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去等我
    楊東元獰笑著靠近陸王:“王爺慷慨,我在此謝過!

    他袖口里滑出來一把匕首,正好窗外一道閃電炸起,匕首帶著寒芒直奔陸王的咽喉。

    陸王實在沒有想到楊家人居然喪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閃電的光芒照亮了楊東元的臉,讓他看起來像個魔鬼,幸好皇族李家的人沒有一個窩囊廢,李家的皇子每一個都是從年少時習武讀書,縱然有的人在武藝上天賦不算好,可經過最短也有十年的訓練之后打上尋常三五個壯漢一樣不成問題。

    陸王向后撤了一步,抬手將楊東元握刀的手打開,然后一腳踹向楊東元小腹,楊東元側身避過這一腳,匕首橫向一劃切向陸王咽喉,陸王向后一仰再次避開,趁著兩個人拉開距離的機會轉身要往外跑。

    可是,拓跋朗從里屋里緩步走出來,一只手掐著陸王妃的脖子。

    “王爺就這么走了?”

    拓跋朗笑著說道:“難道李家的人都恨不得自己的發妻去死?”

    這話,是嘲笑當今陛下李承唐。

    陸王的腳步一停。

    楊東元搖頭:“外面雷雨交加,王爺就算是喊也沒人聽得到,這日子真是上天都站在我們這邊,本還頭疼怎么下手雨就落了,雷也來了,王爺你說這是不是天意?看來不是我們要殺王爺,是天要收王爺,換句話說,也許是天要收你們李家人!

    陸王哼了一聲:“李家受命于天,天豈會為難我李家人?”

    楊東元呸了一聲:“什么時候了還在這大言不慚?受命于天?不過是成王敗寇,誰贏了誰就能坐在那把龍椅上說一句朕受命于天!

    他跨步向前,一刀刺向陸王心口,陸王本能的一閃,可就在這時候陸王妃疼的叫了一聲,拓跋朗的手指如同鐵夾一樣把陸王妃的脖子都捏的變了形狀,陸王一驚,來不及避閃,那把匕首筆直的刺了過來......當的一聲,一把長劍從窗外飛來,長劍的劍尖釘在匕首上,將楊東元的手臂都震得往一側蕩開,緊跟著窗戶被撞碎,關柔從窗外掠了進來,一把將陸王拉到一邊。

    那把長劍將楊東元的匕首震開后往下掉落,關柔進來之后一把將陸王拉開,同時跨步,左腳一掃,腳面崩在劍柄長,那長劍猶如閃電一般飛了出去,劍帶著一道光芒劃過,精準的刺向不遠處的拓跋朗,拓跋朗沒有料到窗外有人,他之前也并沒有完全站在陸王妃身后,這一劍迅疾而來,擦著陸王妃的肩膀到了拓跋朗胸前。

    拓跋朗不得不閃身避開,剛閃開的瞬間關柔就到了,不管是拓跋朗還是楊東元都沒有料到這個女人的動作居然如此快也如此兇。

    關柔往前一撲身形落地的時候雙掌在地上撐住然后一轉,人轉了半圈,兩條腿本彎曲著,在轉過來的時候猛的蹬出去,雖然進來的時候稍顯倉促,可在屋子里的每一招她似乎都已經精心計算過,這雙腳蹬出去的距離恰到好處。

    拓跋朗才避開那一劍,人剛回來兩只腳就到了,他閃身回來那一刻就看到眼前出現了兩個鞋底。

    不得已,拓跋朗來不及做別的反應,左臂抬起來擋在臉前邊,關柔的雙腳就狠狠的踹在他的胳膊上,雙掌撐著地面與腰腿同時發力,這兩腳的力度能有多大?!

    拓跋朗的胳膊撞在自己的臉上,鼻子直接就坍塌下去,血從鼻子眼里噴了出來。

    關柔一擊得手,蹬開拓跋朗后腿交叉猶如剪刀一樣夾住陸王妃,腰腹發力往回一拉陸王妃就被她拉了過來,與此同時她還撿起來掉在地上的長劍。

    起身站穩一只手拉著陸王妃的胳膊一只手握著長劍往后退,從破窗進屋到救陸王救陸王妃,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而已。

    楊東元掠到拓跋朗身邊,兩個人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有些驚懼,尤其是看清楚關柔身上的廷尉府百辦官服之后這種驚懼就更加明顯起來,廷尉府的官服,仿佛自帶一種威壓,神鬼皆怕。

    “沒退路!

    拓跋朗看了一眼楊東元后說道:“已經動了手,陸王難道還能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

    楊東元點了點頭:“那就上!

    他直奔陸王,而拓跋朗則沖向關柔。

    關柔還要護著身后的陸王妃出手就變得有所忌憚,拓跋朗的招式看似招招都奔關柔,可實際上每一招都可變招突襲關柔擋住的陸王妃,如果是一對一全心全意之下交手關柔不會輸,可現在這般被動很快就落了下風。

    “帶我夫人走!”

    陸王在不遠處喊了一聲:“不要顧我!

    陸王妃卻拉了一把關柔:“先救王爺!

