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偉略
    長寧帝軍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偉略不鹿城。

    鐵曠只帶著一百多名斥候歸來,不能說一無所獲可是和預期差距太遠,所以他覺得自己無顏面對父親,更何況還丟了他父親送他的鐵槍,這么多年來他一直將那桿鐵槍視為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那是他唯一能感受到父親疼愛的東西。

    將軍府,鐵曠進門的時候往四周看了看,府里已經很空,基本上需要帶走的東西都已經裝車,不能帶走的東西都已經毀掉,他知道父親絕不會給寧人留下,哪怕是一張紙也不會。

    院子里有個不算很大的荷池,這個季節荷池光禿禿的,連原本歡快的魚兒都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沒有人喂養它們能不能熬過這個冬天。

    他父親就站在荷池邊上,在看到父親的那一刻鐵曠楞了一下,因為他發現父親的腰板已經沒有印象中那么挺直,然后才醒悟過來,不知不覺間父親已經是快六十歲的人。

    “父親!

    鐵曠緊走幾步,俯身一拜。

    “吃虧了?”

    雅什沒回頭,依然看著荷池問了一句。

    “是”

    “你能回來就好!

    雅什吐出一口氣:“不過你錯了!

    “我”

    鐵曠單膝跪下來:“請大將軍責罰!

    這一聲大將軍,是他最后的倔強。

    “起來吧,本來想責罰你,可這個時候不對,我說你錯了是和我的想法不同,如果拋開這個不談你的做法就沒錯,你是軍人,是我的兒子,是我教導出來的人,所以你骨子里有一種勇氣和責任擔當,你想保護好吐蕃,保護好這里的每一寸土地,因為這個你才去找寧人的麻煩,我沒有理由責罰一個想保家衛國的軍人,更沒有里有對一個謹記父親教導的兒子發脾氣!

    鐵曠鼻子一酸:“父親是我錯了!

    “哪里有那么多對錯!

    鐵曠轉身看向自己兒子,眼神里難得的出現了他很少出現的疼愛。

    “對錯”

    他指了指不遠處的亭子,鐵曠隨即邁步跟上去。

    雅什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為了把少主能安全送到王庭而和寧人暗中聯絡,你說是對還是錯?”

    鐵曠一怔,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

    “父親不會錯!

    “我自己都不知道對錯我曾不止一次對手下人說過,從穿上軍服的那一刻起每個人的命都不是自己的,而是這個國家的,當這個國家需要我們付出生命的時候,那是我們的榮耀,可是人總是會面臨各種艱難的抉擇,安息人和后闕人樓然人霸占了我們的王庭,王庭不歸,吐蕃將滅,國都是什么?國都是百姓們心中的信仰,若是國都拿不回來,信仰不在!

    “我一直都在矛盾著,如果我們緊守此處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不去管什么王庭,只要在這不鹿城輔佐少主也未必不能堅持下去,可是孩子寧人是不會讓我們安安穩穩按照自己的心意過日子,寧人不攻我們,也會把安息人和西域諸國的軍隊放過來,與其如此,還不如我們和寧人合作,這里送給寧人了,換我們能安然出去和安息人打和那些叛賊打!

    “吐蕃不是只有我們這些人,當少主回到王庭登高一呼,我相信還會有無數的吐蕃人趕往

    王庭,他們會拿起武器守衛都城守衛吐蕃最后的尊嚴!

    這是這么多年來第一次雅什和鐵曠說了很多話,所以鐵曠一時之間有些恍惚,他父親說了些什么他沒有都聽清楚,卻想著若是一直這樣下去也好,父親說著他聽著,就好像小時候父親把他抱在膝蓋上給他將那些神話故事。

    每一個神話故事里都有英雄,要么一個要么很多個,所以從那時候開始鐵曠就想做一個英雄,到后來他發現原來英雄就在自己身邊,他的父親就是最真實的英雄。

    “孩子!

    雅什在涼亭里坐下來,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來!

    鐵曠有些受寵若驚,連忙在父親身邊坐下來,可是有些局促不安,看到他這個反應雅什有些心疼。

    “我知道,這些年來一直都待你太嚴苛,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沒有夸過你,你以為是我偏心我沒有偏心,我是想把這數萬大軍交給你,你做的多好我都覺得不夠好是因為我知道你能做的更好,如果沒有這次戰爭,神鹿軍會交在你手里,而不是野年原!

    鐵曠眼睛發紅,起身拜倒在地:“是我讓父親失望了!

    “沒有啊!

    雅什伸手把鐵曠扶起來:“你從不曾讓我失望,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我也很想夸你,但我不希望你驕傲自滿,你小時候我就對你說過,將來你也要穿著戰甲成為吐蕃的英雄可是現在,英雄與否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不管用什么樣的手段也要回到王庭去,讓吐蕃的大旗繼續飄揚在王庭的城頭!

    他朝著遠處招手:“把東西拿過來!

