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一章 疑則可殺
    迎新樓。

    葉流云瞥了一眼韓喚枝:“戚散金這個人是我早就看中的,也是我提前接觸的,你憑什么半路搶走?”

    韓喚枝笑了笑:“不好意思,他進長安的時候我就已經在盯著了,我比你先!

    葉流云哼了一聲:“胡說八道,他先去找了我流云會,怎么就是你先盯著的!

    “東蜀道古道馬幫出事,當地廷尉府就把消息千里加急的送到長安,我自然會比你先知道,事實上,戚散金進了長安之后我的人就一直護著他,我沒動手的原因是想把東馬古道的人挖出來,當然不只是他們,還有大量潛伏在長安的黑武密諜,結果你在錦繡樓搞了那么一處,讓我的計劃都泡湯了!

    韓喚枝問:“你打算怎么補償我?”

    葉流云瞇著眼睛看著他:“搶走了我的人,此時還想訛我,你要不要臉?”

    韓喚枝道:“我倒是也沒有太多要求,戚散金你就別打算要了,我打算讓他補一個千辦,你要是覺得愧疚,流云會少年堂我能不能挑一些人?雖然這樣做的話不足以讓你彌補我,但我勉強接受!

    “滾!

    葉流云道:“原來你還能更不要臉!

    韓喚枝笑了笑:“這事先不說了行嗎!

    葉流云:“憑什么不說了?”

    韓喚枝笑道:“你再說虧的更多!

    葉流云長嘆一聲:“我好不容易發現一個人可以補進來做刑部總捕,稍稍培養一下就能用,沉淀兩年總捕的位子就是戚散金的,可你卻橫刀奪愛,這事你不給我一些補償說不過去!

    韓喚枝道:“我中午陪你吃飯!

    葉流云:“我缺你陪我吃飯?”

    韓喚枝:“看,這話說的多傷感情!

    葉流云道:“吃飯放在一邊,以后廷尉府的消息如果不和刑部分享的話,我就停了流云會給你們廷尉府送消息的渠道,另外,我有辦法讓你護著的百曉堂關門大吉!

    韓喚枝搖頭:“你變了,做官使你變壞!

    葉流云:“記下來,以后等陛下回來了稟告陛下,就說你說大寧官場壞了,還不如暗道!

    韓喚枝:“我們這樣多不好,這樣吧,以后廷尉府得到的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刑部,少年堂那邊我選五十個人進廷尉府,算是代你培養,等我用三五年之后全都還給刑部!

    葉流云:“說的好像你讓步了?”

    韓喚枝:“前幾天云桑朵說,想讓你做孩子的干爹!

    葉流云:“名字的事解決了嗎?”

    “取了,一開始我想好了叫什么,阿朵覺得不好聽,后來也一直都沒想到好聽的也有好寓意的,前幾天阿朵忽然想到個名字,叫慕青,阿朵說讓孩子得記住草原!

    “韓慕青!

    葉流云嗯了一聲:“挺好!

    他楞了一下:“你少來這套,青兒的干爹是一碼事,你搶走戚散金是另外一碼事!

    韓喚枝:“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想想自己的終身大事!

    “說戚散金的事!”

    “我聽人提起過,天機票號的那個叫顏笑笑的小姑娘經常打聽你的事!

    “說戚散金的事!”

    “我見過那小姑娘,很漂亮,性格也好!

    “我的事不用你管!

    葉流云猛的起身往外走:“不可理喻!

    韓喚枝看著葉流云出門而去:“常來噢!

    沒多會兒葉流云又回來了:“這是我家!

    韓喚枝聳了聳肩膀:“說說案子吧!

    葉流云:“......”

    韓喚枝倒了一杯茶給葉流云:“看,年紀這么大了,理智一點!

    葉流云:“說案子!

    韓喚枝嗯了一聲:“我問過了,顏笑笑是平越道人,家里人曾經也在南越朝廷里做官,算是書香門第,小姑娘從小愛舞刀弄槍,劍法不俗,差一點誤入歧途,不過到了長安之后發生了變化,我還沒搞清楚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對你感興趣的,想想那么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為什么會對你這樣一個老家伙感興趣?”

    葉流云再次起身。

    韓喚枝:“說案子,說案子!

    葉流云狠狠白了他一眼。

    韓喚枝道:“抓的人都是東蜀道的江湖客,其中一部分是古道馬幫的人一部分是綠林出身的悍匪,如果沒有人給他們撐腰,他們怎么敢離開深山跑到長安城里作案,這個給他們撐腰的人......”

    葉流云點了點頭:“他們想動你,想動我,想動賴成,我們三個人若是出了事長安城就亂了,陛下說......陛下說內閣有否決的權利,而這個權利的執行者只能是賴成,賴成出事,這個否決的權利誰還敢執行?畢竟只有賴成敢去做!

    韓喚枝搖頭:“人為什么要做錯的選擇?”

    “因為擋不住誘惑!

    葉流云道:“你打算先怎么查?”

