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 戰死
    在長安的這段日子,沈冷每天的生活顯得有些平淡,他似乎已經從每日不斷的廝殺征戰之中脫身出來,也逐漸習慣了這樣沒有波瀾的生活,可他又怎么可能一直享受寧靜,他是大寧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公,也是大寧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大將軍,他這樣的人一直放置在長安,就算陛下愿意讓他多歇歇,可是時局也不允許。

    對桑國的征討可能會比預計的提前,不管是陛下還是朝廷,都希望沈冷盡快把東海水師打造成成遠洋利器,事不等人,能等人的事沒大事。

    原來的東海水師提督海沙已經調任北疆,雖然留下了兩萬余戰兵,可對于即將開始的遠征來說,兩萬多戰兵根本不夠用,所以沈冷什么時候去東疆也就提上了日程。

    按照計劃,沈冷必須先去一趟安陽郡造船廠,提新船再去東疆。

    東暖閣。

    才三月初,皇帝就已經不愿意再住在東暖閣,動念想搬到更自在些的肆茅齋里。

    桑人的案子不歸沈冷管,他只是兼職幫忙,他的正事是水師,陛下召他來就是想讓他盡快到安陽船塢去一趟,另外順便再幫幫刑部徹查江南織造府的案子,江南織造府也在安陽郡,所以這次葉流云要和沈冷同行。

    “桑人的案子有什么進展?”

    皇帝看向站在不遠處的韓喚枝。

    “回陛下,已經追查到的全都伏法,不過應該不是全部,將軍須彌彥至今下落不明,他在一路上都有留下的記號,從現在搜查到的消息來看,他應該已經逼著桑人離開長安附近,一路向東,至今已有十余日,上一次查到記號所在,是在距離長安二百里的咸陰縣!

    皇帝嗯了一聲,看向沈冷:“你的人也沒辦法找到須彌彥?”

    “臣的人也沒找到,他刻意隱藏了行跡,顯然是不想給那些桑人留活口!

    皇帝點了點頭:“廷尉府著人緊盯著就是了,桑人的事不是大事,不過是想把英條柳岸救走罷了,朕已經著人把英條柳岸轉到了刑部大牢里,交由緹騎看押!

    他看向葉流云:“這次南下你為主官,協調調度諸多衙門,朕想了想,你執天子劍南下,朕再撥給你一千二百禁軍!

    葉流云連忙俯身一拜:“臣定將江南織造府的案子查的清清楚楚!

    皇帝把東暖閣墻上掛著的劍摘下來:“你帶劍南下,如朕親臨!

    本來沈冷南下還和茶爺商量了一下,想帶著孩子們一同走走,看看江南風光,可是珍妃不放人,只是不許,茶爺也無奈,這兩個小家伙離開宮里兩天珍妃就想的受不了,要么自己跑來沈冷家里,要么就派人讓珍妃帶孩子進宮,下江南一來一回少則半年,珍妃怎么可能答應。

    所以茶爺只好也留下,和沈冷約定好了,也和珍妃好好說過,這次從江南回來之后茶爺要帶著孩子去東疆,沈冷在東疆練兵,只怕未來幾年都不會離開那了。

    珍妃自然舍不得,可也不能過分阻止,畢竟讓孩子與父母分開是很殘忍的事,所以珍妃的條件就是沈冷南下不要帶孩子,東去可以帶。

    一想到將來要和孩子們幾年不見,珍妃也不知道哭過幾次。

    將軍府后邊有一片空地,沈冷從未央宮出來之后就和茶爺帶著孩子們來空地上放風箏,茶爺坐在那看著沈冷帶著兩個小家伙瘋跑,雖不說,可心里怎么可能沒有不舍,冷子這次離開長安又要至少半年不見,她只是不愿意表現出來。

    傻冷子太忙,已經好久沒有對她說過好聽的情話,可土可土的那種,她愛極了的那種情話。

    兩個孩子一人抓著一個小風箏跑著,沈冷已經把他的大風箏放到了高處,他的風箏是一只雄鷹,他拉著線走到茶爺身邊坐下來,指了指風箏:“看,那只雄鷹,像不像你威武的丈夫!

    茶爺噗嗤一聲笑出來。

    沈冷把風箏線遞給茶爺:“給你!

    茶爺看著沈冷,大眼睛那么漂亮。

    沈冷揉了揉茶爺的頭發:“我是一只帶著線的雄鷹,可以飛過千山萬水,可是線在你手里,你放線我就飛,你收線我就回,你知道的,不管什么時候,你只需說一聲我就飛奔向你!

    他在茶爺耳邊壓低聲音說道:“一切都在你掌握,長短高低都在你手里,你讓我長我就長,你讓我短我就短!

