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煎熬
    連陳冉都沒有想到真的被沈冷猜對了,他們在準備連夜渡河的時候,渤海國的斥候居然真的過來了,而且目標明確直奔糧草輜重營地,如果不是沈冷提前安排了雙倍的兵力守著,而且在外圍布置大量斥候,誰也不確定會不會被他們燒掉糧草。

    戰爭啊,有些時候往往都是一群看起來不怎么起眼的人改變局面。

    如果這些敢死隊沖進糧草營地放火,渤海國這邊幾乎風不停,火勢一旦起來就不僅僅是損失糧草那么簡單,南岸寧軍就會立刻崩潰,渤海人趁勢追殺,寧軍就可能如幾百年前的楚軍一樣全都死在這,人頭被割下來擺在安水河邊。

    一個合格的領兵將軍不但要善戰,還要思謀足夠縝密才行。

    “追,但別追的太兇,給渤海人斥候往回跑的機會!

    沈冷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帶著人往糧草營地那邊趕過去:“傳令,讓陳冉和須彌彥帶著人趁機一塊渡水過去!

    “沈將軍!

    閆開松大步跟在沈冷身邊有些不解:“對岸派人來偷襲糧草,可以猜到他們在對面肯定有接應的隊伍,咱們的人這個時候過去豈不是危險更大?”

    “正因為對面有接應的人才要這會兒過去!

    沈冷一邊走一邊說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派過來的斥候死了多少人,所以游水的時候有聲音他們無法判斷,告訴我們的人近岸邊不要立刻上岸,帶著蘆葦竹管之類的東西,在近岸處停下來,如果對方足夠謹慎會往河道里放箭,在水里寒冷可能會被凍壞,可只要撐過去就能順利上岸,他們巡岸的隊伍時刻盯著水面上,如果咱們的人單獨游過去的話,靠不了岸就會被發現!

    閆開松一邊走一邊思考沈冷的話,雖然沈冷說的很急邏輯上前后有些不通順,可他還是很快就明白過來。

    沈冷的意思是讓大寧的斥候跟著游過去,借助敵人潰逃的時候游泳的水聲掩蓋他們游過去的水聲,然后躲在近岸處水下,等到岸上的人撤走再上去。

    另外一邊,很快得到命令的陳冉和須彌彥對視了一眼,帶著數十名精挑細選出來的斥候到岸邊等著,趴在蘆葦蕩里,看到遠處火把密集起來,那是寧軍追殺潛入糧草營地的渤海斥候,陳冉和須彌彥死死的盯著河邊,借著微弱月光看到有人跳進水里之后,陳冉立刻下令,所有人從蘆葦蕩里游了出去,跟在那些撤走的渤海人后邊。

    被追殺的這么急,潛入過來的渤海人都不知道自己這邊有幾個逃回來的,只顧著往前游。

    對岸,菅麻生臉色陰沉的站在那。

    寧軍的反應那么迅速讓他驚訝,顯然是被寧軍將領猜到了他夜襲糧草營地的策略,白天的時候他不顧斥候生死安排人過去,就是為了探知寧軍糧草輜重營地的位置,死了幾十個斥候才把位置確定,他只是沒有想到那個叫沈冷的寧國將軍竟然警惕性那么高。

    “弓箭手!”

    菅麻生舉起手喊了一聲。

    北岸這邊,上千名弓箭手已經嚴陣以待。

    菅麻生借著月光看到河面上一陣波光,那是撤回來的人已經快到岸邊了。

    “放箭!”

    他的手猛的往下一壓。

    弓箭手的領兵將軍楞了一下:“那是咱們的人!

    “你怎么確定那是咱們的人?”

    菅麻生看了那將軍一眼:“渤海王請我來,我就要盡自己的責任,那些人之中若混有寧軍的斥候過來就可能會有危險!

    “就算是過來幾個斥候又能怎么樣?岸邊大營有十萬大軍,幾個斥候還能殺光十萬人?咱們的斥候可都是你派過去的,你怎么能親手殺了他們!”

    “要么你死,要么他們死!

    菅麻生轉身看向那個渤海五品將軍:“如果出了意外,你全家也得死,另外......你腦子太笨,不會想到幾個人就毀掉一支大軍的辦法!

    弓箭手的將軍眼睛都瞪圓了,咬了咬牙下令:“放箭!一個活人都不許上來!”

    雖然弓箭手全都懵了,可軍令就是軍令,他們開始朝著靠近岸邊的自己人放箭,羽箭密密麻麻的射過去,河道里頓時傳來一陣陣慘呼聲,還有怒罵聲,朝著他們射箭的可是自己人而不是寧人,可那箭一樣的兇狠無情。

    “別停下來!

    菅麻生語氣平淡的說道:“他們的水性都很好,為了躲避羽箭可以潛入水中,不過人畢竟是有極限的,憋不住了他們還會再浮上來,繼續射!”

    就這樣,上千名弓箭手不停的發箭,沒有被射死的渤海國斥候紛紛潛入水下躲避,可他們沒有準備呼吸用的東西,在水中憋氣的時間終究有極限,憋不住了就浮上來緩口氣,結果羽箭密集而來,一個一個的把他們射死在距離岸邊已經沒有多遠的地方。

    尸體漂浮起來,順著河道緩緩的往下游沖走。

    弓箭手將軍看了菅麻生一眼:“我會記住你今天下的命令,死的都是我們渤海人!”

    “隨你!

