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323章 農夫與蛇
    鐘家原先算是中等人家,開國時有些功勞,可在漫長的歲月中,他們掉隊了,漸漸下滑。

    直至鐘定的父親開始了皮革生意,鐘家才有了起色。

    到了鐘定時,他通過手段重新進入了權貴這個圈子,然后合縱連橫,威脅利誘,讓北方最大的皮革供應商黃寅成為了自己的獨家供貨商。

    皮革生意很火,而且利潤很高,這些年下來,鐘家越發的有錢了。有錢就可以去投機人脈,于是鐘家在權貴圈里如魚得水。

    “郎君……那沈安會羞辱人!

    仆役在邊上跟著跑,看著游刃有余。

    鐘定滿頭大汗的道:“大丈夫能屈能伸,韓信尚有胯下之辱……某……某先忍著,等過了這一關……某要讓他生不如死!”

    他一路跑到了榆林巷,腳步聲引發了一陣犬吠。

    “誰?”

    沈家大門里有人喝問。

    “某鐘定,求見沈郡公!

    鐘定壓住喘息,心跳如雷,只覺得人生最艱難的時刻到了。

    門開,里面燈火隱約,在鐘定的眼中就像是巨獸張開的大嘴。

    “你來作甚?”

    書房里,沈安看了外面一眼,聞小種伸手把鐘定攔在了書房外面。

    竟然連書房都不能進嗎?

    這是羞辱。

    但某要忍住。

    鐘定忍著羞辱說道:“某先前喝多了,卻得罪了沈郡公,某前來謝罪!

    說著他彎腰行禮。

    一般人拱手為禮就好了,躬身就是下官見到上官,晚輩見到長輩時的禮節。

    鐘定覺得自己的姿態夠低了。

    “看到了嗎?這便是能屈能伸!

    “看到了,可是哥哥,他為何要求你呢?”

    鐘定聽到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因為他做錯了事,自以為是,然后還威脅了哥哥!

    那女孩的聲音帶著憤怒,“那就不是好人!

    “是!果果很聰明,去吧,晚上早些睡!

    側面一直站著果果,她是來尋書的。

    出去時她看了躬身不動的鐘定一眼,走遠后問趙五五,“他不要臉!

    “是!壁w五五在宮中見多了那些善變的人,所以對此習以為常了,但她知道剛才出來時沈安給自己眼神的含義,就說道:“小娘子,咱們在邊上看著吧!

    果果要逐漸的去認識這個世界,認識各型各色的人是什么樣的,而鐘定就是權貴圈里的人,正好給她見識一番。

    兩人站在側面,果果好奇的看著,趙五五卻在想著沈安的那個眼神。

    暗示就暗示吧,你后來挑眉算個什么事!

    趙五五搖頭,覺得郎君這人真的讓人沒話說。

    “沈郡公……”

    彎腰時間長了會很難受,鐘定在趴下之前站直了身體,誠懇的道:“某知道自己錯了,還請沈郡公見諒,回頭某就親自送了賠禮來……”

    親自送賠禮,這就是公然認栽。

    沈安抬頭看著他,淡淡的道:“權貴的恨意如毒蛇,打蛇不死,必受其害。早些年有農夫路遇一條凍僵的毒蛇,就放在懷里,用自己的熱氣救活了它,最后卻被咬了一口……沈某不是農夫,而你卻是毒蛇!

    “農夫……農夫與蛇嗎?”外面的果果嘀咕道:“哥哥以前哄我睡覺時,把這個故事說了好些遍。農夫心善,救活了蛇,后來就給咬死了……可憐!

    趙五五點頭,覺得郎君這個故事說的真不錯,“那些蛇看著可怕,想想就可怕……”

    “蛇很好玩的呀!”

    果果驚訝的道:“真的很好玩,哪日我叫聞小種去抓一條來,咱們一起玩吧!

    趙五五只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了,脊背發寒,“奴不敢……”

    那邊的鐘定嘶聲道:“沈郡公,須知多一個對頭就多一分危險的道理,你鼓噪新政,早就得罪了無數人,再一味強硬,遲早會死無葬身之地……”

    “去吧!

    沈安擺擺手,然后拿起了一本書。

    “沈郡公……”

    鐘定瞪大了眼睛,想起自家丟掉皮革生意的后果,不禁腳就軟了。

    他涕淚橫流的喊道:“沈郡公,你饒了某吧,某回頭給你打造牌位,每日三炷香……”

    臥槽!

    沈安本來沒把鐘定當回事,可聽到這話不禁毛骨悚然。

    哥還沒死!

    “趕出去!”

    他就像是萬惡的地主,毫不留情的驅趕著欠債的佃戶。

    “沈郡公饒命!”

    鐘定猛地沖向書房,他準備把事情鬧大。

    是的,唯有鬧大,把沈安的名聲搞臭……

    讓沈安的左鄰右舍聽到某哀求的聲音。

    “某立功不少……”

    鐘定的沖勢戛然而止。

    沈安皺眉道:“走吧,在某想打斷你的腿之前,十息……消失!

