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一碗面
    小面館里沒有別的客人,倒不是生意不好,只是因為有個很有錢的家伙把這面館包了下來,有錢不一定是好事,但沒錢一定不是好事。

    每一個努力奮斗的人可能都會有狼狽的過程,為的是將來不再狼狽。

    很多人都在說,有些東西一出生有的就會有,沒有的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了。

    如果這么認為的話,那么這些東西真的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

    這個很有錢的家伙叫葉流云。

    客廳里的桌子都挪開只剩下一張,葉流云已經點好了菜,一碟煮花生米,一碟咸菜絲,一碟脆蘿卜,一碟糖蒜,三顆咸鴨蛋,還有一碗冒著熱氣的肉丁臊子。

    皇帝進門,葉流云連忙起身迎接,回頭吩咐了一句:“做面吧!

    掌柜的夫妻二人自然看得出來今天來的是貴人,可他們想不到來的是大寧皇帝陛下,瞧著這位點了菜的貴人也有些眼熟,但卻并沒有太在意,這家小面館里從來都不缺少達官貴人來,尤其是那些寒門出身如今已經錦衣玉食的大人們,換了布衣,到這吃一碗熱氣騰騰的面,追求的或許是錦衣玉食之前的口味。

    皇帝坐下來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忍不住笑起來。

    “很像!

    他坐下來之后舒服的吐出一口氣:“以前云霄城里也有一家這樣的面館,不過也沒有名字,只是門口掛了個面字的旗子!

    葉流云笑了笑,招呼了一下老板:“老賀!你是認不出我了嗎?過來看看是誰來了!

    之前面館老板夫妻并沒有細看,盯著大人物看是很不禮貌的事,只是隨便掃了一眼,此時聽到葉流云的話連忙從廚房里出來看了看,然后就變得激動起來:“王爺!”

    喊了之后反應過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陛下!”

    皇帝一怔:“真的是你!

    他伸手把那老板扶起來:“怎么你也來了長安!

    “草民已經到長安十二年了!

    面館老板激動的手足無措,竟是落淚:“以往在云霄城的時候,沒有半個月陛下就會到我那吃一碗面,后來陛下進長安,我忍了十年,終究忍不住了,和老婆子商量了一下,我們兩個無兒無女,當時覺得陛下和王府里的人就是親人, 后來王爺來了長安還不忘交代人照看我們倆生意,日子過的好,可就是心里空落落的,攢了十年,算計著可以在長安置辦個小門店,我們倆就來了!

    皇帝也感慨萬分:“那時候幾天吃不到你們做的面就覺得別扭,這下好了,以后可以經常吃到,可你們既然已經到了長安十年還多,為什么不想辦法告訴朕?”

    “不用不用!

    老板抹了抹眼淚:“只是覺得離著陛下近了,心里就踏實,人活著不能有太多的奢求,追求的是什么要明白,超過追求之外的事就是奢求,陛下那么忙,我們不能添亂,我們只想著若是偶爾能遇到以往在云霄城的老熟人就好了,誰想到眼拙,竟是認不出!

    皇帝忽然發現,很多人都沒有這個老板活的明白。

    若他真的去想盡辦法見自己,可能自己反而就沒了那份感情。

    “臣也是前陣子偶然才知道他們夫妻來了長安,和陛下提了一句這家面館!

    “那你為什么不說是他們倆?”

    “說了,豈不是沒了驚喜!

    葉流云狡猾的笑了笑。

    “以后到宮里去吧,就給朕做面吃!

    “謝陛下隆恩......可是,我們還是不去了!

    老板惶恐的說道:“到了宮里我們不懂規矩,陛下還要惦記著我們,我們就在這,陛下什么時候想吃面了就來,或是派個人過來讓我們老兩口進宮給陛下做也行!

    皇帝心里一暖。

    真的是活明白了的人。

    “做面做面,朕是真的餓了,若不是看到你們兩口子還不覺得餓,現在鼻子里都是原來那面香!

    老板兩口子連忙去做面,皇帝瞪了葉流云一眼:“你故意不告訴朕!

    葉流云垂首道:“陛下,發自內心的喜悅這種事比生氣要難得的多,陛下日日操勞,看到的多是讓陛下生氣的事,偶爾有個驚喜,臣以為比早早就知道了好!

    皇帝笑了笑:“你們一個個的心眼多!

    他緩了一口氣:“多少年了......記得第一次到他家里吃面,葉云散就是在面館不遠處遇到了那姑娘,然后第一次請人家吃飯也是跑去吃面!

    韓喚枝低著頭:“三十年了?”

    “差不多了吧!

    葉流云看著杯子里的熱茶:“那時候還都不懂事,可不懂事的時候總是傻乎乎的笑,后來懂事了......”

    他搖了搖頭。

    皇帝眼睛微微有些濕潤,或許是被杯子里的熱氣熏的。

    “那時候朕和你們從來沒有分過大小,像一群沒人管教過的野孩子似的......朕比你們大不少,卻當了孩子王,后來到了長安城,再也不可能如以往那樣了......還記得有一次吃面,葉景天出去上茅廁,你們在他面碗里下了一罐的胡椒粉,他一口下去,噴出來的面條倒是掛了朕一臉!

