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網游小說 > 無恥術士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老師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失樂園。

    “關于無畏者與蠟界的消息,你現在還僅僅處于可以被告知的狀態!

    “不必了解太多,千萬要保持克制!

    羅芒的語氣忽而嚴肅了起來:

    “當然也不要有太多的壓力!

    “我從來都不覺得,整個宇宙的命運是需要依賴于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的!

    “這一點,我希望你也能認識到!

    徐楠有些恍然,旋即露出了一絲不知道是感激還是怪異的笑容。

    這種說法,還真是古怪呢。

    如果是或者漫畫里,背負這種命運的主角往往不都必須要是救世主嗎?

    也只有在現實里,才會不一樣。

    整個宇宙,億兆生靈,如果他們的命運都寄托在一個人身上,仔細想想不也是一件很可笑可恥的事情嗎?

    面對這個層面的危機,任何有志之士都不會坐以待斃的吧?

    正如老師口中提到的那些至尊強者們一樣。

    每一個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著,拯救這個世界。

    徐楠心中那種沉甸甸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

    他其實想要做的事情并不多,甚至連“守護地球”這種概念對他來說都有些太大了。

    至于整個宇宙……

    愛咋咋地吧。

    但他還是很感激羅芒將這些東西提前告知自己。

    有些時候,有些東西不是自己一廂情愿就能躲開的。

    ……

    “好了,聊完了沉重的,咱們聊點輕松的,你的城市怎么樣了?”

    羅芒今天看起來談興頗高。

    徐楠有一種感覺,自從老師在自己面前展露出真容之后,似乎就有點放飛自我了。

    頗有一種丟掉偶像包袱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唔,還行吧!

    徐楠的回答多少有些心虛。

    “還是要上心一點啊!

    羅芒提醒道:“雖然咱們羅恩術士都不太擅長打洞建城什么的,和巫師們相比更是差遠了,但你的城市好歹也是失樂園重歸主物質界的第一步,哪怕是面子工程,也得給做足了!

    “經費什么的,你不用太擔心,我可以替你多申請點無期貸款的!

    徐楠頓時感激不盡。

    無期貸款什么的,不就是白嫖么……

    他想了想:“短期內應該會需要一些資金,因為我剛剛從斯蒂芬桑拐了一群煉金師回來!

    “很好!

    羅芒一拍大腿,贊許道:“挖安蘇麗的墻角,這是開創了失樂園的先例的!

    徐楠輕咳兩聲,猶豫道:“就是地底那邊,好像有些不太平靜!

    他指的當然是暴兵的黑龍。

    幽暗地域從來都不是平靜的地方,但如果他們準備發動一場目的地是地表的戰爭的話,那么佚名城必定會首當其沖。

    雖說他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但和幽暗地域上千年的積累比起來,還是有些不夠看。

    “戰爭嗎?”

    羅芒沉吟道:“其實,又何止是地底?”

    “算了,我今天心情還行,偷偷給你開個后門好了!

    說罷,他帶著徐楠來到了后花園位面的一個隱蔽之地。

    從外表上來看,這是一個很淺的山谷。

    其實是一個……

    很深的山谷。

    徐楠跟在羅芒身后走了不知道多久,才走到山谷的盡頭。

    在這里,奧術符文和金色的咒文交相輝印。

    一個面容恬靜的女性正在給一叢花澆水。

    她的面孔很精致。

    “巴貝拉?”徐楠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巴貝拉.橘!蹦桥游⑽⒁恍,糾正道。

    徐楠點了點頭。

    關于巴貝拉的秘密,羅芒也提到過一些。

    只能說,斯蒂芬桑這些傳奇之間的秘密也不少。

    羅芒直接無視了巴貝拉,而是走到了她背后的那一汪冒著月光的泉水里。

    泉水里,有一只月亮。

    這是一種頗為新奇的感覺。

    徐楠站在羅芒身邊,只聽他道:

    “這就是《命運石卷》!

    “他們都以為命運石卷在安蘇麗手里,或者在巴貝拉手里,其實這玩意兒一直在我手里!

    “最初,確實是巴貝拉掌握著命運石卷,但她偷窺了太多未來,被時空神族所追殺,最后只能借助安蘇麗的力量,使用一種轉生秘法,泯滅掉自己的原生印記,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然后是安蘇麗掌握著命運石卷,她同樣看得太多了,當然,她的實力也因此而突飛猛進,變得比她的老師還厲害……雖然比我還是要差一點!

    羅芒的語速不快,語調也挺平淡枯燥的。

    好像在講述一些最平常的事情:

    “后來我擔心她會犯和巴貝拉一樣的錯誤,就把命運石卷搶過來了!