    嗖的一下,鐘定就沒影了。

    “跑的真快!”

    沈安不禁贊嘆著,“若是百米比賽有人威脅要弄死參賽者,最好后面放頭虎,估摸著世界紀錄都不是事啊!

    而在外面,趙五五在低聲教導,“那個男子是權貴,你要記住,權貴的眼中并無……郎君說的什么?”

    “節操!惫穆曇艉芮宕。

    “對,節操!壁w五五雙手托了一下胸口,繼續說道:“他們沒有節操,此時的諂媚和哀求只是權宜之計,日后有了機會,當你衰弱時,他們會把今日的屈辱十倍還給你,那你要如何做?”

    果果猶豫了。

    “要不……就讓他變窮吧!

    果果說完就如釋重負的道:“我要睡覺了!

    趙五五含笑送她回去,稍后回來。

    沈安在看書。

    趙五五見了不禁暗自欽佩。

    大晚上郎君還在鉆研學問,這份精神汴梁能有幾人?

    “郎君!

    她走了進去,福身。

    沈安念念不舍的放下手中的書,問道:“果果怎么說的?”

    這本書是汴梁新晉的一位家寫的,故事曲折離奇,說一位讀書人和一個二婚女子相戀的故事。

    這故事讓沈安隱約想起了王雱和左珍。

    “小娘子說讓他窮!

    “好!

    沈安拿起書,繼續看這個故事。

    尼瑪!

    他看到了什么?

    竟然婚前私通……

    嘖嘖嘖!

    希望王雱別看到這本吧,否則這位家大抵要完蛋了。

    他抬頭,見趙五五還沒走,就問道:“還有事?”

    趙五五點頭,“郎君,您已經功成名就了,為何還要苦讀呢?”

    呃!

    沈安淡淡的道:“學無止境……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我輩當自勉!

    趙五五福身告退。

    第二天早上,沈安才吃了早飯就有人求見。

    “小人黃寅,見過沈郡公!

    黃寅看著很富態,微笑的時候看著很可親,可沈安知道此人在早些年的時候,親手殺了十余人,然后才奠定了自己在北方走私的地位。

    這樣的一個走私商人,在汴梁應該要夾著尾巴吧?

    可黃寅的衣著華貴,和低調不搭邊。

    “鐘定當年威脅小人,小人無奈,就把皮革出給了他,價錢不算好!秉S寅一進來就自顧自的說話,“小人多次籌謀,想斷了他家的貨,可那群權貴抱成團,小人無可奈何。所以昨夜沈郡公一句話,小人歡喜不勝,感謝!

    他躬身。

    沈安看著他,說道:“你是個聰明人,供貨給鐘定,大概也是看中了權貴的關系!

    什么無可奈何,對于走私商人來說,他們有的是法子來換個靠山。

    “沈郡公……高見!北簧虬步掖┝酥,黃寅依舊笑瞇瞇的。

    “以后只管做你的生意!

    沈安的話很輕,卻讓黃寅喜上眉梢……

    他毫不猶豫的再度躬身,“此后沈郡公一句話,小人水里來,火里去,若是有半句不肯,死無葬身之地!

    沈安淡淡的道:“水里火里沈某不需要你去,只是莫要把大宋的好東西送過去,否則你就算是逃到了海角天涯,沈某也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算是全了你今日的誓言!

    汗水從黃寅的額頭滴落,他顫聲道:“是,小人以前弄過銅錢過去,后來就不敢了!

    銅錢對于大宋而言就是戰略物資,能以貨易貨是最好的選擇。而遼國最為依賴大宋的銅錢作為流通貨幣,所以各種渠道一起上,其中走私最多。

    沈安看著他,“某早就知道。邙山軍當年在遼境打草谷,曾經攻破官員宅院,找到了些有趣的東西……”

    噗通!

    黃寅跪下,低頭道:“小人任憑沈郡公處置!

    這是個有趣的人。

    沈安笑了笑,“好生去做你的生意!

    黃春直至出門時依舊渾身是汗。

    他覺得自己是死里逃生了,昨晚他若是有半點猶豫,按照沈安的性子,當即就會收拾他,把他和鐘定一鍋端了。

    好險吶!

    沈安最恨走私商人,當年在雄州時,曾經一舉端了榷場那些大宋官吏和軍士,就是為了走私。

    莊老實干咳一聲,說道:“郎君說了,邊境那邊的遼人貪婪,最喜烈酒和香露,此兩樣東西暗香都有,你可去尋王天德采買……”

    香露的經銷權很嚴格,一直都是原先的那波人,外人幾度嘗試失敗后,也就放手了。

    黃寅沒想到沈安竟然對自己網開一面不說,還給了香露和烈酒的經銷權,一時間不禁站在那里哽咽不休。

    “某……沈郡公厚恩,某……某此生難報!( 北宋大丈夫 http://www.lshrjt.live/3_3416/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