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 285雄心豹子膽
    短信的號碼不是別人,正是王永昌!

    我打開短信一看,立刻冷笑了幾聲,媽的,你還不是大傻B,知道是我做的又能怎么樣?王永昌的短信是這樣說的:葉燦,你他媽很有種啊,搞了美秀的男人是你吧?你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這種事情你都敢做,你是覺得自己的命長了吧?

    我看著短信覺得就應該回應一下王永昌,獨樂不如眾樂,既然他懷疑到我了,我怎么也得讓他高興一下,那樣才能彰顯我是多么配合他!

    我拿著電話噼里啪啦的按著鍵盤,不一會兒就發過去一條短信:王永昌,你他媽腦子沒有毛病吧?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我都不知道你說什么,什么搞了你妹妹,我他媽都不知道你妹妹是誰,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樣,老子夠不著!

    發完了短信,我警惕起來,王永昌肯定是找到了王美秀,可能將照片給王美秀看了,而王美秀很有可能說了是我,不然王永昌怎么會找到我呢,不管他是詐我還是真的知道了,我現在是不能承認的,而他這條短信的意思也很明顯,他要弄死我!

    電話嗡嗡又想了幾聲,我立即打開,王永昌說:葉燦,不得不說,老子真看走眼了,想不到你居然敢做出這種事情,我告訴你,你會后悔的!

    我同樣也不軟弱,回道:王永昌,讓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會接連發生的,你放心,我會給你一連串的驚喜,希望你被被老子氣死了,嘿嘿,后悔的人一定是你!

    王永昌這一次回的特別快:媽的,老子混江湖的時候,你他媽還和泥玩呢,葉燦,既然你想找死,我會滿足你的心愿的!

    看到這條信息,我并沒有跟王永昌繼續扯下去,他現在在哪?他現在到底是在京北了,還是回到了T市?為了解開自己的疑惑,我給謝麗麗打了電話,她正在給謝芬芬洗衣服。

    “姐夫,又怎么了?”

    “王永昌有沒有給你老姐打電話?”

    “有,我老姐正在跟王永昌那個禽獸通話呢,哼,如果不是看著她是我親姐姐,我才不會過來住呢!”謝麗麗又有點倔強了!

    “麗麗,其實,其實你老姐現在壓力也很大,她應該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我跟你說,很有可能是我的,你記住,不管王永昌怎么問,你都不能說出來,你一定要照顧好你老姐!蔽铱嗫谄判牡膭裾f著?墒,謝麗麗忽然間沉默了,我聽到啪的一聲,那聲音雖然很輕微,但是卻清晰的飄進了我的耳朵,她在干什么?

    “麗麗,答應我,一定要照顧好你老姐,她現在的身體很虛弱,她想吃什么你就給她做,聽見了沒有?”

    “姐夫,你還關心我老姐?”謝麗麗低聲問。

    “呵呵,怎么說我跟她都有過感情,她現在的選擇和處境都很艱難,我能理解的。哎,你只要照顧好她就可以了!蔽覄傉f完就想問她謝芬芬有沒有通完電話,可是謝麗麗卻不說話了。

    等了好一會兒,她在電話那端有些不滿的嘀咕著:“老姐,你聽見了吧?你都那么對姐夫,他還是這么關心你在乎你,知道你懷孕了他就讓我過來照顧你,我真不知道是你傻了還是我瘋了,王永昌那個禽獸有什么好……”

    “麗麗,別說了。我欠葉燦的,王永昌剛才已經登機了,快要回來了,你住在這里別多說知道嗎,我出去買點東西!”謝麗麗的聲音也消失了。

    “喂喂……”我拿著電話跟傻子差不多的呼叫著,可是謝麗麗都沒有說話,我只聽見洗衣機的嗡嗡聲,她剛才應該是以為自己掛掉了電話還是故意的?

    我喊了幾聲她都沒有答應,只好掛斷電話。王永昌在京北,下午就應該回到T市了,他一定是先去公司跟上官婉兒說起南都鄉項目的事情,然后去謝芬芬的家。我不能繼續等了!我換上了衣服,拿著盛鑫地產公司董事長的股份證明,還有自己的銀行卡和現金,匆匆忙忙的下了樓。在我開車的時候,我給杜麗打了電話,她說剛才正和幾個部門談起南都鄉項目開發的事情,我說你在哪呢?杜麗告訴我現在是上班時間,肯定是在市委書記辦公室了!

    “杜姐,你等我一下,我馬上過去,我現在在開車,說話不方便,等我到了咱們在詳談!”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是別的事情,我可以讓王永昌先動手,我只要伺機行動就可以了,破壞掉他的一切算盤,那樣就可以了,但是南都鄉項目的這件事情,我是必須要搶先一步的。

    王永昌這一次去京北的目的不言而喻,他一定搞了很多錢回來,打算承攬這個項目,如果被他占了先機,對我是大大的不利。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種事情發生。

    開車來到了市委大院門前,好家伙,一見到那高高的大樓,我有一種豪邁的感覺,媽的,杜麗這個女人可是T市一把手,坐在那最高的位置上,會是怎樣的一種姿態?平日我看見她的時候都和正常的女人一樣,但我能想到她一副端莊威嚴的模樣,一定很有氣場和官架子!

    我將轎車停好,然后挎上自己的皮包一步步市委大樓走進去。剛一走進去就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我想,做人千萬不能做壞事,不然被這些人發現了,不管是誰都沒有好下場。我問了好幾個人杜麗的辦公室在哪,那些人就像看見新大陸一樣的看著我。我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因為我并沒有稱呼她杜市長,而是直接喊出她的名字。

    “呵呵呵……”我干笑著的看著面前的一個女人,有點尷尬的說:“請問一下,杜市長的辦公室在哪?”

    那女人愣了很久才說:“杜市長的辦公室在頂樓,先生,你有預約嗎?你找杜市長有什么事情?”

    “我找她談點事情,剛才有通過電話的!”我解釋著說。

    “那你等一下,我問問杜市長現在有沒有時間!蹦桥苏f完就打了個電話,然后忽然對我笑瞇瞇的說,“杜市長問你是誰?”

    “你告訴她,我是葉燦!”

    那女人對著電話低估了幾句,然后微笑的說,“葉先生,杜市長讓你上去,你跟我來吧!”(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http://www.lshrjt.live/7_73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