    “這才是我和她關系鬧得不太好的原因!

    “不過現在她應該已經擺脫了對命運石卷的依賴!

    “這玩意兒確實邪門……”

    徐楠從羅芒斷斷續續的描述中了解到,《命運石卷》來源于萬神殿。

    其作者,是萬神殿的創始六人組之一的【智者】,考文垂。

    命運石卷能讓其持有者擁有看透未來的能力——聽上去和某山寨貨色差不多玄乎,但關鍵在于,命運石卷提供的未來信息非常精準。

    當然,如果僅僅只有這一點,命運石卷也不會是連安綸都會覬覦的神物了。

    它還能提供強大的奧術力量!

    法師們單單是通過命運石卷內記載的復雜信息,就能獲得長足的進步。

    根據羅芒的推算,理論上,一名1級法師只需要45分鐘的命運石卷就能升到10級;6小時即可傳奇;

    24天可即可神域!

    128天即可至尊!

    ……

    更恐怖的是,至尊,還不是命運石卷能提供的上限!

    理論上,只要你能一直看下去,你就能不斷變強!

    這是多么恐怖的能力?

    特別是對于被瓶頸困擾多年的神明們,任何一點的進步,都是值得慶賀的。

    當然,命運石卷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首先,只有真正符合【智者】定義的人才有資格。

    其次,過度命運石卷,容易像巴貝拉那樣被時空神族追殺;或者干脆神志混亂爆體而亡什么的。

    安蘇麗認為,這本書里包含了一個多元宇宙的所有數據。

    也不知道當初的考文垂是如何寫下這本書的。

    “總之就是很強力的一個道具!

    羅芒總結說:“比較可惜的是,我們術士通常都看不了,這東西又不能吃……”

    徐楠同樣惋惜。

    好在,羅芒雖然無法命運石卷的本體,但通過特定的法術儀軌,也能借助命運石卷輻射出來的力量看到一些東西。

    這一口月亮泉,就是羅芒利用命運石卷制作出來的,可以輕微地借助這件寶物的力量窺見一定的“真實未來”的產物。

    “你捧一些水在手心,心里默念想要知道的東西,然后注視著那些水!

    羅芒提醒道:

    “必須是主物質界的,其他世界的話,容易招致各種不確定的風險!

    徐楠想了想,按照羅芒的吩咐,在月亮泉里捧起了一些水,盛放在手心里。

    他的心里,開始默念佚名城這個詞。

    很快的,奇妙的一幕發生了。

    他看到了一幕幕宛如史詩電影一般的畫面:

    幽暗的地底下,黑龍咆哮,山海一般的地底生物一擁而上,沖擊著一道道銅墻鐵壁般的防線;

    不遠處的黑暗深淵里,一艘艘冷冰冰的先鋒艦正在開疆拓土,洛基蟲族的身體完美地適應了地底的環境,開始大肆地屠戮著地底世界的原住民們;

    一座座地底城市開始淪陷。

    灰矮人、蛛化精靈、卓爾們、狗頭人、豺狼人、惡魔人……

    大量的地底種族踏上了流亡之路。

    而就在這個時候,黑暗中,一雙雙猩紅色的眼睛亮了起來。

    畫面到此戛然而止。

    徐楠愣在了那里。

    他知道那一雙雙猩紅色的眼睛意味著什么。

    那是太古之神!

    在幽暗地域沉睡了數萬年的太古之神,終于要蘇醒了嗎?

    徐楠的心情變得激蕩了起來。

    如果剛剛看到的那一幕幕都是真的話,那么佚名城必定會受到影響。

    “原來,地底最初的騷亂是源自于竊魂怪!”

    徐楠恍然大悟。

    之前佚名城就發現了黑龍巢穴有不正常的異動,莫名其妙地暴兵試圖攻打【冰鋸谷】,當時徐楠還詫異這黑龍莫不是得了失心瘋。

    現在看來,其實他是感受到了竊魂怪軍團的壓力!

    他不是想要發動戰爭。

    他只是在逃命!

    竊魂怪軍團,早就在暗中滲透地底了!

    “竊魂怪軍團真正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斯蒂芬桑!”

    “他們的目標,是較為廣袤,適合打游擊戰的次級位面!

    “而主物質界,也有一個地方,符合他們的要求——那就是幽暗地域!”

