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二章 出問題了
    錦繡樓不是江湖門派,不是暗道勢力,只是一座很平常的酒樓,長安城里的酒樓如果也要分門派的話,大概分的也是菜系,錦繡樓屬于蜀菜系,菜品偏咸鮮香甜麻,最是下飯。

    大寧菜系很多,最著名的有八大菜系,蜀菜一直都位列前茅,錦繡樓的掌柜林東臨是西蜀道人,最早的時候他親自掌勺,沒幾年就名聲在外,不少達官貴人也會來嘗嘗他這一手地道蜀菜風味,后來年紀稍稍大了些便把后廚交給了徒弟們,如今大徒弟和二徒弟也已經單出去做買賣,林東臨性子隨和不霸道,不會講究什么徒弟出師開酒樓要在多遠之外,可師父隨和仁善徒弟們不能不懂事,所以大徒弟的酒樓在西城祥寧觀還往西,二徒弟的酒樓在南城,逢年過節,單出去的徒弟也會拎著東西過來拜師父。

    正因為林東臨的性格好,酒樓生意又好,所以算得上交游廣闊,曾經有過江湖客在他酒樓里喝多了鬧事,林東臨本來是要和氣生財,想免了那一桌酒錢了事,結果醉鬼不依不饒,沒等林東臨發火,旁邊吃飯的幾個大漢看不下去了,一頓拳打腳踢把那幾個醉鬼打的滿地找牙,后來才知道這幾個仗義動手的是流云會的人。

    林東臨本想道謝,可那幾個年輕漢子擺手就走了,只留了一句話。

    江湖,不是蠻不講理的地方。

    江湖也有不講理的地方,在綠林。

    所以江湖各大門派,三教九流上下人等,都不愿意和綠林道上的人打交道,因為誰都知道綠林道的人都是悍匪,這些人不是生在深山可卻活在深山,他們所謂的做生意就是攔路打劫,而且不留活口。

    這個世界上也從來都沒有什么仗義疏財的綠林好漢,那都是他們搶來的血淋淋的銀子,江湖和綠林,在江湖人看來是兩碼事。

    綠林,不容于江湖。

    坐在黑眼兩側包房里的人都是綠林道上的人,他們比混江湖的更直接,在江湖混跡大半生的人才能說出一句江湖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的感悟,可綠林道的人沒有這樣的感悟,他們是靠搶劫靠殺人過好日子的,沒有打打殺殺?

    沒有打打殺殺叫什么綠林。

    亂世之中,嘯聚山林,或許有良善未泯。

    盛世之內,綠林為寇,只能是狼心狗肺。

    而且長期在深山老林里生活的悍匪,大部分與時代已經脫了節,他們殺人為財也殺人為樂,他們沉浸在一瞪眼睛平民百姓就會嚇得腿軟的那種自豪中。

    可這里是長安。

    吱呀一聲,黑眼的房門被人推開,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身材強壯的男人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皺眉:“你是誰?”

    黑眼坐在那沒動:“你又是誰?”

    如果不是黑眼擺了擺手,站在門口的斷已經動了手。

    壯漢被黑眼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激怒,他被激怒的很快,是因為黑眼看他的時候就好像看著什么阿貓阿狗一樣,當然,黑眼的眼睛也確實有些不一樣,不熟悉的黑眼的人一直覺得黑眼看人有問題。

    “媽的!

    壯漢嘴里嘀咕了一句,扭頭往四周看了看,自言自語似的說道:“老子好端端在東蜀道逍遙快活,非得讓老子到這種鬼地方來受氣!

    他抬起手指了指黑眼:“你肯定不知道,如果是在山里,你這么跟我說話......”

    壯漢后邊的話沒有說出來,又往外看了看,看到斷在看他,他瞪了斷一眼,從懷里抽出來一把匕首進了黑眼的門,順手把房門關上了。

    斷都沒動。

    屋子里傳來一陣打斗聲,沒有呼喊,只有沉悶的拳拳到肉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斷拉開房門看了看,黑眼正在擦手上的血,壯漢已經倒在地上,胳膊上插著那把匕首。

    斷進門,遞給黑眼一塊手帕,黑眼擦了擦手后示意把門關上,斷剛走到門口,旁邊幾個包房的門都開了,一個一個看起來極兇悍的男人從屋子里出來,正在往左右看,很快,至少上百個人就把二樓走廊擠滿。

    “我在這!”

    倒在黑眼包房里的那個壯漢喊了一聲,那聲音像是狼嚎。

    走廊的那群人聽到聲音全都看向這邊,斷站在門口聳了聳肩膀,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

    那人群中,有人把背著的包裹打開,一把一把斧頭從包裹里取出來開始分發,大寧律法之下,不得佩掛兵器,不然會被官府拘禁,重者流放。

    可斧頭不在官府規定的兵器范圍之內,然而斧頭實打實的是一件兇器。

    樓下的大堂里吃飯的人全都抬著頭往上看,二樓一個握著斧頭的人往下一指:“都他媽的坐好別動!

    “喂!

    斷朝著那個喊話的家伙喂了一聲:“你最好別動!