    兩名親兵抬著一桿長槍過來,雅什起身,一把將長槍抓起來:“我這一生一共用過三條鐵槍,之前送你的那條是我的第一件兵器,我十五歲到二十六歲一直用,用了十一年,這條長槍是我二十六歲開始用到四十五歲,是我所用長槍之中分量最重的一條,現在我已經沒有那么多氣力一直用它,我把它傳個你!

    他把長槍拋出去,鐵曠一把抓住。

    “做我的先鋒官!

    雅什緩緩吐出一口氣:“如果我們父子能護送少主回到王庭,最起碼對得起身上的這件戰袍,也對得起我們手里的鐵槍!

    “是!”

    鐵曠雙手捧著鐵槍單膝跪倒:“我將帶著先鋒軍走在最前!”

    寧軍大營。

    沈冷看著面前的地圖,手里把玩著一根金簪,這根簪子他時不時拿出來攥在手里,因為這根簪子不是他這段日子收集來要送給茶爺的,而是他送給茶爺的第一根金簪,那時候他才剛剛進水師沒多久,用一個金錠給茶爺打造了第一根簪子,剩下的金子也裝進荷包放在茶爺手里。

    后來茶爺希望把他這根簪子一直帶在身上,金簪上茶爺刻了兩個字,一個是冷,一個是茶。

    他低頭看了看簪子,忽然笑起來,他想起來茶爺把簪子遞給他的那一幕。

    “為什么是一個冷字一個茶字?”

    沈冷看向茶爺:“不應該是顏字?”

    茶爺理所當然的回答:“不好刻!

    沈冷笑了笑,把簪子收進懷里,他轉頭看向陳冉他們:“給戊字營傳令,如果雅什的大軍到了就打開城門放過去!

    陳冉立刻應了一聲,吩咐傳令兵趕去魔山關。

    “你在猶豫?”

    陳冉安排了人后看向沈冷:“猶豫什么?”

    “雅什是個值得尊敬的敵人,他兒子鐵曠也是!

    沈冷的視線離開地圖:“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把我換成他們的話,我和他的選擇會不會是一樣的沒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我覺得應該給他們一個守護尊嚴的機會,放過去吧,鐵曠也放過去,想了好幾日,讓他去多殺幾個安息人也好!

    方白鏡他們全都長出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知道這個決定是對的。

    “派人去聯絡一下雅什!

    沈冷看向聶野:“我想和他見一面!

    聶野點頭:“我現在就安排人!

    沈冷又看向站在一側的庚字營將軍楊恨水:“雅什的人離開不鹿城之后,勞煩將軍帶一萬兵力過去,不鹿城是東南要地,穩守不鹿城,非但能把控這一帶,還能打通往大支國的通道,派人率軍攻入大支國,西域聯盟就會更分散,大支國雖然只有不足萬人的兵力在那邊,可大支國一撤兵,其他西域小國也會軍心動搖!

    楊恨水俯身:“卑職立刻去整頓兵馬!

    “不急!

    沈冷道:“等我和雅什見過面之后再帶兵過去!

    楊恨水有些疑惑:“為什么要等見過面之后?”

    沈冷沉默片刻,搖了搖頭:“讓他安心上路!

    他緩步走到門口,看著外面已經逐漸蕭條的世界:“派人給談大將軍送信,冬天來了,是時候結束這一場亂糟糟的戰爭,也是時候讓那些自以為是的西域人體會到什么叫疼!

    “是!”

    所有人全都肅立。

    沈冷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他們鬧騰的足夠久了!

    與此同時,長安,未央宮,東暖閣。

    皇帝坐在書桌前看著鋪在桌子上的西域百國圖,皺著眉沉思了一會兒,起身:“這一仗已經拖的足夠久了,從戰爭一開始談九州就派人給朕送來一份奏折,他說這一仗的結束當在冬天,朕明白他的意思,西域人的糧草消耗已經到了極限,冬天他們會過的很難受他們難受,可朕不能讓朕那些在西疆為國而戰的將士們難受!

    他看向賴成:“朕要求內閣知會各部準備的補給發過去了嗎?”

    “兩個月之前就已經發出去了,是武院的那批年輕人護送,算計著日子應該已經快到西甲城,按照陛下的吩咐,冬衣每個人最少兩件,要能換洗,棉靴每個人要有兩雙以上,這些物資臣派人都清點過,沒有疏漏!

    賴成俯身道:“除了冬衣之外,戶部調派的軍糧也已經應該送到西甲城,最主要的是,在北邊的那支隊伍也能抽身出來了!

    皇帝嗯了一聲:“這一仗打完之后,朕對大寧最后一塊不穩定的地方也能徹底安排好!

    他長出一口氣:“草原啊”

    他的視線落在地圖上,那一片浩大的草原。

    “朕還沒有去過草原!

    皇帝看向賴成:“安西都護府的第一任都護人選你看誰合適?”

    “陛下不是心里已經有人選了嗎?”

    賴成笑了笑:“還有誰比韓大人更合適?”

    皇帝也笑起來:“是啊朕答應過他的!( 長寧帝軍 http://www.lshrjt.live/1_1288/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