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都市小說 > 邪帝傳人在都市 > 正文 第3030章
    第3030章

    遠遠望去,一個巨大的植物狀球體看起來分外醒目,黑暗命樹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就被這巨大植物狀球體保護在中心位置,終于成功避免直接暴露在天道劫雷的轟擊之下。

    但那些如同工具一般隨時可以丟棄犧牲的樹魔,就很顯然無法幸運的免于災難。

    在天道劫雷的攻擊之下,外層的樹魔不斷發出一聲又一聲慘叫,不斷的蒸發和解體,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在炙烤一顆洋蔥,率先被烤化的永遠都是表層的存在。

    總而言之一句話,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這群樹魔必然承受極大的損失。

    不過,在蒙受巨大的損失之后,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這三位來自黑暗命樹族的黑暗三魔,到是有很大的幾率成功存活下來。

    皆因,蘇陽的天道劫雷還不是真正的天劫,末日毀滅大劫氣也僅僅不過是蘊含一絲微弱的劫力,無法做到像天劫那般恐怖的變化。

    比如說現在把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籠罩的這一層層樹魔,按照天劫的破壞方式,這不知道要增幅多少倍,將會造成極其恐怖的殺傷力。

    只可惜,蘇陽的天道劫雷還做不到這種程度,無法根據外因增加更強大的破壞力。

    再加上金剛樹屋、黑暗三魔一萬七千余件防御法寶的層層消弱,抵消掉末日毀滅大劫氣之中蘊含的那一絲劫力,導致蘇陽的天道劫雷這一次真的有些后繼無力。

    “哎~,終究還是差了一點!”蘇陽長嘆一聲,終是天不遂人愿,比起那些動輒修煉幾百萬年,乃至從諸天世界時期就一直活下來的老怪物們,蘇陽不過區區十來萬年的修行路,能夠達到今時今日這個成就,真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好在,這一次雖然未盡全功,卻也成功極大的消弱了黑暗命樹族狩獵隊伍的實力。

    且不說別的,這一次施展雷法不僅成功破去了黑暗命樹族狩獵隊伍的所有布置,摧毀了金剛樹屋,耗盡了黑暗三魔的防御法寶,還順便擊殺了百余只樹魔。

    可以說,經此一法過后,黑暗命樹族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半數的戰力都已經葬送于此,活下來的還個個傷痕累累,就連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都損傷不小。

    然,即便是如此,似乎這來自黑暗命樹族的黑暗三魔,也不是特別的在意。

    皆因,對于怕死的黑暗命樹族來說,死再多樹魔也不心疼,只要自己能夠活下來,就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得不說,這,簡直就是莫大的諷刺!

    最怕死的黑暗命樹族,卻能夠制造如此實力不俗,又悍不畏死的樹魔,又用如此極端的方式保障自己能夠活下來。

    對此,只能說黑暗命樹族為了活命,還真不是一般的無所不用其極。

    可惜,亦或者說是非?上,黑暗命樹族這個行為,看似是成功的活了下來,實際上卻是從始至終都錯了,且錯的徹徹底底。

    活下來?

    不!

    究竟是誰說的,又是誰判斷的,或是如此證明的,來自黑暗命樹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現在成功的活了下來?

    畢竟,剛剛那威力驚人的天雷劫海,不過是蘇陽剛剛所施展的一記雷法。

    而這樣施展雷法,雖然會對蘇陽造成不小的消耗,卻非不能承受,大不了多用幾顆世界之晶,里面蘊含著的磅礴的世界之力,可是上佳的恢復品。

    除此之外,還有從世界之力提煉出來的精華液、道丹之類的產品,那都是恢復良品,能夠讓蘇陽這個層次的存在,以極快的速度恢復過來。

    更何況,蘇陽并非一人來單挑黑暗命樹族的狩獵隊伍,戰平安、聶凌波、劍萬里、宋山、袁天裂、屠嬌嬌等,一位位來自蒼穹集團的頂級強者,還有五百只蟲武神。

    光憑這份實力,難不成還對付不了一個已經半殘了的黑暗命樹族狩獵團隊?

