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多一天都不帶
    沈冷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后半夜,睜開眼睛看了看,屋子里燈火亮著,稍顯昏暗了些,茶爺用手支著下巴坐在旁邊,不時會因為困意來襲而晃一下,然后驚醒,便會看看沈冷的情況,她這樣已經堅持了一夜,這一路到南屏城本就辛苦,她還沒有正經休息過。

    沈冷依稀知道自己吐了,幾次不記得,沒有印象,可屋子里并沒有什么難聞的氣味,喝酒喝多過的人都知道酒后吐的那些東西有多惡心難聞,可是這屋子里還有淡淡馨香,感覺應該是什么香的味道,地上也干干凈凈,顯然每吐一次茶爺都會收拾一次。

    沈冷心疼的笑了笑:“我沒事了,快去躺好睡覺!

    茶爺睜開眼睛,看到沈冷臉色已經恢復過來也笑:“一會兒洗個澡再去睡!

    剛說完,外面傳來雞鳴聲。

    沈冷翻身坐起來,然后又躺了回去。

    居然光著。

    臉微微發紅。

    茶爺笑道:“你吐了一身一床,被子我都換過兩次了!

    沈冷感覺身上也沒有黏-膩,茶爺應該是給他擦了身子。

    “我去給你燒熱水!

    沈冷手腳麻利的把衣服穿好,茶爺笑著點了點頭,上床縮進沈冷的被窩:“那我先瞇一會兒!

    沈冷給茶爺把被子蓋好,出門活動了一下四肢,天已經微微發亮,遠處樹枝上一只大公雞正在仰著脖子叫,很嘹亮,沈冷心說連大公雞都這么勤勞,自己也不能因為喝多了一次酒就荒廢了練功,難道還不如一只雞勤快?一念至此,于是把那只大公雞抓了回來,燒水退毛燉上。

    大木桶里注入溫水,沈冷試了試溫度正好,起身去叫茶爺,卻發現茶爺已經睡的很深,他悄悄退出去把房門關好,自己泡進大木桶里,熱水帶來的感覺比任何手法按摩都要舒服,沈冷想到這的時候楞了一下,心說自己除了茶爺之外也不知道別人什么手法......

    就在這時候莊雍出現在他門外,叫了一聲,沈冷連忙擦了身子穿好衣服迎出去。

    “感覺怎么樣?”

    他問。

    沈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足足睡了半天一夜,好久都沒有一口氣睡這么長時間,莫說酒氣解了,就是一路上來的疲乏也都解了!

    莊雍道:“那就好!

    沈冷問:“你昨日喝了酒沒有?”

    莊雍搖頭。

    他看了看沈冷:“對了,還有一件事問你,我昨日就睡在前邊院里,雞鳴將我喚醒,你看到我養的那只大公雞了嗎?”

    沈冷:“看......到了還是沒看到?”

    莊雍:“你在問誰?”

    沈冷:“大將軍有沒有聞到這院子里飄著一股淡淡的肉香?”

    莊雍楞了一下,然后狠狠瞪了沈冷一眼:“你知道我那只大公雞養了多久?我受傷之后閑來無事把它從小雞仔養到現在這么大,一年多的感情你說燉就給我燉了?心里有些難過......別放辣,味道重一些,肉燉的爛一些,中午我過來吃!

    沈冷想捂臉。

    莊雍問:“練過功了?”

    沈冷搖頭:“還沒!

    “一會兒再練,隨我出去走走!

    沈冷嗯了一聲,看了看陳冉從廂房開門出來,交代了一聲看著燉鍋,陳冉嗯了一聲:“大清早就燉雞?”

    沈冷:“主要是雞起的早,趁新鮮!

    莊雍:“......”

    沈冷訕訕的笑了笑,然后跟著莊雍走出小院,這莊園很大,莊雍的夫人和女兒沒有住在將軍府也住在這邊,昨天將軍府喝的一片狼藉,莊雍也沒在那邊住,來的時候還不忘帶上他養的大公雞叫早用。

    叫早是叫了,誰想到會被沈冷抓了,手段極其殘忍。

    林落雨到了求立之后住在這邊,莊若容平時也沒有什么朋友往來,所以林落雨到了之后她更喜歡住在這邊也有個人多說說話,實際上哪怕已經到了求立近兩年的時間可她依然不適應這里的生活,不管是飲食還是習慣,可她從沒有說過什么,連對她母親都沒有說過。

    莊雍在前邊走,沈冷在稍稍靠后一些的位置跟著,莊雍看了一眼東邊將要升起的太陽,心中很多事的結解開了所以心情也還算不錯:“昨天晚上許久沒有睡著一直在想一件事,海沙昨日沒對你說,他已經上書朝廷請求去東疆,陛下應該會準!

    沈冷一怔:“倒是有些對不起他,我一來他就走了!

    莊雍道:“所以我打算把海沙現在著手的事和你說說,你剛剛回來,威望不足,若是能盡快滅幾處叛軍也能讓士兵們服氣,還能讓求立地方百姓也熟知你!

    “大將軍你說!

    “有三處地方最難打!

    莊雍一邊走一邊說道:“東窯島,有賊寇一千多些,人數不多,但地形實在太復雜!

