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 8秘密
    我個人對小動物還是很有愛心的,當初跟謝芬芬在一起,她對動物比較敏感,所以也就沒有養寵物,如她說自己都過不下去了還養什么狗?廖蕓見我腳步放緩,倒也沒有多問。 可我的猜測有些讓我覺得震驚。

    眼前的狼狗毛色黑背黃腹,前胸有些白斑,眼睛的顏色有些深濃,耳朵直立,尾巴以馬刀式下垂。頭呈楔形,上寬下窄而較長。僅是這幾點就讓我不敢相信,這是警犬?

    怎么可能呢?可是我不會看錯的。

    我也沒有多想,跟著廖蕓走進了院子里。一進屋子就嗅到了一股屎尿味,不過這些味道已經有些習慣,坐診年頭也有一些了,什么樣的病人都遇見過,那些味道不比這個好多少。我的腦子里還在想著門口那只狗,如果真的是警犬,下次那幾個人來找事兒,估計不會有好果子吃了。因為廖蕓已經撂下話,想到這里我看著廖蕓的背影,難道她是警察?

    前前后后聯系了一下,我覺得有點急可能。

    可又覺得不可能,因為她的年齡和走路的姿勢跟警察的差別太大。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帶著疑問我見到她身體慢慢閃開,對我說:“葉醫生,這就是我爸爸!

    順著她的聲音看過去,一張破舊的床上躺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身體有些偏瘦,兩眼無神的看著棚頂。

    “廖蕓,你父親真的是腦癱?”

    “是的,以前手術過,但是效果很不好。 現在就這樣,天天發呆。葉醫生,醫生說如果明天不手術我爸爸就會……”

    “哪個醫生說的?”我沒有過多在這個問題上跟廖蕓繼續談下去,而是走到了床邊,看著發呆的廖峰。

    “葉醫生,我爸爸還有救嗎?”廖蕓很著急的問,“求你快點告訴我!

    “你以為我是透視眼嗎?廖先生是不是要再進行一次手術,要從哪里下刀等等都要經過專家檢查之后才能下定論!蔽艺f著看了看房間,滿屋子里只有一張桌子,墻上掛著條毛巾,簡簡單單的生活用品還是有幾樣,家電什么的倒是沒有。如果收音機算的話,廖峰身邊倒是有一臺。

    我納悶一個腦癱患者居然還能聽懂電臺。從我進來廖峰就沒有看過我一眼,我注意到他的后腦的確是有傷口,因為那里有一道手術過后而沒有長頭發的刀疤。那一道傷疤大約十厘米,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手術造成這么長的傷口,而且我還注意到廖峰的右手少了兩根手指,齊刷刷的像是被砍掉的,在觀察他的腿,我發現他的右腿跟左腿不太一樣,廖峰穿著大褲衩,腿上擦傷很多處,最讓我注意的是他的右腿好像有鋼板,明顯的比左腿瘦一些。

    如果說是一個腦癱患者,他身上這些傷是從何而來的呢?

    這時候,廖蕓摘掉口罩,好像看出我的疑惑,連忙解釋道:“我爸爸有時候自己照顧不了自己,摔倒了幾次才這樣的!

    真的是這樣嗎?我也沒有深問。

    廖蕓說完就拿著毛巾臉盆走出去打水。我打量屋子的同時也看著廖峰,見到廖蕓沒有回來,我搬過凳子坐在床邊,伸手在廖峰面前晃了晃,“廖叔叔?”

    廖峰沒有反應,我笑著關掉收音機,又輕輕喊了一聲,“廖叔叔?聽見我說話了嗎?”

    廖峰還是沒有反應,兩眼渙散的看著棚頂。我嘆口氣,掏出電話故作打出去,自言自語的說:“郭鵬,你剛才找我有事兒嗎?啊,好的,明天我去局子看看郭遠,沒事兒,誰讓咱們是兄弟!睊斓綦娫挼哪且粍x那,我見到一直沒有表情的廖峰手指抽動了一下,那個動作細微的不可察覺,但還是被我看見了。這時廖蕓端著臉盆走進來,我主動的接過臉盆問:“廖叔叔這病幾年了?”

    “四年多了!绷问|哭著臉說。

    四年多,不錯,時間跟郭鵬口中的時間很吻合。而且廖峰的身體特征也讓我聯想到他并不是因為不能照顧自己而留下各種傷痕。

    “廖蕓,廖叔叔現在有思維嗎?”

    “我也不知道,爸爸天天就這么發呆,醫生說能活命已經是奇跡了。如果我有足夠的手術費,也許手術后我爸爸會恢復神智也說不定!

    “別擔心,我有一些同行,我會盡力幫你的!蔽艺f著拿過廖蕓手中擰好的毛巾在廖峰臉上擦了擦。然后我又擦著他的手,廖峰兩手一把抓住我。一直沒有表情的他,手指忽然動了動。

    我愣住了,隨后我笑著把毛巾還給廖蕓說:“端出去吧,收拾一下,廖叔叔也搬到我那里去住吧。這樣照顧起來也方便不少!

    “葉醫生,這怎么……怎么好意思呢!

    “那些人還會再來的,跟我走吧。怎么,怕我是壞人?”

    “不是不是!绷问|連連擺手,不過她并沒有一口答應,端著臉盆就走出了屋子。

    我心跳強勁,慢慢轉身看著依舊沒有一點點表情的廖峰。

    絕對沒有錯,剛剛他在我手心的的確確寫了一個王字。我清晰的感覺到了!廖蕓這次出去有幾分鐘沒有回來,我有些云里霧里,廖峰有事情瞞著廖蕓?或者他的一切都是一種假象?如果離譜一點的大膽猜測,廖蕓不是他的女兒?為什么他會背著廖蕓給我一個提示呢?

    我微微低下頭,在廖峰耳邊低聲說了一個字:“永!

    果然,廖峰抓著我的手又草草寫了一個字:昌。

    王永昌!我滿意的笑了笑,又一次自言自語的說,“廖叔叔,跟我走你才是安全的!

    廖蕓回到屋子的時候還笑了笑說:“我爸爸跟你還挺投緣呢,他還是第一次對陌生人沒有發瘋呢!

    廖蕓剛說完,一直躺著的廖峰啊啊叫了幾聲。我一看,也明白了廖峰為什么不說話了,原來他的舌頭盡斷。我的心抽了下,這背后有我想知道的秘密,而這個秘密來自于:王永昌!(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http://www.lshrjt.live/7_73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