    只見天幕上的天道劫雷正在緩緩消散,威力最強的勁頭已經過去,剩下的余波很快就無法對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構成危險,甚至也很快的連樹魔都已經無法威脅。

    故,蘇陽直接干脆的放棄對天道劫雷的操控,隨手服下幾粒丹,左右手各握一枚世界之晶,每分每秒都在吞吐著海量的世界之力,淬煉出大量的先天真炁,極快的恢復著實力。

    終于,當天道劫雷驚人的威力完全過去之后,已經恢復大半的蘇陽,嘴角立刻挑起幾分邪逸的笑容,無情喝道:“殺!”

    “殺!”

    眾伙伴齊聲斷喝,森然殺意,騰騰升起,緊隨著蘇陽化作一道道流光,筆直的朝著三百里外的黑暗命樹族殺去。

    同時,五百蟲武神也一起騰空,浩浩蕩蕩,振動的蟲翼發出了好似轟炸機一般的聲音,又好似密集的蟲群,一個個全身籠罩在黑色的蟲甲之氣,殺氣騰騰的緊隨在蘇陽身后。

    三百里,對于蘇陽等人這個層次的修為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遠!

    不過是短短十余個呼吸左右的時間,蘇陽就率領著伙伴們,及五百蟲武神,橫跨三百里而至,一個個仿佛神魔般踏虛凌空,皆散發著驚人至極的駭人殺意。

    此刻,怕死的黑暗命樹族的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這時候竟然仍不顧一切的包裹在樹魔纏繞之中,似乎一點點露頭的念頭都沒有。

    說實話,這一點都不讓人覺得意外,沒有任何一個種族,像黑暗命樹族這般惜命。

    就比如說此刻,當黑暗三魔認定外面的危險還沒有過去的時候,它們情愿多耗死一些樹魔,也要確保真正沒有任何一丁點危險為止,幾乎沒有任何一丁點所謂的冒險精神。

    故,當蘇陽等人橫跨三百里而至的時候,看到的是無數根莖和枝椏組成的植物巨球,且球體的表面損傷嚴重,到處都是燒焦和碳化的痕跡,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個階段的碳球。

    可是就在這碳球的表面,仍然不斷有嫩綠的枝椏生長出來,乍一看起來就好像正在不斷的復蘇。

    沒錯,植物的生命力可是出了名的強悍,尤其是一些生命力特別頑強的植物,無論生存在多么惡劣的環境中,都只需要一點點水,就能夠成功存活下來。

    比如說仙人掌科類的植物,即便是干旱的沙漠也能夠頑強的活下去。

    而在制造樹魔的時候,黑暗命樹族很顯然參考了這方面的因素,幾乎每一只樹魔都擁有十分強大的生命力,類似于枯木逢春一般的能力,恐怕只是基礎中的基礎。

    因此,蘇陽一場規模宏大的天雷洗禮過后,雖然這些樹魔被殺死了一層又一層,但仍然還是有超過半數的樹魔恢復了過來,并以某種方法激發生命力,扎根在大地之上,連成一體,快速恢復著。

    面對如此強悍的能力,蘇陽也忍不住發出一聲贊嘆,感慨樹魔的頑強生命力。

    然,佩服歸佩服,感慨歸感慨,這些可無法構成蘇陽心慈手軟的理由,反倒是對于黑暗命樹族能夠制造出如此生命力頑強的樹魔,產生了無比濃厚的興趣,想要掠奪過來,深刻的了解一下。

    既然如此,那蘇陽可就真的不客氣了。

    殺!

    蒼雷寶刀已然出鞘,刀鳴聲驚空,錚錚有力,吞吐著驚人的殺意和鋒芒,在蘇陽強大的掌控之下,劈向樹魔纏繞成的植物大球。

    緊接著,就見在這一刀之下,雷霆相隨,天道劫雷之海目前還殘留的力量,都在隨著蘇陽這一刀斬下,狂躁波動著,主動匯聚在蒼雷寶刀的刀身之上,化作一柄足以劈開天地的雷霆之刀。

    是的,從一開始如汪洋一般規模宏大的天道劫雷之海,到現在耗費了大半力量之后,威力已經大不如前。

    故,與其殘余的力量在毫無意義的消耗,不如完成天道劫雷之海的最后使命,匯聚在一起,直接爆發出一波大的。

    就這樣,天道劫雷之海所殘余的力量,在蘇陽的掌控之下,悉數匯聚在蒼雷寶刀之上,以至于原本被雷霆籠罩的天幕,出現了一剎那的干凈,不見一絲一毫雷霆的涌動。

    可是這樣并不代表危險已經過去,因為那消失的雷霆之海,已經全部都凝聚在蒼雷寶刀之上,這代表著力量更加集中,威力也更加的恐怖。

    因此,當天幕之上籠罩的雷霆之海,在消失的一剎那,團團植物保護下的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立刻就心驚肉跳的感應到,一股更加強大,更加致命的危險正在降臨。

