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玄幻小說 > 巫師不朽 > 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統一戰線
    “幸好不是我們……”

    這一刻,在廣場之上,感受著前方阿帝爾身上傳出的那一道殺戮神域,在場的諸多祭司心中一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一刻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輕松。

    對他們來說,阿帝爾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凝聚出神域,獲得了自身的權柄力量,這固然值得震驚。

    但最令人注意的還是對方的選擇。

    神域之力一旦成型,就代表著未來的方向已定,從此必然要沿著這個方向前進,沒有什么樣的變化基本如此,不會有什么樣的改變。

    而一位新晉的半神往往會與之前的神明產生權柄之上的沖突。

    原因很簡單,因為在這個世界之上,但凡是稍微像樣一些的權柄,都早早被先來者占據了,被過往的那些神明直接占據,根本沒有留下絲毫的余地。

    權柄,不是能夠領悟就可以掌握的。

    這玩意兒類似于一個蘿卜一個坑,你光是自身能夠掌握還沒有用,要有那個位置讓你上位才行。

    而在前方已經有人上位的情況,后來者想要上位,那該怎么辦呢?

    那便唯有一個辦法。

    發動神戰,從前代神明的手上硬生生地將權柄力量給直接搶過來。

    這就是半神想要上位的主要方式。

    在一般情況下來說,神明身為權柄的掌握者與先行者,往往占據了極大的優勢,對于后來的半神完全可以處于一種俯視的態度,根本不用太過于在意。

    但是在眼前的這種情況卻又不同了。

    在眼前的情況下,諸神陷入沉寂。此刻大地之上沒有任何一位神明是處于巔峰狀態的,不是處于沉寂之中,就是還沒有恢復巔峰的實力。

    這種情況下,神明本身所能夠動用的力量僅僅只有他們所遺留下來的教會,還有他們曾經的神器本身。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與一位正處于巔峰的半神對峙,那么結果無疑是十分不妙的,會有極大的風險產生,說不定真的會有一場神戰發生,將現有的神明拉下神壇。

    而眼前的阿帝爾既然選擇了殺戮的權柄,將自身的神域凝結成殺戮神域,那么就意味著未來的方向已經決定,將目標指向了殺戮之神這一位神明。

    將目標指向了殺戮之神,這自然就意味著他們背后所在的神明可以避免與眼前的阿帝爾為敵,不用在接下來的時日里遭受一位半神的打擊。

    明白了這一點之后,他們心中自然松了一口氣,不再像之前那樣擔驚受怕。

    “殿下已經凝聚殺戮神域,在場的諸位大人想必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聽聲音像是一個柔和的女人開口,此刻在原地諸多祭司的耳邊不斷回旋。

    瑪爾身上穿著一身白袍,一頭長發輕舞,這一刻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就這么沿著廣場的中央道路一路向前,走到了阿帝爾的身前。

    她站在了阿帝爾的身前,這一刻轉過身,望著下首的諸多祭司,這一刻仿佛成為了阿帝爾的代言人,在這里開口道。

    “殺戮之神在過去的無數年以來,在整個世界之中引起紛爭,造成了不知道多少殺戮……”

    “相信對于這些,在場的諸位也早已經有所體會了吧……”

    瑪爾臉上帶著笑容,這一刻望著下首,笑著開口說道:“阿帝爾殿下欲發動征戰,在整個大陸之上發起對殺戮教會的征伐……”

    “不知道在場諸位是否愿意加入其中,與我們一起,向殺戮教會討回過往的血債……”

    來了……

    聽著前方瑪爾的話,在場眾人心中凜然,這一刻都明白正戲到了。

    阿帝爾在這個地方舉行慶禮,自然不是單純的請客吃飯的,除了讓他們見證一位半神的登頂之外,還有著召集諸多教會的意思。

    這就是要統一其他教會的意向,讓諸多教會一同與其聯手,共同打擊某一個目標。

    對此,在場的諸多祭司心中早有預料,也早就有所準備。

    因此,此刻他們略微沉思了片刻,隨后便抬起了頭,對著前方的瑪爾,感受著那神座之上,散發著神性光輝的阿帝爾,紛紛給出了答案。

    “這是當然……”

    “打擊邪惡的殺戮教會,這是所有人都應該做的事情……”

    “我們愿意協助殿下,一同征討殺戮教會……”

