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 248幽會聶梅
    在我掛掉謝麗麗最后一通電話的時候,聶梅有些臉紅的問,“是不是耽誤你干啥了?”

    我笑著搖頭,“我沒有事兒,還要梅姐開心就好。 ”

    她說我就知道哄人開心,嘴巴跟吃了蜜糖似的。

    見到她那一臉春意的模樣,我甭提多高興了,那種感覺是一種精神上的滿足,也是一種感官上的刺激,如果王永昌知道自己的妻子對我這般的柔情蜜意,他一定會吐血的,想到這一點,我就忍不住內心的一種快感!

    “葉燦,你笑什么呢?”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跟梅姐在一起很開心。天色不早了,我們也該走了!彪m然我這么說,但是并沒有站起身,也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這時候的情人街,很多的情侶大秀恩愛,在涼亭里摟摟抱抱的,又親又摸的,甚至有大膽開放的當場上演露天大戰。

    這種事情在情人街很正常,幾乎天天都有發生,而我讓聶梅來這里也是有這一點原因,她本來就忍受不住自己內心的想法,在看見這樣的事情,她一定是花心大開了。

    我偷眼瞧見她的眼睛里有一點迷蒙,看向遠處的時候有些呼吸急促,她咬著嘴唇的樣子真的是韻味十足。我輕輕咳嗽了一聲,“梅姐,我們該走了!边@一次,我站了起來。

    “葉燦,你要回去嗎?”

    “天色不早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如果王永昌回家看見你不在,一定會對你動粗的!蔽疫m時的提起了王永昌,這樣有可能更加的讓她的想法更加的堅定,見到她沒有動,我接著說:“梅姐,你滿身的傷痕,我真的好心疼啊,你還是早點回去吧,王永昌那個人不知道會怎么對你呢!

    她沒有動,也沒有說話,低著頭,在考慮著什么。

    我說這些的時候,只是想讓她想起王永昌對她動粗的時候,讓她記住那種被王永昌毆打和羞辱的感覺,但是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褐色皮包上,因為皮包里鼓鼓的。正常來說,一個女人的皮包里無非就是一些化妝品和鏡子之類的東西,還有錢夾什么的,但是我覺得聶梅的皮包里大有乾坤,里面肯定不止是有化妝品,莫非說里面裝著一些內衣?

    有過幾次,我都注意到一個很細微的動作,就是聶梅的手指好像很想打開她的皮包,但是總是猶豫不決,而每次她要打開的時候,眼睛里都會流露出一種說不清的神色,好像很難下決定似的。我站起來之后,等了一會兒聶梅也沒有起身,于是我又說道:“梅姐,你餓不餓,要不我們去吃點飯!闭f完我就繞出了石桌。

    “葉燦,你坐下!甭櫭费鲱^看著我說。

    她的脖子很白很修長,沒有太多的皺紋,她說完這句話后,我就聽見“吱吱”的聲音,然后輕輕的打開了她的皮包,我皺著眉頭又坐了下來,我隱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梅姐,你不餓嗎?”我說著沒有邊際的話,眼睛偶爾看看她的臉,順便盯在了皮包上。

    “葉燦,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甭櫭返挠沂址旁谄ぐ,但是始終沒有動,左手捋了下頭發,輕聲的問道:“如果我想借種,你能……幫我……幫我找一個可靠的人嗎?”

    借種?媽的,我看你是找弄吧!我知道聶梅這句話的意思了,她是真的想奪走王永昌的大半財產了,看著她成熟的胴體,我的伙伴告訴我:它愿意取經!

    “梅姐,你真的想好了?”

    “嗯,我不想自己的孩子生出來跟王永昌一樣沒有人性,我是一個女人,更不想自己老無所依的那一天,再說了,如果我有孩子了,就算跟王永昌離婚也會得到一大筆的撫養費,這不是很好嗎?”

    “可是,如果王永昌知道不是他的怎么辦?現在科學這么發達?”

