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 270出水芙蓉
    這時候,我想到了一句話,有時候過于謹慎,反而失去機會。 就是我做錯什么,上官婉兒還是會原諒我的不是嗎?她對我的印象還不錯,我在經歷激烈的思想斗爭,進還是不進?我知道只要瞬間,我的某個念頭占上風,就會發生一種結果。

    也許我思考了太長了,我太不果斷了。這時,上官婉兒已經洗完出來,她見我站在門口,對我說,“等不及了是嗎?”

    我連說,“沒有!

    上官婉兒身上只裹著浴巾,真的太美了,給我一種出水芙蓉的感覺。

    我進了衛生間,我也跟她學的,把門關上了,但也沒有關死。我希望這時候她能夠進來。我想我是多么無恥,這種事情還要讓女人主動,犯錯誤的事情也要讓女人主動,我還是男人嗎?

    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虛偽,明明是自己對上官婉兒有想法,卻不敢承認。也許我壓制自己是對的,至少讓上官婉兒覺得我是一個值得信任和可靠的人!

    我想上官婉兒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她不會隨便什么男人都可以跟她同處一室。她讓我和她住一個房間,不就是看中我這一點嗎?我一定要挺過今夜,我想考驗我的時候到了。 我想我的不自然,全是我的這些想法造成的,我應該放棄一切想法,安心洗澡吧!

    我把洗澡水開到最大,在衛生間里,我看到了上官婉兒的胸罩和內褲?吹竭@些,又讓我剛才的努力,成為泡影。我的心又開始激動起來,也許我是個好幻想的人,變態的我拿起了上官婉兒的胸罩,在我自己的胸部比劃了一下,!我驚嘆了一下,她的胸脯應該很大,很豐滿,我又為自己的想法興奮不已。我想我反正是變態了,就變態個夠吧!

    我聞了上官婉兒的胸罩和她的內褲,仿佛我可以聞到她的體香,上面還殘留著熱氣,我認為這樣可以間接的聞到上官婉兒的身體,以及她身體的關鍵部位。

    借著水聲,我開始決定還是把原始的沖動釋放掉,這樣我才能保證自己對上官婉兒起色心?粗瞎偻駜旱男卣趾蛢妊,我嘴里輕輕喚著她的名字,我的腰臀隨著水流扭動起來,像一條水蛇,我甚至發出了輕哼,我自己解決了,并且泄了一塌糊涂。

    這又是我的另一個第一次,雖不是第一次這么做,但是卻和我的上官婉兒有關。

    我終于走出了衛生間,我看到她已經睡著了,上官婉兒在我的面前真的是個睡美人。 電視還在開著,我知道她真的累了,我覺得她對我太好了,我心里有種幸福,有這么完美的女人在面前,她是唯一的,注定了我這輩子,和她只能相遇,而不可以相愛,想到這我禁不住哭了。

    看著上官婉兒這樣安靜的睡著,我也不想睡了。我想好好看著她睡,一直到天亮。就讓我在今晚好好守著她,我用我的目光撫摸她,我想讓她睡得很安心,很甜。

    她的身子動了一下,上官婉兒潔白的身子露了出來,我知道她是全裸的,但我的理智已經成功的戰勝了自己,我對上官婉兒的身子仍然心動,但我不忍心傷害她,我小心的把她的身體用被子蓋上,我不想讓她受涼。真的,上官婉兒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也是最美的女人。她應該還是雛兒吧,我不想破壞她的圣潔和完整!

    如果是愛一個人,什么都值得去做,我想我對上官婉兒現在所做的,就是值得的。我要把這份愛深埋在心底,我想把自己最好的形象,留在她的記憶中。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這是我跟她之間的故事,我就這樣和她一直待到天亮。

    看到上官婉兒睡醒了,又恢復了她的神采,我很開心,她突然變問我,她說我眼睛怎么紅了,我昨晚難道沒睡好嗎?

    我沒有跟她說實話,因為我一夜沒睡,因為我為自己對她的感情傷心的哭過,所以我的眼睛會紅。

    我說,“昨晚睡的挺好的,可能是最近壓力太大,就連睡覺都不太踏實吧!”

    上官婉兒有點羞澀的抓著被子,她紅著臉看著我,說:“葉燦,你出去一下唄!

    我立即站起身,尷尬的說:“好!我在外面等你!”

    站在門口,我想,感情這東西,真的很奇怪。我渴望愛情,但又害怕感情變味,會帶來痛苦。我為自己難過,我在想,我對上官婉兒的感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又能真多久?一度很想擺脫現在困境的我,想到自己的感情債,不免對感情感到懼怕!一個人的心是很難看透的,我這樣評價自己!

    早晨七點多,我們吃了一點早餐,上官婉兒很細心的用紙巾擦掉了我嘴巴旁邊的豆漿,那一刻,我感動的差點當街大哭,其實,男人的心是很脆弱的,我是這么認為的。

    送她回到了麗都大酒店,上官婉兒顯得很開心,告訴我以后有那樣的機會記得還帶著她,我忽然笑著說,“婉兒,我爸媽希望我能再找一個女人結婚,你已經冒充了一次我的女朋友,要不你哪天跟我回家吧,也好讓我爸媽放心!

    她一聽,臉刷的一下紅了,哼道:“葉燦,要我跟你騙你的同學可以,但是要我跟你串通去欺騙老人,我肯定不去!”

    我沒有想到她的反應這么大,于是我笑道:“那你跟我現在串通,不也是在欺騙王永昌嗎?”

    她忽然嬌笑起來,“那可不一樣,你父母是老人,他們一定希望你盡快從離婚的陰影之中走出來,可是王永昌他不是人,咯咯,我才不會去欺騙伯父伯母的!”她說著還眨巴著眼睛,那眼神包含了太多。

    我立刻調笑道:“嘿嘿,如果你不介意我是離婚的男人,我可以嘗試著追你!”

    她伸手打了我幾下,嬌哼道:“誰要你追啊,你要臉不要臉了,不跟你說了!”

    上官婉兒落荒而逃!

    看著她的身影進入了麗都大酒店,我立刻泄氣了,這樣寧靜的日子越來越少,回到家,謝麗麗和李嵐又不在,躺在床上,我居然拼命的想上官婉兒的身體,所有的一切,讓我有犯罪感,我覺得自己對她的這樣感情,不能越陷越深,更為重要的事情,我腦子里的行動是對她的不尊重!(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http://www.lshrjt.live/7_73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