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突變
    破銅羊臺城并不是什么難事,可若想全滅城中守軍也不容易,沈冷下令四門皆堵然而兵力并不足夠支撐,銅羊臺城規模不小,三萬兵力無法完成合圍,東門這邊主攻,兵力占去大部分,其他三門圍而不攻,后闕國守軍卻沒有上當,并未把多數兵力調集至東門死守,而是在第一時間就選了最薄弱的地方突圍而出,喊著口號要與銅羊臺城共存亡的闕月生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決定,放棄。

    城破之后,沈冷下令在城中四處高喊小張真人,也很快把人找到。

    這一戰已經過去了兩天半黑眼和周東吳兩人才到西甲城,得知之后全都懵了。

    大將軍府。

    談九州看了看手下眾將:“此時還不宜繼續攻打后闕,所以我將調派一人領兵三千往銅羊臺城駐守,看看后闕國那邊什么反應,令斥候四周偵查!

    眾將遵命,有人發現沈冷不在。

    “安國公呢?”

    “唉”

    談九州捂著臉低頭:“奇恥大辱!”

    “?”

    “怎么了大將軍?”

    “出什么事了大將軍?”

    談九州嘆道:“我竟是被一個江湖騙子給騙了,那哪里是什么安國公,是個假的!”

    這一下整個大廳里全都炸了鍋似的,所有人都懵了,那個帶著三萬新軍勢如破竹一般攻破了銅羊臺城的是假的安國公?這怎么可能,安國公來的時候大將軍可是到城門外親自迎接進來的,兩個人又不是第一次見面怎么可能認錯?

    “大將軍,到底怎么回事啊!

    “是啊大將軍,我也見過安國公,上次與吐蕃人一戰的時候安國公也在此間,我們還曾并肩作戰,萬萬不會認錯的!

    “我也以為是真的!

    談九州一臉怒意:“我也沒看出破綻,正因為熟悉那張臉,所以連他的鐵牌都沒檢查,誰想到居然是個假的,就在剛剛,從長安城有大內侍衛副統領帶人趕來,說一路上有人假冒安國公招搖撞騙,他們奉陛下旨意把這個假的安國公帶回長安受審!

    “這這也太荒唐了吧!

    “就是啊,怎么可能是假的,就算人是假的,可那領兵作戰的氣勢絕對不假,是不是來的人搞錯了?”

    “怎么可能錯了!我這是第二次見安國公領兵了,不可能出錯!

    “大將軍,還是在仔細查查吧!

    談九州站起來,看起來真的是又怒又羞:“我確實沒有看出來此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非但面容看著極為相似,便是說話聲音都足可亂真,還是大內侍衛副統領黑眼趕來之后將此人在我房中當場識破,檢查他的大將軍鐵牌發現根本就是假的,哪里是鐵牌,是木牌雕刻而成!

    眾人一臉懵的看著談九州,都不太相信居然有人敢假冒安國公。

    “是個仰慕安國公的年輕人,覺得自己也能成就一番事業,所以才會假冒他來西疆!

    “信呢?”

    有人質疑:“大將軍,你不是說那封信不可能造假嗎?”

    “信是真的!

    談九州硬著頭皮繼續圓謊:“信是安國公出長安城的時候給我所寫,這個他因為拋頭露面所以被人看到,于是那年輕

    人便生出這般荒誕離奇的想法,假扮安國公一路往西來了,此人,此人倒也是個人才,熟讀兵法,更是仔細鉆研過安國公打過的每一戰!

    眾人還是難以理解,他們可是眼睜睜看著安國公把銅羊臺城打下來的,大將軍本來是趕了過去,可到城下的時候安國公已經領兵進城,快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這事咳咳,這事我也還說不清楚,先等等黑眼副統領的審問吧,有消息我會告訴你們!

    談九州清了清嗓子:“諸位也都辛苦,回去好好休息,但不能放松,大戰在即,諸位還需多謹慎小心!

    眾人連忙抱拳,心說大將軍看起來也有些不正常了,可轉念一想,大將軍被一個年輕人騙的團團轉還把這騙子當上賓款待,所以大將軍這反常也就可以理解。

    大將軍府,書房。

    沈冷坐在那看著黑眼:“這是什么狗屁辦法!

    黑眼:“你有辦法嗎?”

    沈冷低頭。

    確實沒辦法,都是他自己一時疏忽所致。

    “又不損壞你的名聲,還不損壞陛下名聲,當然損壞了一點點談大將軍名聲”

    黑眼嘆了口氣:“這已經是沒辦法之中最好的辦法,你還是盡快回東疆,我一會兒帶著廷尉府的人裝模作樣的把你押送出西甲城,到時候應該會有不少菜葉子往你臉上招呼,你忍忍”

    沈冷:“好歹弄一輛封閉的馬車!

    小張真人坐在一邊,怯生生的說道:“都是我的錯!

    沈冷看向她:“你回去之后好好閉門思過!

