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龍抬頭 > 1721 師父,對不起
    一秒記住【 ..】,!

    南王和紅花娘娘打起架來也像打情罵俏,正應了那句老話: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罵不相愛。

    他們倆的誤會是解開了,春少爺的怒火卻更盛了,南王和紅花娘娘越是親密,就越是在春少爺的傷口上撒鹽。

    真的,我以前都沒想過,中年男女的感情竟然也能這么熾熱。

    春少爺狂呼著殺掉南王,持劍朝著南王奔去,老乞丐、酒中仙、河西王也緊隨其后,齊刷刷的攻向南王。春少爺的眼睛通紅、殺氣騰騰,顯然是受到了刺激,此時新仇舊恨一起爆炸,鐵了心要把南王碎尸萬段。

    “春少爺,你給我住手!”紅花娘娘大喝,同時朝他飛出不少紅花。

    以往這種時候,紅花娘娘只要出手阻攔,春少爺還是會賣幾分面子的。但是現在,春少爺不管不顧,已經完全瘋了,盡數擊落那些紅花,繼續朝著南王奔去。

    “杜鵑,你別攔我,我要把他殺了!”春少爺咆哮著,一劍刺向南王。

    “你給我冷靜點!”紅花娘娘也沖上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南王。

    春少爺就是殺光全天下的人,也不可能對紅花娘娘動手。

    紅花娘娘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才用身體去攔。

    果然起了作用,春少爺立刻收回了劍,但他又咆哮道:“河西王!”

    “來了!”

    河西王立刻閃了出來,伸手就推紅花娘娘。

    “你給我滾!”

    紅花娘娘一聲謾罵,兩把紅花飛向河西王。

    河西王如今已經是天玄境一重境界,和羅子殤是一個級別的,當然不會畏懼紅花娘娘,他很靈敏地躲開那些紅花,接著又伸手去抓紅花娘娘。

    紅花娘娘不得不往后退,同時也不斷朝著河西王飛出紅花。

    春少爺則繼續攻向南王,我和趙虎、程依依、韓曉彤四人當然坐不住了,也都紛紛沖了上去。

    “老酒鬼,老叫花子!”春少爺一聲大喝。

    老乞丐和酒中仙一左一右,分別沖向我們四個。

    我和程依依對上了老乞丐,趙虎和韓曉彤則對上了酒中仙。

    “師父,讓開!”我很著急,春少爺如今已經是天玄境第七重境界,南王不是他的對手,很有可能死在春少爺手上。

    老乞丐并不答話,仍舊手持拐棍朝著我和程依依攻來。

    “師父,春少爺糊涂了,你不能也糊涂啊,咱們來東洋是打喬戈爾的,不是自相殘殺的!”程依依也著急地叫著。

    但不管我們倆怎么說,老乞丐還是無動于衷,用一支拐棍擋著我和程依依。

    我徹底發怒了,對程依依說:“別向他求情了,盡快將他干掉,去救我爸!”

    老乞丐是我師父,我當然很尊重他,但他要幫著春少爺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尊師重道了。程依依沒有廢話,立刻和我聯手攻向老乞丐,其實我倆不是第一次和老乞丐作對了,只是以前我們從來不是他的對手,現在不一樣了,我倆一個天階上品第二檔,一個天階上品第一檔,無論怎樣都有資格和他拼一拼了。

    更何況,我們還使出了情意綿綿刀,威力更甚!

    情意綿綿刀是老乞丐教給我們倆的,現在我倆卻用這套刀法來對付他,說起來也確實挺唏噓的,但沒辦法,既然立場不同,只好拔刀相向。

    與此同時,趙虎、韓曉彤也和酒中仙打起來了。

    趙虎不是第一次和酒中仙打架了,雖說每一次都輸,但也算是輕車熟路。更何況,趙虎現在已經是天階上品第一檔的實力,再加上韓曉彤這個天階中品,就算不是酒中仙的對手,也能打好一陣子了。

    至于南王和春少爺,當然已經斗得如火如荼、不可開交。

    兩人一拳一劍,斗得十分激烈,“叮叮當當”的聲音不絕于耳,華夏第一鐵拳vs華夏第一快劍,每一次交手都會帶來巨大的沖擊,劍氣縱橫、拳風呼嘯。

    就算南王不是春少爺的對手,兩人也得斗上一陣子了,我的心中無比焦急,知道春少爺這次是真的起了殺心,無論如何也得盡快干掉老乞丐,去幫南王。

    程依依知道我的心思,一支匕首同樣舞得十分凌厲,配合著我一次又一次地攻向老乞丐。

    在我們兩人強大的攻勢下,老乞丐果然有些扛不住了,一步步地倒退著、硬撐著。

    auzw.com 曾幾何時,老乞丐收拾我和程依依跟玩兒一樣,他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攀登上去;但是現在,老乞丐真的不是我們的對手了,我們兩個聯起手來就能逼得他一退再退。

    老乞丐,真的是老了吧。

    雖然他看上去總體沒有什么變化,還是雞窩一般的頭發、破布袋一樣的衣服,渾身上下邋里邋遢,看著懶散而又精力充沛,但他和我們打了沒多久后,就氣喘吁吁起來,額頭上也浸出了不少汗。

    “師父,你讓讓吧!”我忍不住說道:“你不是我們的對手,別再攔著我們了!”