    而就是在這樣的生死威脅面前,黑暗命樹族一向十分的敏感,它們應激而發,立刻就做出了相應的針對。

    下一刻,就見巨大的植物球體涌動,一根根枝椏如尖刺般生長出來,犬牙交錯,好似一片密集的荊棘之林,密集鋪展開來。

    同時,植物巨球表面開始分泌出一種特殊的液體,看起來好似是油脂,卻又看起來好似血液一般深紅涌動。

    這一切,都在瞬息間完成,變化的比蘇陽斬下來的天劫一刀還要快,幾乎在天劫一刀劈在植物巨球上的時候,就已經先一步完成變化。

    就這樣,如天劫一般,閃耀著雷霆的一刀,斬在這荊棘密布的植物刺球上面,一道天雷接天連地,閃耀于天地之間,無論從那一個方面看起來,似乎威力都非常的驚人。

    然!

    劈出這絕對算得上自己目前狀態下最強一刀的蘇陽,卻在一刀命中這長滿了尖刺的植物巨球之后,立刻就敏銳的感覺到了什么,眉頭禁不住皺了一下。

    下一刻,蘇陽就臉色微微一變,他已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天道劫雷之力,竟然未能轟入植物巨球內部,僅僅不過是對表面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而造成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就是那植物巨球表面上長滿了,如同荊棘叢林的尖刺,以及植物巨球表面上分泌出來的特殊紅色液體,輕而易舉的化解了蘇陽如殺手锏一般的天劫一刀。

    那么,這如荊棘叢林一般的尖刺,及如血液一般的特殊液體,到底有何神奇之處呢?

    從囚籠世界,到大天道三千域之界,再到圣境,及這黑暗時代。

    說實話,蘇陽這一路走下來,確實也可以稱上一句見多識廣,各種各樣的修行方式,各式各樣的種族文明,都給蘇陽帶來了深刻的記憶和印象,及豐富的閱歷和經驗。

    但是在經歷和見識了這么多文明以后,卻從來沒有一個文明,能夠像黑暗命樹族這般讓蘇陽感覺如此的無語和哭笑不得。

    怎么形容好呢?

    黑暗命樹族給蘇陽的感覺,就好像是把文明的科技樹給點歪了,并且還沒有任何悔改的意思,拼命的在這個被點歪的科技樹上越走越遠,一路走到黑。

    沒錯,從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的表現來看,及目前樹魔展現出來的能力來看,黑暗命樹族幾乎把自己所有的發展方向和重心,都放在“生存”二字上面。

    為了生存,為了活著,可以不顧一切,可以犧牲一切。

    這,就是如今的黑暗命樹族。

    且不說別的,就以這樹魔為例,從管中窺豹,一些略微表現出來的能力,就能夠讓人清楚的感覺到,樹魔本身具備何等強大的生存力。

    那么,樹魔強大的生存力,究竟體現在那里呢?

    就一點便足以證明!

    蘇陽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種族,任何一種生命形態,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里,針對性的進行進化,用極快的反應速度,找到能夠應對天道劫雷的方法。

    然,黑暗命樹族研究出來的樹魔,卻成功的做到這一點。

    那一根根如荊棘叢林般的尖刺,就像是一根根避雷針,能夠疏通和引導電流,分而化之,最后導入大地之中,把雷電的傷害降到某種極致。

    還有那植物巨球表面覆蓋一層宛若血液一般的猩紅色液體,竟然里面蘊含著極其龐大的絕緣成分,能夠有效的隔絕雷電形成的殺傷力。

    可以說,荊棘尖刺、猩紅色液體雙管齊下,極大程度的消弱了雷霆所能夠造成的傷害。

    甚至,蘇陽懷疑若不是自己的雷霆不一般,乃是蘊含一絲末日毀滅大劫氣的天道劫雷,恐怕已經無法傷害到這植物巨球,被層層消弱到了極致。

    真是變態!

