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其他小說 >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 344孩子不是你的
    我的話引起了一點點的躁動,那些主管似乎都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可能他們已經意識到了危險吧,能爬到今天這個位置多么的不容易,誰想一下子就跌入到谷底?看見他們的不安,我接著說:“只要你們一心為公司效力著想,我不會無緣無故的撤掉你們的職位!”我也沒打算多說什么,更不想搞的盛鑫地產的主管和員工都人心惶惶的。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上官婉兒大致談了一下南都鄉的開發建設,那些主管也不在保持沉默,各抒己見,我聽著就覺得頭大,心里卻在想著另外一間事情,王永昌今天怎么沒來?想到這里我將目光看向了謝芬芬,她好像也不知道王永昌為什么沒來!

    就在上官婉兒她們進行深層次的探討之時,我的手機響了響聲,是短信!我打開一看,是聶梅發來的,她說:葉燦,你現在在哪?你有沒有出事?

    我立即回了一條:我在盛鑫地產,我沒事,怎么了?

    我并沒有說自己被劫持的事情,已經過去的事情也沒有必要說。而且說出來只會讓聶梅更擔心。她說:王永昌是不是找人要干掉你?他跟人通電話了,一口一個郭哥!

    媽的,郭大柱出現了!我心里頓時興奮起來,這個人現在在哪?他跟王永昌什么時候,在什么地點會見面?他們兩個想干什么?

    我問道:王永昌在家了?

    聶梅說:是的,他從昨晚就沒有離開房間,今早在打電話!

    一晚上沒離開房間?肯定是在偷聽竊聽器的消息吧,早晨打電話?一定是跟郭大柱了!

    我回了一條:如果王永昌有什么異常的舉動記得告訴我,先這樣,你自己小心一點吧!有時間我找你!

    等我抬頭的時候,上官婉兒等人都看著我,她問了一句:“葉董,我的決定怎么樣?”

    “啊,不錯不錯!”其實我什么都沒有聽見,但是我相信上官婉兒不會幫著王永昌,所以我也沒有持反對意見。

    “既然葉董沒有意見,那就這樣!鄙瞎偻駜盒α诵。她今天看著我的眼神又恢復了以前那般,已經沒有了怒氣,有的只是關心和情愫。

    會議結束后,郭遠三人跟我聊了幾句之后,我就讓袁尚康帶著他們去熟悉一下自己的部門。尤其是郭遠和田誠,我特意讓他們跟上官婉兒多溝通一下,畢竟南都鄉開發建設的一切我都交給了她,這樣我也有時間來報復王永昌。打發走了幾個人之后,會議室只剩下了謝芬芬!

    “葉燦,你沒事吧?”

    “我現在不是在這兒坐著的嗎?你都知道了?”

    “嗯,王永昌指使別人做的!”謝芬芬輕輕地說。

    “我知道是他,但是捉奸捉雙,抓賊抓臟,就算我告訴警察是他做的也沒用,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出面!”我半瞇著眼睛說,王永昌的手段一次又一次的讓我吃驚,但是我也是真心的佩服他,能有這樣一個強勁的對手讓我時時刻刻都小心行事。在他身上,我也學到了不少,以牙還牙的事情我也會讓他知道是個什么滋味!

    “葉燦,我……”謝芬芬欲言又止。

    “芬芬,你現在有身孕在身,要不你回家休息吧!”我試探著問了一句。

    我不希望她的壓力太大,對胎兒的發育和成長是不好的,而且她總坐著,這是我不想看見的。

    “我現在還能工作,暫時沒有什么事情!”

    我咬了咬牙,看著謝芬芬紅紅的臉,終于忍不住的問了一句:“芬芬,我想知道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告訴我?”

    “什么事情?”謝芬芬抬頭看著我。

    我長出一口氣,心跳很快,我擔心害怕,可是不解開這個疑惑,我寢室難安。我看著她那熟悉的臉,干澀的問道:“你告訴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我的還是王永昌的?”我問完之后,眼睛死死的盯著謝芬芬,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一絲端倪。

    謝芬芬沉默了,她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我。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你跟我離婚不是你想跟著王永昌,是因為謝叔叔當年的事情吧?”

    見到謝芬芬不說話,我繼續說:“你早就知道謝叔叔當年之間的關系是吧,你一直隱瞞著我,是不想我也卷入進去是嗎?呵呵,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我還是卷入進來了,你知道不知道,你這么做一點都不偉大,一點都不會讓人同情,你這么做事錯誤的!”

    “葉燦,你都知道了?”謝芬芬有點詫異。

    “你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嗎?你就覺得我那么好騙,那么傻?難道我在你心中就一點頭腦都沒有?你太小瞧我了!”壓抑在心里的話終于當面說出來,我心里舒服很多。如果是以前,謝芬芬不一定會這么平靜的跟我聊天,今天可能是因為王永昌不在,也或者是因為我劫后余生的原因,這才使得她能跟我這么和諧的溝通吧!

    “我不知道自己這么做打扮的,父母給了我生命,那會我又跟王永昌有了關系,所以我只能這么做!”謝芬芬也終于說了實話。

    “可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選擇是大錯特錯?”

    “葉燦,我對不起你,可是我已經沒有了回頭的機會!”謝芬芬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我很想伸手去擦掉她眼角的淚水,可是我的手卻一直在顫抖著,說來說去,謝芬芬是最無辜的,她只是一個女人。為人子女,誰想看見自己的父母遭遇到危險?她這么做也正常,可她太相信自己了,與王永昌為舞,那就是跟一頭餓狼打交道,她怎么能對付的了?

    “你就沒有想過別的方式?”我又問。

    “我能有什么方式?王永昌在社會上的影響有多大?他的背后有多少保護傘?就算我報官,有什么用?郭遠是怎么進去的?廖峰是怎么殘廢的?這一切一切都告訴了我,對付王永昌,我只能跟他玉石俱焚!”謝芬芬擦掉眼角的淚水,站起身看著我,想要離開。

    我繞過桌子站在她旁邊,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想干什么,我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但是我不想你繼續犯傻,要么你就離開王永昌,要么你就回家別再出來!

    “咯咯,你是想我回家安心養胎是嗎?”謝芬芬用左手推掉我的右手,回頭笑著說了一句,“孩子不是你的!”( 錯愛:我的極品人生 http://www.lshrjt.live/7_7315/ 移動版閱讀m.xiashu1.com )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