    老乞丐卻咬牙切齒地說:“少廢話,你們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我這個做師父的驕傲!來,將我擊敗,擊倒我后,你們就可以過去了!”

    坦白說,我哪里能下得了手,老乞丐救過我那么多次、幫過我那么多次,對我既有救命之恩,又有知遇之恩,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哪里能真的傷他。

    但是沒有辦法,南王危在旦夕,不想傷也得傷了。

    “師父,對不住了!”

    我咆哮一聲,猛地沖上前去,狠狠一刀劈了下去,正中老乞丐的胸口。

    “咔嚓”一聲輕響,老乞丐整個胸口皮開肉綻,鮮血像泉水一般瞬間涌了出來,人也不受控制地往后飛了出去,“咣當”一聲重重落在地上。

    “師父!”我和程依依一起撲了上去。

    如此重傷自己的師父,我們心里怎么能好受呢。

    我們一左一右,撲到老乞丐的的身前,分別抓住了他的兩只手。

    “師父,你怎么樣?”

    “師父……”

    “沒……沒事……”老乞丐喘著粗氣,同樣抓著我們兩個人的手說:“好,很好,非常好……看到你們進步到這種程度,我比誰都開心!”

    老乞丐的語氣里沒有任何嘲諷,他是真心贊揚我和程依依的。

    “師父,真的很對不起,我這就為你上藥……”

    我一邊說,一邊從懷里摸著傷藥。

    “別了……”老乞丐抓著我的手,說:“如果我還能打,就必須阻攔你們……沒辦法啊,春少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發過誓一輩子效忠他的……你把我救起來,我還是得出手……這樣倒在地上挺好,起碼不用再阻攔你們的腳步了……”

    “師父……”

    我忍不住流出淚來,其實砍傷老乞丐,我比誰都難受。

    程依依也在旁邊哭得泣不成聲。

    天底下還有比“弒師”這種事情更嚴重的嗎?

    “張龍……”老乞丐握著我的手,喘著粗氣說道:“你現在已經很厲害了,大概率以后也不用我再指點了,咱們師徒緣分恐怕就此盡了……說實在的,以前覺得你的資質尚可,沒覺得有多頂尖或是出眾,依依可比你強得多了……但沒想到,你會成為最優秀的那個,是師父我看走眼啦,你可不要怪我……”

    “師父,我從來沒怪過您,資質不好是我的問題,不是您老人家的問題!我能到這一天,離不了您的辛苦栽培!師父,您永遠都是我師父,我們的師徒緣分永遠都不會盡!”

    我哭得更大聲,心里也更難過了。

    我知道老乞丐不會死,可這一刀劈在老乞丐身上,真心比劈在我的身上還要難受。

    “不用哭,沒什么的,我知道你們不是故意的……”老乞丐氣喘吁吁地說:“這點傷不算什么,養一養也就好了,你們該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砍傷老乞丐,我是覺得很慚愧,但我也確實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擦了擦眼淚,將老乞丐放在地上,并且重新舉起了飲血刀。

    程依依也站了起來,站在我的身后。

    我清楚地看到,趙虎和韓曉彤仍舊在和酒中仙戰斗著,雙方糾纏的很厲害,一時誰也拿不下誰;至于紅花娘娘,也在和河西王戰斗著,理論上來說,紅花娘娘不是河西王的對手,但紅花娘娘不需要近身戰斗,只需和河西王保持一定距離,并且不斷飛出紅花,河西王就近不了她的身。

    所以,我和程依依是第一個脫離束縛的。

    至于南王和春少爺,仍舊在激烈的戰斗著,天玄境五重以上的戰斗,以我的實力根本沒法評判,甚至看都看不太清,我只覺得他倆好像已經打了好久,仍舊沒有分出勝負。

    怪了,春少爺不是天玄境第七重境界了嗎,怎么對付天玄境第五重境界的南王這么費勁?

    我也來不及思考那么多,正想和程依依一起沖上去幫南王一把的時候,兩人突然停下了戰斗,各自往后退了十幾步,接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對方。

    skbwznaitoaip( 龍抬頭 http://www.lshrjt.live/5_5039/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