    通過犧牲一切換來的強大生存能力,黑暗命樹族充分把“適者生存”四個字給發展演化到了極致,讓這樹魔無論任何環境,面對任何攻擊,都能夠有效的進行應對性進化,為黑暗命樹族提供強有力的生存力。

    可以說,蘇陽引爆天道劫雷之海殘余力量,爆發出來的極強一擊,并沒有發揮出相應的效果,頗有幾分雷聲大雨點小的意思。

    而這也是為什么,面對這么一個情況,蘇陽特別無語的主要原因。

    這,到底得有多怕死,才會把文明發展歪成這樣。

    然,話雖這么說沒錯,可是對于至少幾十萬年沒有新族人誕生的黑暗命樹族來說,在面臨種族延續的壓力面前,黑暗命樹族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

    畢竟不管怎么說,生存才是一個種族發展的主基調,無論發展出哪種科技,都不過是為了能夠更好的生存延續下去。

    尤其是在這充滿了詭異和不詳的黑暗時代,每一個種族都面臨著巨大的生存壓力,即便是十大惡族也不例外。

    只不過因為某些特殊原因,黑暗命樹族在這方面做的更加極端而已。

    故,蘇陽雖然對黑暗命樹族的做法很是哭笑不得,但是卻沒有絲毫嘲笑黑暗命樹族的意思,因為它們也在這個黑暗時代之中,竭盡全力的活下去。

    活下去,此乃一切文明和種族延續的主基調。

    而在這個生存的主基調面前,不說黑暗命樹族為了種族延續在努力,蒼穹集團又何嘗不是呢?

    且不說別的,這一次不惜一切代價的參加奪金鱗之爭,蒼穹集團何嘗不是為了生存在努力戰斗呢?

    因此,蘇陽更加沒有嘲笑黑暗命樹族的意思,盡管它們是如此的惜命和膽小,仍然擁有值得讓人尊重的權力。

    只不過這一切并非是蘇陽放過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的理由,因為他的肩膀上也扛著整個蒼穹集團的生存壓力。

    既然如此,那就看一看,誰在這個黑暗時代,更適應,更加有資格活下去。

    殺!

    一刀未能建功,蘇陽毫不遲疑再來一刀,雖然這一刀沒有天道劫雷之海殘余的力量相助,但是天道劫雷在蘇陽的掌控之下,大量壓縮在蒼雷寶刀的鋒芒之上,威力更加集中和恐怖。

    除此之外,伙伴們,及五百蟲武神也沒有閑著,一瞬間紛紛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從四面八方轟向怪模怪樣的植物巨球,準備不惜一切代價把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從里面拽出來。

    然,面對蒼穹集團的狂轟濫炸,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仍然龜縮在里面不出來,并且操控著樹魔組成的植物巨球進行全面的變化。

    增強樹魔體內蘊含的各種成分,換來極其強大恐怖的防御力,竟然一點都不比金剛樹屋差上多少,讓蒼穹集團的狂轟濫炸都未能第一時間起到效果,只是消弱掉植物巨球表面一層的物質。

    太硬了!

    眾人暗暗咂舌,對于黑暗命樹族的惜命和怕死行為,又有了全新且更高層面的認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讓人相當的無語。

    可即便是如此,也別想讓蒼穹集團放棄!

    無論黑暗命樹族的烏龜殼有多硬,即便是像剝洋蔥一般,也定要一層一層的把這個植物巨球給剝開,且看這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到時候還有什么手段,再弄出來一層這么堅固的烏龜殼。

    然,就在蘇陽率領著伙伴們和五百蟲武神狂轟濫炸之際,他還是低估了黑暗命樹族的底線。

    “停~!住手!再這么轟炸下去,我保證你們一個人都逃不掉!”赤魔樹焰的聲音從植物巨球之中傳遞出來,聽起來還算比較硬氣,就是有點點虛。

    對此,蘇陽只是一聲冷笑,不聞不問,悶頭繼續率領大家狂轟濫炸。

    眼見蒼穹集團一方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赤魔樹焰氣急敗壞的說道:“我剛剛已經用秘法溝通其余七大惡族,它們正在趕來的路上,你們再不走,必死無疑!

    蘇陽攻勢不停,冷冷回應道:“是嗎?那我們可得加把勁,在其余七大惡族趕來之前,徹底摧毀你們!