    菅麻生根本就不在意他什么態度。

    “咱們撤!”

    弓箭手將軍大聲喊了一句。

    “還不能走!

    菅麻生伸手一攔:“所有人留在這一個時辰,盯住了水面上,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只管放箭過去!

    “一個時辰?!”

    弓箭手將軍怒道:“這么冷的天氣,你讓我的人在河邊迎著風站一個時辰?”

    “其實有半個時辰水里的人可能就凍死了!

    菅麻生嘴角勾起來:“如果,水里還有人的話......可水里的人尚且能堅持半個時辰,你的人在岸邊為什么不能堅持一個時辰?你的一言一行我都會如實稟告給渤海王,你覺得他是會信你的話還是信我的?渤海王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他在關鍵時候寧愿相信我這個外人!

    弓箭手將軍怒視著菅麻生,可菅麻生根本就沒有看他。

    一個時辰,對于水下的人來說是一種什么樣的煎熬?

    終于,有人撐不住了,一個斥候掙扎著從水里浮上去,還沒有來得及呼吸幾口空氣就被渤海人亂箭射死,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至少七八名斥候因為在水下實在堅持不住而浮出水面,可一個都沒能活下來。

    南岸,沈冷站在岸邊舉著千里眼看著對岸那一排火把,已經快一個時辰了,對岸的弓箭手還沒有撤走,他的心在滴血,另外一只手攥緊了拳頭。

    “陳冉......你得撐住啊!

    他一直站在那看著,為了不讓自己被對岸的渤海人發現,他獨自一人站在岸邊蘆葦蕩處,不讓人點火把,如果被渤海人注意到這邊岸邊一直有人,那就會讓渤海人更加確定水下還有寧人斥候。

    “這么冷的水下,沒有人可以堅持一個時辰!

    菅麻生笑了笑:“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一會兒你帶人在難民營里多走動,但凡看到是身上濕了的人,全都砍了!

    弓箭手將軍哼了一聲,一擺手:“回營!”

    一千多名弓箭手隨即撤離,而在對岸這邊沈冷還在那看著,嘴里一直自言自語的說著:“陳沒蓋子,陳沒蓋子你再堅持一會兒,不要馬上上去,馬上上去必死無疑!

    水下。

    須彌彥覺得亮光消失,剛要浮上去,被身邊的陳冉拉了一下。

    兩個人又拉了身邊的斥候。

    菅麻生并沒有隨弓箭手隊伍離開,他帶著他手下斥候大概百余人又在岸邊站了會兒,確定沒有人浮上來之后才離開,走的時候菅麻生指了指難民營那邊:“你們也去,一會兒仔細搜搜看,身上衣服濕的人一個不留!

    “是!”

    他手下那些斥候隨即朝著難民營那邊過去。

    陳冉拉著須彌彥悄悄浮上來,確定岸邊已經沒人之后才爬上去,可是到了岸上才發現,跟上來的斥候已經不過十幾個人,陳冉在水下的時候上來之前拉了身邊的斥候一把,卻沒有拉動,然后才醒悟過來,身邊的斥候兄弟為了不讓自己浮上去連累兄弟們,在水下抱起來一塊石頭坐在那,早就已經死去。

    他盤膝坐著,石頭壓在腿上,而像這樣死去的斥候不止一個。

    他們長眠在這里。

    陳冉趴在岸邊凍的哆嗦,整個人都蜷縮成了一團,止不住的顫抖著,也止不住的哭著。

    須彌彥也一樣,皮膚都快被泡爛了,不敢碰自己,也不敢碰身邊人,可能一碰連肉皮都能掉下來,緩了一會兒后他們十幾個人咬著牙艱難的爬到蘆葦叢里,身上的衣服全都是濕的,夜風吹在身上,那種冷是何等的殘酷,可他們不能出去,身上的衣服濕著很容易被渤海國的巡防軍隊發現。

    就這樣熬著,所有人抱在一起取暖,然而哪里有什么溫暖,每個人都那么冰寒,他們都背著用好多幾層牛皮包著的干衣服,可根本就沒有力氣換,也不知道泡了這么久那衣服還是不是干的。

    足足又過去一柱香左右的時間他們才差不多能使喚自己的手腳,艱難的更換了衣服,好在準備的足夠充分,衣服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換上之后人才好像回了一口氣。

    陳冉思考了一會兒后說道:“不要急著過去,他們說不定還在查,算計著時間等到天亮前最黑的那會兒再過去,那也是守軍最疲憊的時候,把衣服埋了,不要露出來!

    所有人用匕首把土挖開衣服埋好,他們不敢出聲,就在蘆葦蕩里蹲著活動,又不敢停下來,停下來可能就會死。

    就這樣又熬了一個時辰,身上逐漸回暖,甚至可以清晰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血都流的痛快起來,可借著月光可以看到彼此的臉,一個個都和死去的人一樣,那么白。

    “走!”

    陳冉壓低聲音說道:“能不能攻破平光就看咱們的了,兄弟們,活著回去!”

    “活著回去!”

    所有人用最低的聲音同時說了一句,然后跟著陳冉出了蘆葦蕩。

    ......

    ......

    解釋兩件事,第一所有宣稱說本書已經完本的人都是騙子,大家不要上當去購買。第二,有的讀者以為這本書是已經寫完了才發在網上的所以才會上當受騙,真的不是這樣,基本上所有的網絡都是連載,每天碼字更新,有的人很勤快所以會有存稿,而我.......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無廣告詞(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