    徐楠忍不住有些苦笑。

    沒想到,自己和竊魂怪的孽緣還沒結束。

    在不遠的將來,恐怕佚名城也要和這種詭異的敵人戰斗了。

    想到這里,他的手不由微微一抖。

    少許泉水順著指縫滑落下去。

    徐楠看到的畫面再度發生了變化——

    冰封的大地上,伴隨著春風拂過,綠意迅速萌生。

    森冷的雪原之地,兩軍方陣對壘,騎兵們從戰場邊緣呼嘯而過,巨大的猛犸象從詭異的雨林帶中走出,一個個有著野性紋身的人們從叢林里沖了出來。

    而另外一方,東部王國的旗幟在雪風中鮮明無比。

    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迅速閃過。

    徐楠甚至看到了伊芙琳的面孔!

    在東部王國的大地上,戰爭不斷打響。

    南方、北方。

    王都、冰風領、野火城附近……

    到處都是血流成河!

    ……

    “這是東部王國的內戰?最終是伊芙琳獲勝?”

    “可她沒有休整國力的機會,因為,艾法莉亞突然對東部王國宣戰……”

    “這是要重演數百年前的南北戰爭了嗎?”

    徐楠心頭越發冰冷。

    他在畫面里看到的,發生在野火城北部的那場大規模戰役,好像是春天。

    問題是,究竟是哪個春天?

    明年春天嗎?

    如果戰役真的發生了,野火城和佚名城的命運,又該何去何從?

    徐楠忽然有點迷茫。

    關于戰爭,他其實早有預感,只是當這些畫面呈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那是凡人在面對千軍萬馬時本能的不適。

    “我能阻止這些嗎?”

    徐楠忽然開口問。

    羅芒搖了搖頭:“阻止不了!

    “你再看!

    說罷,他輕輕往徐楠的手心里,又添了一些泉水。

    徐楠定睛一看。

    這一次,畫面切換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那是一個生機盎然的新世界!

    高聳入云的巫師塔,隨時準備起飛的登云艦,還有那環繞在天空之上的浮空城群……

    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站在高高的塔樓上。

    他背后是三輪巨大的月亮。

    他手里的法杖,指向了遠方!

    嗚嗚嗚的汽笛聲響起。

    仿佛遵循著某種指引,那流浪于時空中的艦隊,終于歸來……

    “這是巫師王波諾!

    “這個世界,就是【厄蘭】嗎?”

    徐楠低聲自語。

    “沒錯!

    羅芒肯定道:“奧術帝國已經準備好歸來了!

    “費爾蘭多早就發現了厄蘭,他一直隱忍不動,估計就是為了打奧術帝國一個措手不及!

    “最近,波諾應該也發現了天界神國試圖捕捉并吞噬厄蘭的動作!

    “所以,他們準備提前動手!

    “為此,他們必須召喚誅神艦隊!”

    誅神艦隊是奧術帝國最精銳的戰力。

    為了保證他們在這場注定會爆發的戰爭中能發揮出全部的力量,當初在冰冠星云一戰,巫師王波諾便將他們中的大部分送入了時空之環中。

    而現在,為了讓誅神艦隊回歸,奧術帝國需要在主物質界率先點燃戰火。

    早已悄然啟動的地底戰爭。

    正在醞釀的東部王國內戰。

    和即將到來的南北戰爭。

    這些都是誅神艦隊回歸的必要條件!

    波諾不會允許有人阻止這些紛爭的。

    伴隨著迷霧的散去,徐楠恍然發現,在不知不覺,戰爭的棋局早已布下。

    只待多方棋手出手了。

    ……

    離開月亮泉,徐楠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北大陸的混亂時代即將到來,留給佚名城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怎么樣?今天受到了不少沖擊吧?”

    羅芒看上去很開心地問道。

    徐楠訥訥地點了點頭。

    羅芒精神一震:“聊完正事兒,咱們就可以聊回剛剛的事情了!

    “你雖然殺了安綸,卻也搶了我的【弒神者】成就,這沒冤枉你吧?”

    徐楠大驚失色:

    “老師您……”

    “放心吧,老師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羅芒和顏悅色地抓住了徐楠的肩膀:

    “但我可以讓你去見魔鬼呀!

    下一秒,他隨手打開一扇通往煉獄的傳送門,拎小雞似的把徐楠給丟了進去。

    “哼!”

    “讓你搶我的稱號!”

    “差點沒氣死我……”

    羅芒稍稍平靜了下心情。

    “算了,還是找點樂子放松一下吧!

    他隨手打開一張遼闊無比的地圖。

    上面記載著成千上萬的龍巢坐標。

    “是搶這頭龍呢?”

    “還是搶那頭龍呢?”

    “還是雨露均沾呢?”

    望著地圖上密密麻麻的光點,羅芒陷入了日常的苦惱之中。

    ……( 無恥術士 http://www.lshrjt.live/3_3120/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