    赤魔樹焰仍然硬氣道:“呵呵,是什么給了你信心,能夠在七大惡族趕來之前,成功破掉我黑暗命樹族聞名天下的防御!

    蘇陽邪逸一笑,開口說道:“比如說這樣?”

    說完,蘇陽抬手放出神月戰弓號,并命令小天腦的智能分身進入自動駕駛模式,并彈射出近百根堅固無比的纜繩,緊緊纏住樹魔化作的植物巨球。

    爾后,就見神月戰弓號的引擎開始劇烈轟鳴,強大的動能開始一點點拉緊纜繩,硬生生的拽著植物巨球脫離地面。

    在這個過程中,蘇陽再加一把勁,一刀斬出,削斷植物巨球下方所有的根莖,讓植物巨球再也無法從大地之中汲取養分和力量。

    “走!”蘇陽呼嘯一聲,就率領著伙伴和五百蟲武神,縱身躍至神月戰弓號的背上,期間一直沒有停止對植物巨球的狂轟濫炸。

    這一下,可真把黑暗三魔赤魔樹焰、病魔樹瘟、瘋魔樹狂給嚇壞了。

    只見赤魔樹焰瘋狂尖叫道:“你不能這么做!如果我們死在這里,蒼穹集團永遠別想在黑暗命樹族的領土上通商,并且將要面臨整個黑暗命樹族永遠的追殺!”

    赤魔樹焰此刻并非是在危言聳聽,因為黑暗命樹族真的能夠干出這樣的事情。

    畢竟,對于數十萬年沒有族人誕生的黑暗命樹族來說,每一位族人都十分的怕死,也都十分的珍貴,更讓它們異常的團結,幾乎不夾雜任何一丁點私心。

    且不說別的,黑暗時代曾經發生過這么一個事情,那時候十大惡族還沒有確立,有一些惡族的實力,完全不遜色現在的十大惡族,都有競爭這個黑暗時代主角的資格。

    故,那個時代被稱之為黑暗戰國時代,每一個大惡族都在拼命發展和變強,比現在亂多了,幾乎是天天打仗。

    就是在這個大環境下,那時候黑暗命樹族偏居一隅,并沒有競爭黑暗時代主角的意思。

    因為那時候黑暗命樹族已經覺察到,這個時代不適合它們生存,光是誕生子嗣逐漸變少這一點,就足以讓黑暗命樹族愁白了頭,想盡一切辦法努力的活著。

    直至某一天,某一個當時的大惡族頂級強者的子嗣,不小心擊殺了一位還處于新生階段的黑暗命樹族。

    這一下,直接就如同捅了馬蜂窩,偏安一隅的黑暗命樹族直接毫不猶豫的像那個大惡族開戰,而且還是不顧一切,不死不休的那種戰爭。

    這一戰,剛剛開始的時候,許多大惡族都不看好當時還名聲不顯的黑暗命樹族。

    可是很快的,它們發現名聲不顯的黑暗命樹族,卻擁有遠遠超出所有人預計的強大。

    寄生、奪舍、占有,很快就占據了極大的優勢,硬生生把這只當時久負盛名的大惡族給徹底滅族,方才善罷甘休。

    那時候,所有人達成一個共識,沒事別招惹黑暗命樹族,因為這一族的實力太強,若不是種族延續限制住它們,大量的黑暗命樹種進行寄生,死活不忌,恐怕就連普羅托斯的吞天蟲族都會頭疼。

    因此,在沒有解決種族延續的問題之前,就任由黑暗命樹族自生自滅吧,反正一般情況之下,你不招惹它們,它們也會老老實實的不惹事。

    畢竟,戰爭是會死人的,黑暗命樹族可是死一個少一個,根本承受不起戰爭的消耗。

    同理,基于這個原因,所有人也達成一個共識,即便是迫不得已惹上黑暗命樹族,也別殺真正的黑暗命樹族,否則真的會一發不可收拾,足以讓同為十大惡族也頭疼無比。

    這,就是黑暗命樹族,不光科技樹點歪了,思想也扭曲了。

    那么,面對已經完全扭曲的黑暗命樹族,蘇陽又準備如何應對呢?

    (本章完)( 邪帝傳人在都市 http://www.lshrjt.live/3_3604/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