    小張真人連忙低下頭:“是可我還不想回去!

    “為什么?”

    沈冷道:“你的事已經了了,你也該回長安了!

    “我留下,可以幫忙!

    小張真人說話的聲音依然很小,但倔強:“我是真的”

    沈冷氣的胸口悶。

    “陛下那邊應該也在想補救的辦法!

    大將軍談九州從外邊邁步進來:“我這邊好歹圓了些,可他們八成是不信的,不過好在有一位真的大內侍衛副統領在,所以這事他們不信也只能信,雖然荒誕,可總比真的安國公在這要好,這件事不僅僅是安國公一人的疏忽,我也有責任!

    談九州坐下來:“可惜了,本來還想讓你背開戰的鍋!

    沈冷道:“一個假的背鍋也行!

    談九州:“我都已經在手下人面前很蠢了,再讓一個假的安國公背開戰的這口鍋,傳揚出去我臉面還有多少?”

    沈冷長嘆一聲:“第一次,不是因為打仗而犯愁!

    “你就多小心吧!

    談九州道:“這件事不管真的假的,長安城里得到消息一定會有人參奏你,你還是盡快趕赴東疆!

    沈冷嘆道:“從大寧最西邊走到大寧最東邊,要走差不多一年!

    “這樣!”

    談九州忽然想到了辦法:“你先假裝被押送走,我再安排人假扮你的親兵營,你出城走一段再帶人回來,就說聽聞有人假扮你到了西疆,原本已經在趕赴東疆半路的你立刻請旨來這邊,陛下準了!

    沈冷眼神一亮:“果然

    姜還是老的辣!

    “呵呵!

    談九州看了他一眼:“那你怎么回去解釋?滿朝文武都知道你去東疆了,時間上根本對不上,陛下都沒辦法遮掩!

    “你還是走吧!

    談九州搖了搖頭:“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也不指望你背開戰的事了!

    沈冷也沒辦法,又和黑眼他們商量了一會兒,決定下午就出城,選一隊廷尉府的人把沈冷押送出去,出城之后再說,一路趕赴東疆的話,用最快的速度,輕車簡行比大軍行走要快的多,大概有仈jiu個月沒準也能到東疆了。

    可就在這時候外面有親兵急匆匆跑進來:“大將軍,緊急軍情!”

    談九州和沈冷同時站起來:“什么事?”

    “西域西域人的聯軍,浩浩蕩蕩,漫山遍野!

    沈冷和談九州同時邁步往外走,談九州停了一下:“你不能去!

    沈冷一怔。

    談九州帶著人離開書房,親兵一邊走一邊說道:“西域人聯軍來的極快,剛剛分派過去的王久生將軍帶著三千戰兵駐守銅羊臺城,才進去西域聯軍就到了,從南,西,北三個方向而來,不計其數。

    “立刻傳令讓王久生帶人回來!

    “來來不及了!

    親兵的臉色極難看:“發現敵情的時候已經在二十里外,王將軍剛剛進城,至少兩萬騎兵從西南方向過來,三千戰兵出城又被逼了回去,敵人應該已經知道銅羊臺城已經被攻破的消息,所以直接堵的就是銅羊臺城東門,東門殘缺,咱們攻城的時候破壞了很多地方,城門都沒了!

    “騎兵打的什么旗號?”

    “吐蕃!

    一邊說話一邊疾行,談九州快速登上城墻往對面看了看,遠處已經塵煙激蕩,黑壓壓的軍隊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此時王久生那三千人已經撤不回來了,兩城只隔著幾十里,可這幾十里路就變成了鬼門關,各路西域大軍就好像形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旋渦,銅羊臺城就是旋渦正中。

    “大將軍!”

    所有將來全都趕來。

    “大將軍,讓我帶兵去接王將軍回來!

    “大將軍,我也愿去!

    “大將軍,不能再等了,西域人有備而來,看規模兵力已經匯聚不下數十萬,再不救援的話王將軍危矣!

    談九州臉色凝重,他何嘗不想救?

    可是西甲城內,騎兵不過幾千人而已,西域征戰靠的是重甲,以步兵為主,便是西疆武庫訓練的也都是步兵,此時以幾千騎兵沖擊數十萬敵人合圍,無濟于事。

    “大將軍,有人往這邊過來了!

    瞭望手高喊一聲,眾人看過去,見一隊大概數百人的騎兵朝著西甲城這邊過來,不多時,這隊騎兵在城外百丈左右停住,為首的那個年輕將軍獨自催馬過來,竟然是已經逃離銅羊臺城的闕月生。

    “沈冷何在?!”

    闕月生在城下抬頭看著,大聲喊道:“剛剛攻破我的銅羊臺城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對吧,沈冷不是很厲害嗎?現在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我聽聞西疆之地,寧名將眾多,可我不點別人,我只點沈冷出來,他以奸計攻破銅羊臺城我不服氣,城外曠野一戰,沈冷!可敢出來!”(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