    沈冷點了點頭:“東窯島的地形我看過,只有一條水路可以進去,大規模的戰船并不能展開進入,只能一艘一艘的進去,可是進去沒多久就在東窯島上拋石車的范圍之內,水路固定,他們的拋石車將大石砸下來,就不可能砸不中,再堅固的戰船也經不住三四下,之前海沙將軍部下杜將軍曾經率軍八千攻過三次,都沒成功!

    莊雍點了點頭:“得不償失,上面只有殘兵千余人,如果強攻的話怕是我們的損失大到令人心痛,后來杜將軍率軍圍困想餓死那些殘匪,然而東窯島附近魚群很多,就是光靠吃魚也餓不死他們,島上還有很多野果,聽聞空地上還種了糧食,足夠那些殘匪度日所需!

    莊雍道:“我曾經與部下商議過對東窯島最好的進攻辦法!

    他看了沈冷一眼:“依然會損失慘重!

    沈冷:“我得到地方看看地形再說!

    莊雍嗯了一聲:“除了東窯島之外便是他們所謂的圣徒城!

    沈冷嘆道:“圣徒城難在人為,而不是地形!

    “你都看過?”

    “地圖上看過,也打聽過一些!

    沈冷道:“圣徒城上有一座禪宗圣廟,據說住在圣廟里的是一位禪宗大士,不同于東窯島,圣徒城所在的悟馱島并不難登陸,可是自從大軍到了之后,便有數以十萬計的百姓聚集在島上,用他們的身體做城墻,禪宗在求立的影響依然巨大,若是不小心傷了那位大士,比殺了求立皇帝要嚴重的多!

    莊雍道:“只要大軍一到,四周百姓就會匯聚在圣徒城下,密密麻麻,要想打過去就得碾壓出一條血路來,所以說起來這圣徒城比東窯島還要難打,一個是地形太惡劣,一個的民治不好處理!

    莊雍停下來:“可這兩個地方還不是最難打的,最難打的是孔雀城!

    沈冷當然也知道這地方。

    幾百年前禪宗發生過一件大事,因為內部矛盾導致禪宗分裂,一位女尼從西域遠渡重洋到了求立,傳經布道,用了三十年的時間修建孔雀王寺,時至今日,孔雀王寺已經成為禪宗三大圣地之一,與西域的大雷鳴寺齊名,孔雀王寺的影響力大到可能會導致整個禪宗都為其出面。

    當然,大寧對禪宗并無畏懼,擔心的是如果處理不好就會陷入長期紛爭之中,之前對西域三國的征討,也是盡力不破壞寺廟。

    莊雍嘆道:“如果承認禪宗地位倒也好辦,可是他們太過分了些,我派人去交涉,孔雀王寺那邊的態度是,他們要陛下親自下旨承認禪宗地位!

    沈冷哼了一聲:“他們真不了解陛下!

    莊雍道:“無論如何要處理好,相對來說東窯島還算好處理,不外乎刀兵,可圣徒城和孔雀王寺處理不好就會導致民變!

    沈冷點頭:“給我兩天時間準備一下,陛下的意思是巡海水師還要繼續往北疆運糧,所以我身邊的人不多!

    莊雍道:“我調兩萬戰兵給你!

    “不用!

    沈冷道:“我身邊有親兵營六百人,先去看看情況,看過情況之后才能制定如何作戰,到時候再調動四周兵馬不遲!

    莊雍嗯了一聲:“也好!

    他看著沈冷認真的說道:“那只大公雞......”

    沈冷:“兩個雞腿給你!

    莊雍笑起來:“雞心雞肝也要給我!

    沈冷:“沒得談!”

    莊雍:“我送茶兒一塊上好玉佩!

    沈冷:“雞心給你,雞肝寸步不讓!

    莊雍:“也罷!

    兩個人往回走,莊雍沉默了許久之后又問了一句:“半個呢?”

    沈冷:“......”

    吃過午飯沈冷給茶爺又燒了熱水,茶爺去泡澡,沈冷走到地圖前再次認真思考起來,從距離上來說東窯島最近,距離南屏城不到六百里,只帶親兵營過去的話,用不了多久就能到,從東窯島往西南走千余里便能到圣徒城,從圣徒城再走二百里不到就是孔雀王寺。

    誠如莊雍所說,打后面這兩個地方難的不是不好打上去,而是處理與禪宗關系。

    陳冉從外邊進來:“船已經準備好了,明日就可出發!

    沈冷嗯了一聲:“你去見大將軍,就說我需要從武庫里選一些東西!

    陳冉嘿嘿笑起來:“最喜歡從別人家武庫里往外搬東西了!

    沈冷笑了笑:“制式兵器咱們都有,你去把這些東西都配齊!

    他地給陳冉一張紙,陳冉看了看,紙上列著清單,包括繩索,鐵爪,撓鉤,連弩弩匣之類的東西,他點了點頭:“還有什么別的需要的嗎?”

    “咱們走到東窯島需要四天!

    沈冷看了陳冉一眼:“只帶六天的糧食!

    陳冉一怔:“六天?”

    沈冷點了點頭:“多一天都不帶!

    陳冉:“是不是太少了!

    沈冷道:“以此來讓士兵們知道我打東窯島的決心!

    陳冉:“萬一不夠呢?”

    沈冷:“我跟大將軍說一聲,第七天務必把糧食送到......”

    陳冉:“你這決心真夠大的!(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