    為首的一個悍匪臉色顯然有些難看起來,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自言自語的說道:“長安城真他媽的不好玩,人找不到還竟是些不服氣的,難道你們這些長安的人就覺得自己都了不起?”

    他在原地轉了兩圈:“趕緊辦事,辦完事離開長安!

    “是!”

    一群人應了一聲,拎著斧頭朝著黑眼包房這邊過來。

    那個朝著樓下喊話的人看到居然有人站起來,氣的一斧頭把欄桿砍掉一塊:“讓你們坐著別動沒聽見?”

    呼!

    整個大堂里坐著的人全都站了起來,他們將身上的衣服脫掉,露出一身白衣。

    與此同時,三樓整個回廊里全都出現了白衣漢子,從二樓回廊兩側,大批身穿白衣的流云會兄弟開始登樓,靠近這一側的走廊本就被那些悍匪擠滿,此時顯得更加擁擠。

    “擺陣勢!

    斷嘆了口氣:“你們真不行!

    黑眼從包房里出來,看了看樓梯口那邊,伸手一指:“把這邊清理出來,我要上樓!

    那些悍匪哪里如此被輕視過,這群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家伙,最前邊那個悍匪掂了掂手里的斧頭,朝著黑眼這邊沖過來......砰地一聲,斷一拳砸在那人鼻子上,直接砸了個臉上開花。

    與此同時,流云會的漢子們動了起來,場面立刻變得無比混亂。

    黑眼邁步往外走,他走過的地方,一個一個悍匪被擊倒在地,這些家伙永遠也不會明白,為什么這些身穿白衣的家伙能有連弩......

    走廊上很快倒下了一大片人,那些剛剛還囂張無比的悍匪變得慌亂起來,他們以為圍攻他們的是朝廷的戰兵,實際上,流云會的漢子們訓練就是按照戰兵的方式,走廊又狹窄,連弩幾乎能懟在臉上射,當然射的不可能是臉而是腿。

    黑眼往前走,前邊的悍匪一個一個倒下來,他走到樓梯口停頓了一下,遠處的一個悍匪嘶吼著朝著他沖過來,黑眼依然沒有看他,邁步上了樓梯,悍匪沖過來還沒有來得及把斧頭舉起,幾支弩箭射穿了他的腿,撲通一聲,人倒在黑眼身后。

    三樓。

    黑眼伸手推開門,屋子里正在喝茶的年輕男人朝著黑眼笑了笑,指了指面前座位:“流云會名不虛傳!

    黑眼道:“戚先生用這些人來試流云會的能力,損失有些大了吧!

    年輕男人搖頭:“他們不是我的人!

    他停頓了一下,看著黑眼認真的說道:“他們是來殺我的人!

    黑眼微微皺眉:“你是在借流云會的手?你可能有些誤解,流云會的手沒那么容易被人利用,會有代價!

    “如果黑眼先生愿意坐下來聽我說完,可能會沒那么生氣了!

    “你想說什么?”

    “東蜀道出事了!

    年輕男人緩緩吐出一口氣:“我師父死了!

    黑眼一怔,東蜀道古道馬幫大當家戚上允死了?這怎么可能,以戚上允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在東蜀道就相當于馬幫老當家在西蜀道的地位,動他?官府都不會答應。

    “換個地方說話吧!

    黑眼往外走:“這里一會兒會很亂!

    錦繡樓的正門已經關上,是流云會的人關上的,那些悍匪一個都沒能走的了。

    黑眼先下樓,戚散金跟在他身后,看到那一地鬼哭狼嚎的悍匪他忍不住微微搖頭:“為什么不殺?這些人都該死!

    黑眼道:“我們和你們,不一樣!

    門外響起敲門聲,黑眼擺了擺手示意開門,正門打開,刑部侍郎言白邁步走進來,看了看這一片狼藉就忍不住皺眉,他看向黑眼:“搞這么亂!

    黑眼:“我以為會更棘手,所以人用的多了些!

    言白嗯了一聲,嘆了口氣道:“讓弟兄們把連弩收一收,像什么樣子,出門被人看到了不好!

    黑眼低聲吩咐了幾句,斷隨即擺手,流云會的人開始有秩序的從后門撤出,很快地上就只剩下那些被打傷了的悍匪,門外,大批刑部緹騎刑尉涌進來。

    黑眼道:“交給你了,我還有事!

    言白點了點頭:“走吧!

    黑眼對戚散金說道:“咱們先走!

    兩個人從錦繡樓后門走,出門的時候黑眼看向錦繡樓掌柜林東臨:“一會兒兄弟們會回來幫你把樓子打掃干凈,如果你覺得這地方不吉利了,我回頭給你置辦找一個新地方!

    林東臨笑了笑:“我怕什么!

    黑眼笑著出門,帶著戚散金上了馬車,大街上已經行人不多,馬車很快就離開了錦繡樓。

    “怎么回事?”

    “古道馬幫出問題了,我不知道是為什么,我的師兄弟突然之間下手,在吃飯的時候刺死了我師父,我僥幸逃脫,一路被追殺......但我肯定問題不在我們馬幫,而在......”

    戚散金看向黑眼:“官府!

    黑眼剛要說話,忽然之間車廂碎了,一桿鐵槍如奔雷而來。(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