    韓喚枝和葉流云哈哈大笑。

    韓喚枝道:“我們還在旁邊故意放了一條毛巾,本是想讓他打了噴嚏擦臉用的,毛巾上也灑了好多胡椒粉,結果他噴了陛下一臉......”

    皇帝:“嗯,是啊,朕順手拿起來那條毛巾擦了擦臉!

    韓喚枝和葉云散都忍不住想捂臉。

    皇帝笑的幾乎流眼淚:“你們倆,葉景天最老實,你們兩個最不老實,總是想找機會欺負他,他去茅廁的時候你們往茅廁里扔爆竹!

    葉云散嘆道:“沒炸!

    韓喚枝道:“你敢說實話嗎?”

    葉云散臉一紅:“不就是扔進去沒炸,我們倆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響動,我過去看了看,炸了......”

    韓喚枝:“嗯,炸了,你把我拉到你身前擋了擋!

    皇帝哈哈大笑,笑的幾乎喘不過來氣。

    葉流云低著頭不想讓皇帝和韓喚枝看到自己臉上的那窘迫,低著頭拿筷子戳桌子玩:“那時候開泰大哥最穩重,有什么好東西也都分給我們,有一次陛下出去游玩回來帶的點心讓開泰大哥分給我們吃,那是我們第一次知道原來開泰大哥也那么壞!

    韓喚枝笑道:“他把點心都打開灑了些瀉藥粉,然后把點心給葉景天讓他分給我們,結果我們吃了之后全都拉肚子,把葉景天給抬起來扔進水坑里了,開泰大哥還在那指揮,說水坑什么地方他撒過尿,就往那扔,扔完了之后才說瀉藥是他下的!

    皇帝笑的眼淚直流:“朕怎么不記得了,哈哈哈,原來葉開泰還有這么一處!

    韓喚枝道:“想想那時候,整天胡作非為!

    三個人真的有一陣陣的恍惚感,那個時候一群不正經的,現在卻是大寧最正經最不可或缺的人,這六個人少一個,對于大寧來說都是難以彌補的損失。

    這時候面端了上來,皇帝往后讓了讓,老板將面碗一個一個的放在三個人面前,肉丁臊子灑上去拌均勻,一口面,一口糖蒜,再加一口小菜,時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年前。

    打開一個咸鴨蛋,金黃流油。

    就這么簡簡單單的每人一碗面條,三個人吃的狼吞虎咽,吃飯的時候三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只看到筷子在碗里,在小菜的碟子里,在嘴巴里,外面寒冬凜冽,屋子里的人吃了一頭汗。

    皇帝放下筷子,桌子上所有吃的都被三個人一掃而空。

    “舒服!

    皇帝看向在一邊咧著嘴笑的面館老板:“老賀,你想要什么賞賜?”

    “什么都不要,這頓飯陛下也不要付賬,是我請,下一次再來的時候陛下想賞給草民什么就賞什么,可是這一頓不能收錢,也不能收賞!

    皇帝哈哈大笑:“那朕就賴你一頓面!

    他看向韓喚枝:“你比朕小,可是生日比朕大些,再過幾天也是朕的生日了......到時候咱們躲開宮里的那些繁文縟節,還來這里吃一碗面......老賀!你可得活到一百歲,你比我們都大,等到我們七老八十了,躲開兒孫溜出家門跑到你這里蹭面蹭酒,你得還能做!”

    面館老板使勁兒點頭:“陛下讓老賀活到一百歲,老賀就活到一百歲!

    門外,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又飄雪。

    就在這時候賴成從外面撩開門簾進來,一身風雪。

    “陛下......東北邊疆有急報過來,黑武北院大將軍野圖率軍三十六萬南下,目標應該是剛剛打下來的蘇拉城,臣出來的時候,內閣已經知會兵部商議如何調派人馬馳援!

    皇帝臉色一變:“三十六萬!

    他沉默一會兒:“回宮,讓老院長和澹臺進宮!

    皇帝起身,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看面館老板老賀:“朕謝謝你今天這碗面,也謝謝你把朕當親人!

    老賀俯身:“陛下言重了!

    皇帝嗯了一聲,看向賴成:“路上說......你先想想措辭,給西北唐家如何傳旨,葉流云,你多安排人保護茶兒,黑武人擅長這些,前邊大戰,后邊找人暗算前線大將的家眷親屬,以往有過先例,另外安排人去白山關把孟長安的家眷接回長安!

    “臣遵旨!

    “韓喚枝!

    “臣在!

    “你回家去吧,今天你生日,什么事都放到明天再說!

    韓喚枝緊跟在皇帝身后:“陛下以為臣睡得著?”

    “那就去安排人,大戰在即,廷尉府調派六百人去那邊!

    “臣遵旨!

    皇帝停了一下,看了看韓喚枝嘴角上還沾著一小塊面條,從袖口里翻出來一塊手帕遞給他:“擦擦!

    韓喚枝感動至極,連忙接過來擦了擦嘴,然后......啊嘁!啊嘁!啊嘁!

    皇帝哈哈大笑:“以為朕不會這招?哈哈哈哈哈哈......”(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