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夜戰
    夜晚過去,白天到來,白天過去,夜晚到來。

    殘缺不全的土城最高處,士兵舉著千里眼往峽谷口那邊看著,一眼都不敢離開。

    峽谷口附近,爬伏在草叢里的寧軍斥候小心翼翼的挪動了一下身子,借著月色往峽谷里看了看,峽谷像是一個巨獸的嘴張著,不知道下一息會吐出來什么怪物。

    就在這時候斥候聽到了一陣陣輕微的聲音,那是很奇怪的聲音,就像是戰鼓的鼓面上有厚厚的一層沙子,鼓槌落下,沙子被震了起來,可卻不聞鼓聲,只是依稀可聞沙子落下來的聲音,細碎而密集。

    來了!

    斥候猛的抬起頭,迅速的從草叢里爬起來,加速狂奔,馬藏在樹后,他飛奔過去,騎上馬朝著北馬古城這邊飛奔回來,他不敢取出來示警用的煙火打上去,那樣會讓黑武人也提前警覺,他將帶著的火折子吹亮不斷的在自己身前上下移動,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不讓亮光被身后的人看到。

    再亮的月色也照不亮整個夜晚,好在最高處的寧軍士兵注意力足夠集中,看到遠處那一點亮光飄忽,立刻朝著下邊喊了一聲:“敵襲!”

    安靜的坐在土城矮墻后的寧軍全都站了起來,在那一刻,無需有人下令。

    天空中,一只體長近三尺的雕鸮在半空之中滑過,巨大的翅膀展開讓人不寒而栗,它盯著下邊狂奔向前的戰馬,似乎隨時都想撲下去,最終讓它放棄的不是戰馬的體型,而是馬背上那個騎士身上反射的寒光。

    這種體型的雕鸮帶著一只肥重的小牛飛上天也不是難事,夜晚是屬于它的世界,哪怕是夜晚之中悄然休息的獵鷹也會是它獵食的目標。

    從天空上往下看,雕鸮展開雙翅滑行,雕鸮巨大的雙翅下,戰馬疾奔。

    似乎比人更敏銳,戰馬感受到了來自天空上的威脅,開始發力加速,戰馬的反應讓斥候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那黑影遮住月亮一閃而過,他將背后綁著的長刀抽出來,月下炸寒芒。

    雕鸮發出一聲很難聽的啼叫,展翅飛走。

    土城這邊,斥候一個一個回來,土城兩側各一里外的戰兵也分別有斥候傳訊,所有人都將硬弓摘下來,箭壺放在自己腳邊觸手可及的地方。

    “別心疼箭!

    沈冷一邊走動一邊說道:“黑夜之中敵人不好判斷我們有多少人,射出去的箭越多他們越搞不清楚,現在不是給大寧心疼銀子的時候,也別擔心射不準,聽我號令發箭!

    “呼!”

    士兵們發出低沉的回應,像是土城里蘇醒了一頭曠古的猛獸。

    地平線上,黑壓壓如同潮水一樣的黑武騎兵朝著這邊飛奔而來,若是白天看到這種萬馬奔騰的場面會讓人震撼的無以復加,而晚上,則會帶給人一種難以抵抗的壓力,會錯覺那不是騎兵而是漫卷的大浪。

    沈冷將鐵胎弓摘下來,一只手抓了三支羽箭出來壓在弓弦上,眼睛一直盯著前邊。

    其實當白天的時候看到黑武人烽火臺一座一座冒起狼煙,他就知道黑武人的援軍很快就會來了,最先馳援過來的會是白得碾成的黑武守軍,他們距離這里只有六十里。

    “放!”

    隨著沈冷一聲暴喝,聲音撕裂了整個夜晚,比沉重的馬蹄聲更有穿透力。

    呼!

    一片羽箭整齊的飛了出去,還在遠處盤旋著的雕鸮驚叫一聲,迅速的飛走。

    從地上抬頭看,會看到一道一道的黑影迅速的在月下劃過,箭的破空聲密集而恐怖。

    正在發力狂奔的黑武騎兵忽然就倒了下來,戰馬脖子上中了一箭,劇痛之下戰馬往前撲倒,馬背上的黑武騎兵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甩了出去,他落地之后慌亂的爬起來,在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就看到戰馬已經到了自己眼前,砰地一聲悶響,士兵被后面疾馳而來的戰馬撞飛出去,士兵再次倒在地上,怎么都站不起來了,劇痛之下,所有的力氣似乎都被囚禁起來。

    砰的一聲,一只馬蹄子踏在他的胸口,他的身體猛的往上彎曲,胸膛都像是被踩穿了一樣,斷了的肋骨插進內臟,血從嘴里鼻子里噴了出來。

    踩到了人的戰馬失去重心往一邊偏離,撞在身邊的另一個騎士的戰馬上,兩匹馬糾纏在一起然后同時摔倒。

    黑壓壓的羽箭從天空落下,箭插進地面的聲音和插進肉里的聲音難以分辨出來,羽箭落下的那一瞬間,馬嘶鳴,人哀嚎,夜晚給了殺戮一層遮掩,可只是一層,當這一層遮掩被解開,殺戮就會露出它本來就有的猙獰。

    一名黑武士兵的胸甲接連被羽箭洞穿,迎面而來的羽箭因為他向前的速度而變得力氣更大,箭把人從馬背上推下去,人落在地上后被戰馬踩死。

    “攻!”