    “東馬古道的人都已經伏法,可不過是一小部分,從大寧各地進長安的江湖客數量很多,他們的目標不只是我們三個,太子殿下應該是想把陛下剛剛進長安時候的作為照搬過來用,穩定廷尉府,控制內閣,然后創建一個長安城暗道勢力來控制江湖!

    韓喚枝繼續說道:“所以我估算著,這個步驟應該是先殺我,然后殺你,最后殺賴成......我的人已經去了平越道,不過估計著康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若是康為進長安,他們就會發動最后一擊,殺賴成,控制內閣!

    葉流云的臉色凝重下來:“陛下留你我在長安,你我不能毫無作為!

    “可你我不能動太子,太子是國之儲君,儲君亦是君!

    “是啊,我們不能動太子!

    葉流云起身,在屋子里慢慢踱步:“最好的辦法,就是動如雷霆,我們不能動太子,但是可以讓太子知道,我們什么都知道!

    韓喚枝笑起來:“他們想干什么,我們就砸爛什么!

    葉流云看向韓喚枝:“江湖客和綠林客,我來接著砸,有刑部和流云會,還是砸的得動的!

    “我去查黑武密諜!

    韓喚枝起身:“不用送了!

    葉流云:“呵呵!

    然后看到韓喚枝手里抓著兩罐茶葉,他一怔:“你還能要點臉?”

    韓喚枝裝作恍然大悟,看了看手里的茶葉罐:“我這是怎么了?難道是沈冷附體了嗎?話說起來沈冷是真的不要臉,唉......以后他回來了你得罵他!

    一邊說著一邊走了,茶葉罐也沒留下。

    葉流云一捂臉:“大意了......我以為沈冷不在長安茶葉就不用藏的!

    韓喚枝在門外說道:“你看,我又給你上了一課!

    葉流云:“......”

    廷尉府。

    韓喚枝回來之后把手下千辦召集起來,因為北疆大戰,所以廷尉府的千辦從各地調往北疆的也不少,留在長安城的千辦本來有三個,方白鹿,方白鏡,聶野,可是方白鏡去了平越道,如今韓喚枝手下只有方白鹿和聶野兩個人,不過已經縫合包扎了傷口的戚散金也在書房里,韓喚枝既然打算把他留用就要提前讓他適應廷尉府的辦案方式。

    “聶野,你帶人集中查一下長安城里二十年前左右開的商鋪,不管是酒樓,客棧,賭場......全都查,這些人中說話帶有遼北道口音的重點查,在其中發現有人愛喝渤海小若葉苦茶的詳細查!

    聶野垂首:“屬下明白!

    韓喚枝道:“帶著戚散金,讓他熟悉一下!

    “是!

    韓喚枝又看向方白鹿:“你帶人去查這些年來城門守留下的卷宗,不過應該沒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卷宗二十年前的肯定不在,但也別放棄,去查查,能查出來什么是什么,總不能漏了!

    方白鹿垂首:“屬下明白!

    韓喚枝道:“記住一句話,我們是為陛下做事的,普天之下,陛下最大,我們的靠山就是最大,不用怕任何人!

    方白鹿問:“查實則抓?”

    “不!

    韓喚枝停頓了一下:“深疑則抓,查實可殺!

    “是!”

    幾個人肅立,轉身離開書房。

    韓喚枝起身走到窗口看著外面,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在沉思什么。

    那個在遠望鄉酒樓逃走的人是誰?

    這個人一定和沐昭桐以前有什么來往,苑嘯魚是為沐昭桐做事的,太子之前和沐昭桐又來往密切,當時陛下也知道,太子曾經多次便衣去八部巷偷偷見沐昭桐。

    所有的關鍵,還是沐昭桐的關系網,這個人已經死了一年多,可他依然在影響著這個大寧。

    “蘇啟凡!

    韓喚枝喃喃自語。

    與此同時,東宮。

    太子的臉色難看的好像剛剛吃了一只死蒼蠅似的,他猛的看向曹安青:“誰讓你在百曉堂動手的?”

    曹安青撲通一聲跪下來:“不是奴婢吩咐的,奴婢在那之前剛剛見過蘇啟凡,奴婢與蘇啟凡商量過,賴成不到長安,萬事不可輕動,這事奴婢還勸過蘇啟凡不要激進,蘇啟凡說廷尉府的人已經在盯著,遲則生變!

    太子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這個蘇啟凡!”

    他腳步很急的在屋子里來來回回的走動:“我說過多少次了,要謀定而動,他會壞了我的大事!”

    曹安青道:“他所聯絡的江湖客,也多數不可用,這個人......”

    曹安青抬起頭看向太子:“奴婢懷疑他是黑武密諜!

    太子的臉色一變。

    “黑武密諜?”

    太子的腳步挺住,沉默了很久很久。

    “大寧的江山,還輪不到黑武人指手畫腳!

    太子看向曹安青:“殺了他!

    曹安青臉色一喜,連忙垂首:“奴婢遵命,奴婢倒也只是懷疑......”

    “黑武人......疑則可殺!

    太子一擺手:“去安排吧!

    曹安青沒想到,自己順口胡謅的一句話也管用,他是真的胡謅,他哪里知道蘇啟凡真的是黑武密諜。(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