹時常說,廷尉府的人出去辦事,要來時一起來,回時一起回!

    方白鏡笑道:“老百辦那個脾氣我也知道,哈哈哈我可聽聞你小時候沒少挨揍!

    袁望聳了聳肩膀:“咱們廷尉也算是世代相傳,我爺爺是廷尉府的人,我爹也是,而且做到了百辦,我還小的時候我爹就說,如果我以后進不了廷尉府的話就把我腿打斷,那時候我害怕啊,便苦練武藝,好歹也沒讓他老人家失望以我的本事,將來接過我爹的百辦黑線刀應該也不是問題哈!

    方白鏡點頭:“自然不是問題,我覺得你行!

    袁望立刻開心起來,似乎自己很快就是廷尉府百辦了。

    距離他們休息的地方大概六七里外,在一片密林之中有一小塊空地,青衙的藍袍甲士用袖口把一塊石頭上的殘雪擦掉,然后躬身退下去。

    紅袍神官淺飛輪在石頭上坐下來,拉了拉自己大氅的衣領,風穿過密林似乎都沒有變的小一些,裹著雪沫子打在臉上好像刀子一下一下在刺著似的那么疼。

    至少一百五十名青衙藍袍甲士在四周戒備,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八個劍門弟子盤膝坐在地上,懷里抱著無鞘長劍,這八個劍門弟子都是劍門二代,距離成為一代大劍師其實也不算很遠。

    四個黑袍百夫長握刀站在淺飛輪四周四個方位,面向外,身子拔的筆直。

    兩個銀袍千夫長一個摘下來酒壺雙手遞給淺飛輪,另外一個則帶著人在四周巡視。

    銀袍千夫長之一的匆隆迫垂首道:“大人,距離白山關已經沒有多遠了,大人還是不要親自靠近,傳聞白山關里的寧邊軍戰力兇悍,孟長安又是有萬夫力的勇將,還是等人先想辦法打探出來消息再說!

    “無妨!

    淺飛輪瞇著眼睛:“白山關外的峽谷可通渤海國,就算是我們不太順利也可退入渤海,國師大人已經派人給渤海王送去了親筆信,渤海王如果還沒有傻,就會調集邊軍在白山關準備!

    匆隆迫有些不解:“陛下不是準備要安排使臣去大寧嗎?這個時候如果我們殺了孟長安的話,咱們的使臣到了大寧豈不是會有危險!

    “有沒有危險與咱們沒關系!

    淺飛輪道:“若能生擒孟長安回去,使臣見寧帝的時候自然底氣也足一些,我們的使臣不是去稱臣的,寧人總是以天朝上國之民自居,我黑武帝國才是真的天朝上國!

    淺飛輪沉默片刻:“況且,國師與陛下的態度并不相同!

    劍門宗主也是黑武國師,在黑武國地位超然,以黑武國君主繼位的慣例來說,若沒有劍門宗主為黑武汗皇加冕的話,這汗皇便名不正言不順,當然,歷史上也不是沒有沒被加冕過的黑武汗皇。

    “陛下想休戰!

    淺飛輪搖了搖頭:“國師大人卻不想!

    匆隆迫壓低聲音道:“可若是我們真的抓了或是殺了孟長安,陛下想休戰都不能了!

    “逼著寧人提前進攻,是國師的想法!

    淺飛輪閉上眼睛,其實他心里何嘗不是搖擺不定。

    陛下的意思是休戰幾年恢復國力,準備迎接寧人這幾百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進攻,可國師認為那太軟弱,因此和陛下爭吵過不止一次,國師好戰,不然的話上一代汗皇完烈也不至于那么激進,完烈與國師理念相同,在國師看來,桑布呂太綿軟,根本就不具備黑武汗皇的風度氣勢。

    所以直到現在,國師也還沒有為桑布呂加冕。

    正因為如此,桑布呂對國師怨念也很深,一直催促,國師允諾了桑布呂在今年的十二月月神節那天為他加冕,這才把矛盾化解了一些。

    國師知道桑布呂有求于他,在加冕之前搞出些事情來,桑布呂也是敢怒不敢言。

    “神官大人!

    另外一個銀袍千夫長從遠處跑回來,單膝跪倒:“斥候回報消息說前邊可能有寧人蹤跡,或許是白山關那邊的寧軍斥候!

    “去處理下!

    淺飛輪淡淡的吩咐了一聲:“留個活口帶來見我!

    “是!”

    銀袍千夫長赫夜起身:“屬下親自帶人去!

    淺飛輪點了點頭:“此地距離白山關已經沒多遠,動靜不要鬧出來太大,不要耽擱了,速度快些!

    “是!

    赫夜轉身,朝著前邊掠了出去。

    另外一邊。

    百辦郭疊手下廷尉從林子里跑出來,對方白鏡俯身一拜:“千辦大人,前邊發現了黑武人的斥候,對方也發現了我們,從衣著上來看不像是黑武邊軍的斥候,身穿藍袍,倒像是傳聞之中的黑武青衙的人!

    “青衙?”

    方白鏡嘴角微微一勾:“還從來沒有與青衙的人直接交手過,既然碰上了那就看看對方有什么斤兩袁望,你帶幾個人過去支援一下郭疊,把對方的斥候抓回來!

    “是!”

    袁望扶著腰刀起身:“大人稍等,很快就回來了!(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