    這一把拉的關柔身子一歪,本來能擋住拓跋朗的匕首卻被拉的偏開,拓跋朗這樣的高手如何能放過白來的機會,匕首稍稍變了方向,噗的一聲戳進關柔身體里,關柔在最要緊的時候勉強往下壓了壓身子,那匕首戳穿了她的肩膀,不然的話戳穿的就是心口。

    一陣劇痛襲來,關柔的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陸王妃卻沒有注意到,還在拉著關柔:“不用管我,先救王爺!

    關柔眉角一抬,左手翻過來向后一掌將陸王妃拍了出去,陸王妃倒退著撞在身后的墻壁上,后腦撞的這一下頗重,悶哼了一聲后順著墻壁滑坐下來。

    關柔右手長劍在自己身前轉了一個圓,逼著拓跋朗撤手,拓跋朗手掌離開匕首讓過劍鋒之后又拍回來,掌心拍在匕首的柄上,這一擊幾乎把匕首柄都打進關柔肩膀里。

    關柔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拓跋朗趁機跨步向前,膝蓋抬起來兇狠的撞在關柔的小腹上。

    關柔疼的一聲悶哼,拓跋朗趁著她彎腰的時候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往后扔了出去,關柔被他舉過頭頂扔到后邊,飛了一丈多遠撞在前邊的窗臺上落地,人疼的蜷縮起來。

    “女人!

    拓跋朗哼了一聲:“廷尉府里有女人就是笑話,女人就不該舞刀弄槍的,江湖里也沒有女人的容身之處,你們天生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罷了,何必要逞強闖進男人的世界里?”

    他回頭看了一眼陸王妃,似乎是覺得陸王妃根本就沒有任何威脅,只是看了一眼后朝著關柔大步走過來。

    關柔掙扎著站起來,手里的長劍都在發顫。

    人才站起來,拓跋朗的拳頭就到了,這一拳正中關柔額頭,她的腦袋猛的往后仰出去,帶著的梁冠飛到一邊,撞在地上之后她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眼睛都慢慢翻白。

    拓跋朗一腳踩住關柔的胸口,回頭看向楊東元那邊,楊東元的武藝不錯,可陸王也不是個尋常人,身上被楊東元刺中一刀卻沒在要害,依然在咬著牙強撐著。

    拓跋朗皺眉,似乎對楊東元這么久還沒能殺了陸王趕到惱火,他剛要開口說話小腿上忽然一陣劇痛,下意識的抬起腳,卻直接把一口咬在他小腿上的關柔帶了起來,借助他抬腳的力氣關柔站起來,踉踉蹌蹌的后退幾步背靠著墻壁大口喘息。

    她的臉色白的嚇人,額頭上因為遭受重擊鼓起來一個大包,顯然她的腦子根本就沒辦法清醒,眼神都是亂的,她背靠著墻壁雙手還在胡亂揮舞,應該是根本就看不清楚敵人在什么位置。

    拓跋朗一怒。

    “何必?”

    他大步過去一把掐住關柔的脖子:“女人就該過女人的日子,你這樣拼命有什么意義?上天從一開始就給了女人弱者的地位,你逞強的代價只是讓自己死的更難堪罷了!

    關柔的眼睛往上翻起來,倒不是因為被掐住脖子的緣故,還是因為剛才額頭被砸中的那一拳太狠,腦袋里昏昏沉沉猶如雷鳴不斷。

    左手掐著關柔的脖子,拓跋朗將右拳舉起來往后撤了撤對著關柔心口:“你也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本應該有男人好好疼愛才對,怪就怪你進了廷尉府,怪就怪你逞強!

    他的拳頭猛的往前一沖,連他都沒有想到面前這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避開,那根本就是一種無意識的反應而已,關柔的身子奮力往旁邊挪了挪,這一拳打在墻壁上,砰地一聲......拓跋朗的拳頭直接將墻壁打穿了一個洞,磚石被拳力擊飛出去。

    拓跋朗暴怒,收回拳頭要再打一拳。

    可是沒有收回來。

    一股巨大的力度從屋子外邊傳來,拓跋朗楞了一下,然后身子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撞向墻壁,隨著一聲巨響他將墻壁撞出來一個大洞摔了出去。

    他打在墻外的拳頭在那一瞬間被人攥住往外一拉,那種力度根本就不是他能抵擋的,更何況他完全沒有想到外面此時此刻來了人,就算是料到了也一樣擋不住。

    雨幕中,韓喚枝右手撐著一把油紙傘站在那,用左手將拓跋朗從屋子里直接拽了出來,碎裂的磚石落了一地,而拓跋朗趴在地上的樣子顯得有幾分狼狽。

    韓喚枝沒有繼續出手,看了一眼摔在旁邊的關柔,過去把關柔扶起來,抬手把關柔臉上被雨水黏住的頭發理了理,然后把手中雨傘放在她手里。

    “去車里等我!

    韓喚枝淡淡的說了一句,視線從關柔身上離開。

    當他的視線落在拓跋朗身上的時候,只剩下冰冷的殺意。(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