    一道道聲音在眼前不斷浮現,在這個地方不斷響起。

    對于在場的這些祭司而言,這是根本無需要糾結的答案。

    一位正處于巔峰的半神,還有一個幾乎人見人厭的殺戮教會,這兩者之間該如何選擇,是十分清楚的事情。

    殺戮教會的確是人見人厭,在過往的無數年時間里,殺戮教會在大陸之上挑起紛爭與殺戮,為殺戮之神收集力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勢力。

    可以說在場的諸多教會之中,幾乎就沒有沒被殺戮教會所得罪過的。

    就連實力最強的太陽教會,在前些年的日子里,同樣在殺戮教會手上吃了一個很大的虧,足足十幾名傳奇祭司死在了一位殺戮之子手上,至今仍在對其進行討伐。

    因而加入眼前阿帝爾的陣營,支持其對殺戮教會展開征伐,這是一件不需要考慮的事情。

    此刻當著對方的面,若是還有所遲疑,甚至是不肯加入,恐怕就要被對方暗自記下,在日后展開報復了。

    眼前能夠來到這個地方的祭司們,基本上都在來的路上就早早想好了這其中的關鍵,此刻自然不會有多少遲疑,直接就紛紛點頭,表示答應了。

    望著眼前不斷點頭的諸多祭司,聽著他們的答復,瑪爾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

    對于在場諸多教會祭司如此的反應,她其實并不意外,心中早已經有所預料。

    不過盡管對此早有所預料,但是真正看見答復之后,他還是不由得心中有些欣喜。

    諸多教會的支持對于阿帝爾而言還是極其重要的。

    作為這個時代第一個晉升的半神,阿帝爾的力量雖然蓋世無雙,在眼前這一個時代堪稱無敵,但畢竟勢單力薄。

    單單論力量而言,阿帝爾的力量的確強大,在眼前這一個時代無人可敵,但論及其他的一些領域,他便不如眼前的這些教會了。

    畢竟,眼前的這些神明教會作為神明所遺留下來的力量,每一個都在大陸之上存在了無數年的時間,其影響力也是方方面面的。

    他們的硬實力可能比不上阿帝爾,但在一些軟實力上,阿帝爾就遠遠不如了。

    畢竟說到底,阿帝爾的實力雖然強大,但畢竟崛起太過于迅速,從降臨到這個世界到如今,一共也就一百年的時間。

    一百年的時間,盡管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算得上是漫長,但還不足以阿帝爾的力量影響到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不足以將觸手蔓延到每一個角落。

    因而能夠獲得這些神明教會的支持,阿帝爾之后對殺戮教會的征討必然會更加順利許多。

    在得到明確的答復之后,眼前的氛圍一下子就平息下來。

    原地的氛圍顯得平和了許多,這一刻下方的諸多祭司臉上都帶上了笑容,原本心中所殘留著的些許緊張這一刻消失無蹤,顯得輕松了許多。

    他們一個個笑容滿面,在這個地方坐著,就這么望著前方的阿帝爾,等待著他的開口。

    于是接下來,阿帝爾也開口,主動開始講解起了自身的部分經驗。

    他所講解的不是別的,并非是某些高高在上的知識,也并非是涉及神明的領域,而是傳奇領域的一些知識與體悟,其中包含了構建領域的經驗,還有更進一步的那種體悟。

    頓時,在場的諸多祭司眼前紛紛一亮。

    能夠從各個教會來到這里,被各個神明教會派出充當代表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弱者,在各自的教會之中實力都十分強大,哪怕實力最次的那一個也相當于三階巫師。

    而這個層次,對于傳奇領域也是最為接近的,因而在此刻,他們眼前一亮,在這里認真傾聽,不敢有絲毫的放松,生怕錯過了什么內容。

    他們在這里進行傾聽著,然后在上首,阿帝爾安靜在那里講解,這一刻原地的氛圍一時平靜,現場十分融洽與和諧。

    在一旁,那個名為凱特的少年靜靜駐立在那一邊,這一刻望著下首臉色認真,一個個都帶著強烈求知欲的臉龐,臉上也不由露出了微笑。

    時間就這么慢慢過去。

    不知不覺之間,這一場由阿帝爾所舉辦的慶禮已經足足舉行了數天時間。

    在這數天的時間里,阿帝爾一直在那里講解著,直到眼前的慶典結束,才慢慢停了下來。

    等到阿帝爾的身影在原地消失,那一股神秘的光輝從眼前的地域之中不見,前方的那些祭司心中才有所明悟,心中若有所失,也若有所得。

    最后,他們各自嘆了一口氣,彼此相望,各自從這個地方起身,在瑪爾等人的陪同下向著外界走去了。( 巫師不朽 http://www.lshrjt.live/1_1704/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