    茶爺臉一紅,有些小羞澀。

    然后一腳把沈冷踹倒一邊。

    沈冷拍著屁股上的土回來:“明天就要和葉先生一塊南下,我主要是去安陽船塢提船,所以很快就會往回返,等我接了你們一起去東疆,那邊氣候比長安要好一些,知道我為什么想要帶著你嗎?就是因為那邊氣候好啊,一朵漂亮的花兒,在氣候好的地方會更漂亮!

    茶爺笑問:“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蟲子,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沈冷點頭:“有時候會在你肚子里,進進出出的!

    茶爺又一腳把沈冷踹出去,沈冷又拍著屁股上的土回來。

    “南下小心些!

    茶爺抬起手把沈冷衣服上沾著的草葉拿下來:“江南織造府那邊涉案的官員足有上千,可是何止這千余人,他們手下,他們四周,為了銀子而聚集起來的人就會更多,婁予是江南織造府的主官,也并非他一句話就能把東西變成銀子,江南道的暗道勢力多半都會被他利用,上上下下,因為這個案子而牽扯到利益的人只怕萬人是有的!

    她看著沈冷的眼睛:“那么大的一筆銀子沒了,而且還可能讓每個人都被國法處置,他們會變得瘋狂起來!

    沈冷笑道:“一些蛀蟲而已,塞外虎狼尚且不懼,還怕蛀蟲?”

    他拉起茶爺的手在嘴邊親了一口:“還是說說我們今夜如何度過美好時光的事比較重要!

    遠處,小沈繼抬手捂住了小沈寧的眼睛:“別看,他們不知羞!

    小沈寧問:“不知羞是做什么?”

    小沈繼哼了一聲:“啃手!

    小沈寧想了想,點頭:“我原來也啃手,娘親說過我,后來我乖了,也就不啃手了!

    小沈繼道:“你那沒事,自己啃自己的手也就是小羞羞,爹啃娘的手,是大羞羞! 手機端::

    小沈寧:“爹是餓了吧,我得告訴爹,啃指甲雖然好玩可是不解餓啊爹一定是自己的指甲啃了不夠吃,然后又啃娘親的對不對?”

    小沈繼想了想,妹妹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在長安城的這段日子沈冷答應了茶爺答應了孩子們,每天下午都會陪著他們,憂愁使人覺得時間太慢,而快樂使人覺得時間太快,很快天色就變得暗了下來,帶著孩子們回家之后沈冷就進了廚房忙活,茶爺則和孩子們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一邊講故事一邊等沈冷把飯菜做好。

    不知不覺,還沒有吃飯的兩個孩子靠在娘親身上睡著了,沈冷端著飯菜出來,看到之后忍不住怔了一下。

    “他們兩個真懂事!

    沈冷嘴角上揚:“知道他們的爹娘今天晚上有正經事,所以趕緊睡著了!

    兩個人把孩子抱進屋子里放下,可能是玩的太累,所以睡的很香,兩個人回到飯桌那邊坐下來,茶爺取了一壺酒來,給沈冷滿一杯,自己滿一杯。

    “明天臨行之前去看看先生吧!

    茶爺看著沈冷:“他也想你,也想孩子,可是覺得住在一起會影響我們所以一直住在外邊,先生也辛苦!

    沈冷點頭:“我知道,想好了的,明天出發之前先去見先生!

    茶爺低頭看著酒杯:“繼兒說,他覺得他爹是天下最好的男人!

    她抬起頭,臉色微紅。

    “她娘挑的人,當然是天下最好的男人!

    小酌可怡情。

    所以今夜很有情。

    可是就在燈火剛剛滅了的時候,將軍府外邊有一匹快馬飛奔而至,馬背上的騎士跳下來,快步上了臺階敲門:“請速速通傳,陛下召沈將軍入宮,有緊急軍務!”

    沒多久屋子里的燈火又亮起來,披了衣服的沈冷快步出門,他回頭看了茶爺一眼:“等我回來!

    長安城里不許縱馬,尤其還是晚上,可見事情有多緊急。

    “什么事?”

    沈冷出了門問。

    來傳信的人搖頭:“卑職也不知道,南疆送來緊急軍報,連夜送進宮里,陛下就立刻吩咐請大將軍進宮議事,除了大將軍之外,內閣首輔大人也已經進東暖閣了!

    沈冷一驚。

    南疆戰事,南疆還有什么戰事,莫非是莊雍出了事?

    一瞬間,沈冷的心就提了起來。

    親兵牽馬過來,沈冷和傳信的人一同,兩匹馬穿過大街直奔未央宮,馬蹄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那么大。

    東暖閣,沈冷邁步進門,才進來就看到陛下臉色帶著怒意,賴成等內閣大人們也在,禁軍大將軍澹臺袁術也在,東暖閣里至少有七八個人,每個人臉色都有些難看。

    沈冷俯身一拜,皇帝搖頭,把手里的軍報遞給他:“你看看吧!

    沈冷雙手伸出去接,竟是控制不住,兩手都在微微發顫。

    莊雍無事。

    杜威名,戰死。(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