    黑武大軍中,隨著有人暴喝一聲,號角聲嗚嗚的響了起來。

    沒有停頓,沒有猶豫,黑武人的騎兵朝著土城這邊沖了過來,甚至連速度都沒有減,這些士兵有的來自南院大營,有的來自各部族,有的則是從息烽口那邊戰敗逃到這里的北院大營士兵,他們都很清楚寧人是什么樣的對手,那是宿命之中的敵人。

    細密的羽箭之中,一支手臂粗的重弩呼嘯而出,強大的力量讓重弩迅速的超越了四周的羽箭,箭和重弩相比就如同飛魚,而重弩是一條龍,重弩箭如同后出發但超越了所有手下的龍王,砰地一聲戳在一名騎兵的胸口上,巨大的力度之下,騎兵的身體被撞的離開了馬背,重弩箭掛著尸體又撞在第二個騎兵身上。

    倒地的士兵在一時之間還沒有死去,低頭看著自己胸口貫穿過去的重弩哀嚎著,手想去觸碰又不敢觸碰,這是他在臨死之前對自己最后的憐憫。

    成群的戰馬載著騎士朝著土城發起沖鋒,在距離土城還有不到十丈左右的時候,戰馬忽然一匹一匹的翻倒下去,這樣的速度下翻倒的戰馬能把人摔的七葷八素,而戰馬的腿也會斷掉。

    那是陷馬坑。

    寧軍士兵在土城外邊挖出來密集的土坑,戰馬的馬蹄一旦踩進陷馬坑里立刻就會翻倒,倒下的戰馬又把后邊的戰馬絆倒,一片鬼哭狼嚎。

    倒下去的人來不及站起來就被寧軍的羽箭射翻,夜晚,就算月色再明亮也看不清楚羽箭來的方向,等到了眼前才發現哪里還來得及避開,更何況寧軍羽箭密到根本沒辦法避開。

    土城太矮了,可是在土城外面寧軍士兵擺放了拒馬樁,一根一根削尖了的木頭朝外上揚,僥幸躲過陷馬坑的戰馬來不及停住,夜色之中一頭撞在拒馬樁上,木頭深深的刺入戰馬的身體,戰馬的嘶鳴聲如此的慘烈,馬背上的騎士往前摔下來砸在拒馬樁上,馬身上涌出來的血灑了他一身。

    “將軍!”

    一名黑武校尉從前邊騎馬狂奔回來,沖上戰場一側的高坡,從馬背上跳下來單膝跪倒:“北馬古城有大隊寧軍阻攔,羽箭密集,還有重弩,他們在土城外挖了數不清的陷馬坑,我們的騎兵沒辦法沖上去!

    領軍的黑武將軍,正是科羅廖。

    他在三眼虎山關一戰之后就領教到了那支寧軍不一樣的戰斗力,寧軍的領軍將軍有兩個年輕人讓他都感覺到了害怕,一個叫沈冷一個叫孟長安,那兩個人就是兩把刀。

    他曾經感受過被那兩個人在戰場上支配的恐懼,這暗夜中再一次與寧軍相遇,他的腦海里不由自主的又出現了那兩個年輕寧將的名字。

    “寧軍大概有多少人?”

    “從羽箭來判斷,不少于萬人!

    科羅廖聽完之后沉默下來,這樣的黑夜,騎兵縱然有著無與倫比的速度優勢,可是土城外密密麻麻的陷馬坑和拒馬樁讓進攻變得異常艱難,那是寧國邊軍對抗黑武騎兵最有效也簡便的戰術,看起來并不是什么奇思妙想,可是這簡單之極的戰術卻對騎兵有著巨大的殺傷力。

    尤其是夜晚,騎兵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前邊地面上有一個一個的坑。

    “從兩側繞過去試試!

    沉默許久的科羅廖吩咐了一聲。

    將近一個時辰之后,又有斥候飛奔回來:“將軍,土城兩側有寧軍分兵把守,黑夜中看不出來有多少人,繞過去的隊伍難以攀爬上土坡,被寧軍弓箭手壓制!

    科羅廖皺眉,寧軍分配防守,密不透風,可見領兵的將軍心思細密。

    “等等,等一個時辰!

    科羅廖忽然說了一句,手下人全都怔住。

    “將軍!別古城還在等待我們支援!”

    “將軍,若是別古城被攻破的話,我們的防線就完了!

    “將軍......”

    “你們給我閉嘴!”

    科羅廖眼神驟然一凜:“難道你們說的我不知道?難道你們都比我想的更多?”

    手下人全都沉默下來,全都低下頭。

    科羅廖坐在馬背上看了看夜空:“讓士兵們施壓,但不要猛攻了,別讓寧軍有喘息的機會,從現在開始算,一個時辰之內只壓不攻,一個時辰之后組織騎兵再次沖鋒,現在先去分派斥候,看看有沒有合適的路繞過去!

    他下馬,在高坡上盤膝坐下來:“沖鋒的時候,挑選兩千人下馬,驅趕兩千匹戰馬往前沖,士兵在馬群后邊,讓馬群沖擊寧軍防線!

    他再次沉默下來,但這次沉默的時間很短。

    “兩千不夠就三千,三千不夠就五千,我寧愿損失更多的戰馬也不愿失去你們!

    眾將俯身:“將軍!”

    科羅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寧人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而我們卻越來越不了解寧人......也許天平早就已經傾斜了,而我們是要把天平壓回來的人,如果我們都死了,黑武也就完了,下令休息,一個時辰之后,我親自帶隊上去進攻,有臨陣脫逃者,殺無赦!”

    “是!”

    一群人整齊肅立:“報效黑武!”(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