    “葉燦,上一次你在我家的時候,他不是對我那樣了嗎?”聶梅的聲音好像蚊子一樣低不可聞。

    我立時就明白了,現在是一個絕佳的時機,按照日期來算,王永昌應該是不會過多懷疑的,孩子出生以后會發生什么,只有天知道!我心里盤算著,十月懷胎,一旦聶梅真的有了孩子,王永昌對聶梅大打出手的次數肯定會減少,甚至都不會在打她,而且還會悉心照顧她,這樣的話,他的時間就會很少,別說是十個月,就算一個月也足夠我搞點什么了,何況我的目標不就是報復他嗎?你把我妻子搞了又能怎樣,老子要你的女人懷上我的孩子,要他一輩子都留著我葉燦的血!

    “梅姐,我可以幫你找個人來完成這件事情的!蔽艺f完握住了她的左手,雙眼深情的看著她。

    聶梅的手往回抽了一下,然后說:“嗯,什么時候都可以的!

    什么時候都可以?我立即知道了,她找我出來就是為了這事兒,這幾天她沒有跟我說話,看來也就是在考慮這件事情?戳艘谎厶焐,微微有些灰暗了,我估摸著是時間也就是晚上五點左右,聶梅抽回手之后,我聽見嘎吱的咬牙聲音,她一把從皮包里掏出一個東西,啪的一聲遞給我,“你只能看,但是不能拿走?赐赀給我!

    什么東西?我拿著面前厚重的大本子,打開了一頁,目光從聶梅的臉上落了下來,可是等我看見那醒目的幾個大字的時候,眼睛頓時就移不開了。沒有錯,眼前的東西居然是王永昌的賬!是我夢寐以求的東西,我真的想拿著賬薄就跑開,王永昌的賬薄看來是好多年了,紙張都有些泛黃了,厚厚的賬薄我怎么能一下子就看完?

    “葉燦,你看一下吧,我對數字不太精通,看著那一大堆的數字就頭疼,你看看你對你有用沒有,如果有,我以后盡量偷偷拿給你看!甭櫭访男χf。

    我知道,以后聶梅一定會拿給我看,在她沒有借到種之前,這東西就算是見證我們私情的存在,但是這么厚的一大本,我得猴年馬月能看完?我打開繼續看,橫七豎八的東西我根本就看不懂,一會兒這記一筆,一下子又跑到了下一行,我翻看了好幾頁都是這樣,最后一翻了大半,我忽然發現第一頁和后面的筆跡不一樣,頓時明白過來,開始的時候會不會是謝亮記載的?如果真的是他,那么我面前的賬薄就是王永昌這輩子所有財務的動向,但是我看不懂,猛然之間我想到了另外一點,財務這東西是需要專業會記的,而我完全是一個門外漢,只要我找到了懂得這個東西的人不就得到了答案嗎?

    我根本就不需要出去找,別人我也不顧相信,我身邊就有啊,而且還是我的女人,李嵐絕對精通這些東西,應該明白這賬薄里面的乾坤。

    我忍著拿走的念頭合上了賬薄,“梅姐,我對這些東西也不太懂,如果專人的人來研究,肯定會發現其中的奧秘,只是我……”

    “咯咯,它是王永昌這些年來的唯一一本賬薄,至于記載了一些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他這幾天好像很忙,沒也就沒有回來找這個東西!

    “梅姐,這個東西能借我看幾天嗎?”我說完害怕聶梅誤會我的意思,接著說:“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看王永昌到底有多少錢,這樣對你以后也有幫助!

    “借你一天可以,但是多了不行,我也不知道王永昌什么時候又會回來找!甭櫭氛f完將賬薄放進了皮包,拉上拉鏈之后笑問道:“但是你怎么回報我呀?”

    “你想我怎么回報你?”我說著伸出手指在她的耳際掠過,“梅姐,你真美!”

    “我餓了,(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http://www.lshrjt.live/7_73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